公車來了,我很自然的跨了上車。找不到可以坐的位置就只好直直的站著。大學離我家其實挺遠的,不過以前一直有黎在當司機,我一上車不是睡就是跟黎聊,時間對我沒有分別。
 
  可是,今天自己一個人坐車回大學以及坐車回家,才明白原來黎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他曾經跟我做過很過份的事,可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了他,是因為我根本就不想離開他。
 
  「對不起!」身邊忽然出現了一把女聲。我低頭看看,是有個小女孩...應該不小吧!看她的身材發育得很不錯,就是個子很矮。
 
  「怎麼了?」我應該沒有礙到別人吧?
 
  「你...你是不是施然?」女生臉頰泛起了不相關的紅,聲音硬硬的說。
 


  「是。什麼事?」我有點被她嚇呆了。
 
  「我想請你簽個名!」女生拿出了我的一張相片以及一支筆遞給我。
 
  「沒問題。」原來是簽名!我笑著接過了相片,相片有點殘舊,不過那是我最新的PYY海報...她是用什麼方法弄得照片的?「你叫什麼名字?」
 
  「蕾蜜!」女生眼睛一直的盯著我看,令我覺得有點毛毛的。
 
  大筆一揮簽了個名字,然後交還給她。「謝謝你的支持,蕾蜜!」
 


  「我,我可不可以跟你合照啊?」蕾蜜眼內盡是期待的眼神,令我想起了年幼時的我。
 
  「沒問題!」笑是藝人的必殺技,這次我就借來一用。蕾蜜用了手提電話內的拍照功能,我不得不將臉貼近她來拍。而且她的身高...才及我的胸,姿勢特怪異的笑著拍照。
 
  「啊!」一陣驚叫,蕾蜜倒在我身上,而我也倒在別人的身上。公車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剎製,大家都忙了一把。
 
  「小心點!一不留意,你就出事!」聲音低低的,只在我耳邊輕說。我回神轉頭去看,是黎!他原來一直在我附近!
 
  「黎!」我笑,那是我真心的笑容。
 


  「傻瓜,你先處理一下前面的小姐吧!」經黎的示意,我才知道我不知不覺間抱緊了蕾蜜。
 
  「對不起!」我連忙放手,站直了身。
 
  「沒、沒關係!」蕾蜜的臉頰紅得跟蘋果似的說:「我可不可以也叫你小然啊!」
 
  「可以!」「不可以!」我跟黎同時說。
 
  「黎,你幹什麼?」真是的,一出現就令我皺眉頭。
 
  「小姐,很對不起!」黎不甩我直接跟蕾蜜說話。「小然,這個名字不是人人都可以叫的。」
 
  「啊...」蕾蜜露出很委屈的樣子,因為黎說的話真的很過份!
 
  「好了!小然,下車吧!」黎毫不留情的在人前把我拉了下車,可憐我一點反抗都沒有。


 
  「實不應該讓你坐公車。」黎等公車遠去後如此說。
 
  「今天早上,我也坐過了一回,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不滿的說。
 
  「今天早上?原來中午二時是今天早上!這個時間觀念也真新鮮!」黎諷刺的說。
 
  「什麼啊!」我一下子就被他打敗,唉!我真是有夠...失敗!
 
  「好了!回家吧!」黎摸小狗似的,摸了摸我的頭。
 
  「中途下車,再等下一班車嗎?」我問。
 
  「乘出租車不就行嗎?」黎作了個無藥可救的樣子說:「小然,你真是非一般的蠢!」
 


  「我才沒你蠢!妙絲那麼好的女生,你都要跟她分手!我真不明白!」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愛上了你!」四周的氣氛忽然全都改變了。
 
  「你不應該這樣的,認識我之前,你也不是...為什麼?是我傳染了你嗎?」我有點亂,也有點慌。
 
  「我不認為我是同性戀。不過,我就是喜歡你!而且,同性戀不是疾病,不會傳染的。」
 
  我低下了頭,想了想又說:「兩個都是男人是沒有幸福的。」
 
  「那你幹什麼要喜歡亦迦?」他忍不住吼叫出來。
 
  「那,你知道我喜歡的是亦迦,你喜歡我又有何用?」我別過了頭。
 
  「喜歡就是喜歡,喜歡就是一種感覺!沒有原因,只有發覺!當我發覺自己很想抱你、很想吻你、很想你開心、很想你幸福快樂,那我就知道我喜歡了你!」黎一口氣的說。


 
  「太突然了!」我脫口而出。
 
  「突然?很突然嗎?你知不知道從第一眼看見你的廣告開始,我已經戀愛了?一直以來,我以為我已經表現得很明顯,我以為你已經拒絕了我。可是,因為利亦迦!才令我知道,原來你一直都不瞭解我的心意。」
 
  「對不起!」我下意識地說。
 
  「不要,我想要的不是這三個字!」
 
  「黎,給我多一點時間!」我別過了臉,不去看他,很亂。
 
  乘出租車回家之後,黎真的給了我時間。他沒有再提什麼,只給我一直的補習。晚上,媽媽打電話來,說出去用餐,我跟黎換了一套正式的衣服就向五星級的酒店進發。
 
  「媽,你真是的!一家人吃飯,用不著到五星酒店!」我說,沒有意外的看見馬克先生。
 


  「小然!」媽媽突然給我一個熊抱說:「我要跟馬克結婚。」
 
  「啊?媽媽...」
 
  「恭喜你!施小姐、馬克先生!」黎打斷我的聲音。
 
  「等等!」我提高了點聲音說:「媽媽,你是認真的嗎?」
 
  媽媽回到她的座位上,我們四人齊齊的坐下,馬克先生的手一直緊握媽媽的手。然後,就聽見媽媽如此說:「小然,你認為我們結婚有什麼問題嗎?」
 
  我想了想說:「媽媽跟什麼人交往我都開心,因為媽媽有權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過,結婚...太快了吧?你們才一起幾個月?」

  「由情人節至今,剛好一個月。」媽媽說。
 
  「太快了吧!」我不禁說。
 
  「時間對一段感情有影響嗎?」媽媽反問我。
 
  我沈默,沒有回答,是因為想不到答案,就算勉強的有一個答案也是說: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