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應了一聲。睡了一覺仍是十分疲倦,我知道我這不是健康。
 
  「小然,對不起。」狄比忽然說:「是我弄得你身體那麼差的。」
 
  「傻瓜!」我笑著聳了聳肩說:「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而且你公司出手不低。」
 
  「不過,你真的太瘦了。」狄比拿起我的手臀又跟她的手臂比較一下說:「差不多呢!」
 
  「我還是比你粗一點,幸好我不高!」我笑,男生模特兒來說,我一點都不高,剛好跟個女模特兒差不太多。
 


  「對不起!」狄比神色有點暗淡的說。
 
  「不用再說了。」我輕輕的說:「你們已經很照顧我了。」
 
  「我指的是你跟亦迦。」狄比水靈靈的眼睛直視著我,逼得我連說話都聽不清楚。
 
  「什麼?」我忙問。
 
  「我說,我對不起你跟亦迦。」狄比的眼睛很大很亮,卻滿是複雜的情感,我被她盯得思想有點亂糊。
 


  「我跟亦迦?」不會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陰謀發展吧?
 
  「嗯!」狄比慎重的點了點頭說:「亦迦可以來巴黎發展事業,也算是我從中作梗吧!」
 
  「啊?」我頭有點發暈,知道是身體又開始不適了。
 
  「我...嗯...我在巴黎認識了一些模特兒公司,跟他們提起亦迦,因此...」
 
  「傻瓜!你別以為自己是大明星就真的有很大的本事吧!亦迦是真的有他過人之處才被人看上的。而且,是他決定來巴黎發展他的事業,不是你的錯,就算是有你的原因,也要多謝你,給他那麼好的一個機會。」
 


  「你跟他分開不難受嗎?你們不是一起嗎?」狄比問。
 
  「我們一起過嗎?」我自嘲的笑了笑說:「或者吧!幾天,然後他走了,我們完了。」我說,儘量的平淡。
 
  「等等!亦迦之前跟我通電說你們還很好的啊!」狄比激動的拉著我的手臂說。
 
  「通電話?你們什麼時候通過電話了?」我的心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沉了一沉,難受。
 
  「這個...不一定,總之有時間我們就會聊聊。」狄比說,眼睛不自覺的放亮,我知道她依然很喜歡亦迦。
 
  不知怎的,頭好暈也開始有點痛。「露絲,對不起,我不太舒服。」我說著不管她在身邊就躺下來。看來,這MTV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
 
  「小然,你這是生氣嗎?」狄比在一旁細細的說,停了停又說:「我就知道你會生氣...」聲音不再清晰是因為我已經睡著了。
 
  再次張開眼睛之時,身旁的人是黎。「黎,早啊!」我笑,這是一種安寧的感覺,像生活又回到正常的軌道。黎皺著眉頭,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伸了個大懶腰,忽然手被什麼勾住...是針筒!「黎?」我順著針口看,那是吊瓶...我什麼時候?


 
  「黎!你怎麼可以讓醫院給我打點滴?」我一個生氣就把針拔了出來,果然!手臂上有一個很清楚的小孔!
 
  「我也有阻止過。」黎聲音冷冷的,像是未曾認識過我。
 
  「黎?」我納悶,不知所措的,呆坐在床跟黎互相對望。
 
  好像一個世紀那麼的久才聽見黎小聲的說:「我出去通知醫生。」
 
  醫生...怎麼我醒來就被送進醫院?這裡是什麼地方的醫院呢?黎離開之後,剩我一個人在白色的房間中,慢慢的起了恐慌。門忽然打開,毫無先兆的,穿著白色大袍的醫生帶著兩名護士以及黎回來。
 
  「施然嗎?你感覺如何?」醫生笑笑的說,態度很好。然而,當他看見我拔了針之後,使個眼色讓身邊的女護士前來,似乎是想再插針。
 
  「不!不要!」我怕得跳了下床,跑到黎的身邊說:「我感覺非常之好,我不要用打點滴了!」
 


  「可是,你不吃東西。」醫生還是那麼的和藹可親。
 
  「我完成工作之後就會吃的了。」我說,拉了拉黎的衣袖,極強烈的不安。
 
  「工作已經取消了。」黎說:「小然,乖乖的留在醫院吧!我已經通知了施小姐。」黎神色嚴重的說,仍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黎,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我再笨也感覺到大家的異樣。
 
  「嘿!」黎冷笑一聲,沒有看我。
 
  和藹可親的中年醫生跟他兩位護士忽然化成惡魔,一步一步的走近我。「不要!發生了什麼事?」我用力的叫了出來。
 
  「嗯?」醫生跟護士們停了下來,有點茫然的說:「難道你不清楚你身體狀況嗎?」
 
  「我身體狀況?」我顫抖著說。


 
  「對!」醫生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你有個腦腫瘤。」
 
  「你只是說笑吧?」我下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頭。
 
  「你不是因為營養不良而覺得累,而是腦壓力令你昏迷。而且在昏迷時你身體時有抽搐,再者你不是眼睛愈來愈差嗎?」醫生說。
 
  「那只是我營養不良。」我試著說服自己的說:「營養不良就會容易覺得累還有看不清...」
 
  「你常常頭痛呢?」醫生真的很和藹可親,一步步的誘導我。我沒有再說話,乖乖的讓護士給我打點滴。醫生以及護士走了之後,我依然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盯著吊瓶內的液體。一點點的流走就像是我的生命,有限、不多,總有完結的一天。
 
  「為什麼不告訴我?」黎說,平淡的語氣就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的樣子。
 
  「我也是剛才知道。」我閉上了眼睛,不去看、不去想。
 


  「你腦內有個腫瘤不是第一天的事。」我感到黎坐在床邊。
 
  「我不知道。」我說。
 
  「我找過施小姐,是施小姐說的!你腦內本來就有個膠腫瘤!」黎的聲音依然不大。
 
  「我不知道。」我想我的面色不是那麼好,否則我這一句絕對會令黎爆發起來,只是他現在仍然很安靜的說話。
 
  「你那根本不是什麼閱讀障礙,是因為腦腫瘤令你記憶力衰退。」黎自顧自我說:「你總是覺得累,睡得很熟時就會抽搐...是我的錯。」
 
  「黎?」我急忙的張開眼睛,黎現在的表情是我從來沒有看見過的。
 
  「小然...你好狠!」黎靜靜地說。黎離開之後,再來看我的人是狄比。
 
  「感覺好一點沒有?」狄比像撫摸小貓似的在掃我在打點滴的手臀。
 
  「嗯,打了點滴,精神好像好一點。」我說。
 
  也感謝從狄比口中得知,那次我“睡著”了之後,足足有二十四小時沒有再醒過。黎就把我送入醫院,醫生一開始找不出什麼問題,讓我先留院觀察,可是我又躺了一天。在沒辦法之下,醫生給我打點滴,同時黎通知我媽,而我媽就把我腦內有腫瘤的事告訴了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