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深深的看我一眼,低頭把他的嘴壓在我的唇上,野獸似的啃吮著,良久才放開我說:「你忘了嗎?今天是PY成立十周年的紀念日,我們說好要出席慶祝酒會的!你當真認為我是老闆就不用上班麼?」
 
  經他這麼的一說才令我想起。怪不得他給我的更替衣服是PY的最新設計,那個未曝光的最新設計,也是三年前才成立,由黎當總設計師的PY MODEL(簡稱PYO),此系列的主題為「穿上它,你就是模特兒」。
 
  「是的!是的!黎老闆,是我錯了!那,我們也要快點準備。」看看時間,手自然的橫上他的腰,露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小然,我愛你。」再一次的奪去呼吸的自由,黎深情的說。
 
  我跟黎雙雙到達會場之時,爸爸媽媽已經一早在場準備。自我醒過來以後,媽媽就更投入工作,似乎已經忘了她是孕婦的身份。每當爸爸阻止她工作時,她就說,是因為她在懷我的時候太懶,什麼都不做,故生出來的我長大了成一隻大懶蟲。
 


  黎一出場,閃光燈立即閃過不停,除了因為他現在是PY的總裁之外,也是因為他的身份──白蘭度烈家族的人。在他旁邊的我,已經很久沒有面對閃光燈的追蹤,然而這時卻沒有一時不適應,還有種淡淡自在。
 
  「白蘭度烈先生!」一名記者不怕死的超越了護衛衝向了黎:「你對近來,白蘭度烈家族易主的事,有什麼意見?」
 
  黎皺起了眉,我下意識的拉了拉他的衣角,他眼神飄了我一眼,回復本來紳士式的笑容什麼都沒有說。那名不怕死的記者已經被護衛拉下,然而在場的其他記者卻像在熱鍋上炸開來的,四方八面的開始了各種提問。
 
  說話的人太多,我也留意不了別人說什麼。黎一手牽上我,大步大步的優雅走進了會場,爸爸在門邊正等待我們。
 
  「黎!」爸爸樣子似是煩惱到極點的,看見了黎就急忙的把黎拉到一旁說悄悄話,我呆呆的不知如何反應,跟過去又不太好,不跟過去又下不了氣。
 


  「小然!」某人的一個飛撲,把我結實的嚇了一跳。
 
  「露絲!」是狄比,狄比還是PYL的代言人。比起三年前的她,狄比如今已成了全球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熱門人選,故此她近來開始進攻影壇。
 
  「小然!我等了你好久呢!」狄比還是熱情如昔,不過她如今漂亮得更多,自然的散發著星味。
 
  「露絲!我也很想你。」我由衷說,狄比在我出事之時,也有寄過慰問卡給我,電話也打過好幾次,雖然都談不長,但我慶幸我還有這個好朋友。
 
  「小然!」狄比忽然壓低了聲音說:「亦迦來了。」
 


  聲音不大,可是我聽得整個人都震動了!第六感的誘導之下,我向會場一望,不難發現在遠處的亦迦!亦迦那對豹子般的琥珀眼正盯著我,我讀不出他的意思,他似乎也沒有意思接近我。
 
  遠處的亦迦跟我印象中的亦迦沒有一絲相同,黑色的頭髮被削得短短的,穿著了一套典雅得有點過火的禮服,出奇地配合他那身與眾不同的氣質。「他的頭髮...」跟我夢中一樣...難道,那不是夢?他真的來找過我?那麼,合約...他跟黎...?一堆的問號應運而生。
 
  「那是他本來的髮色。」狄比會意的說:「你還不知道吧?亦迦是白蘭度烈家族的新主人。」
 
  「白蘭度烈家族?」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狄比勾起我的手臂,帶領著我走動,一邊小聲的跟我說:「亦迦是白蘭度烈家族前一度主人──芬奇.荷蒙.白蘭度烈的兒子。」
 
  「白蘭度烈家族的人,不是黑色頭髮。」我想起了黎的咖啡色。
 
  「亦迦是混血兒,母親是希臘跟中國和菲律賓的混血兒。」
 
  「好複離...」我苦笑一下。


 
  「對。因此,亦迦現在的處境很困難。」
 
  「為什麼?」我不明白。
 
  「他是芬奇老先生的唯一兒子,可是他不是法律上的兒子,他們父母親沒有結婚,而且亦迦也不是純種英國人。」狄比簡單的說,可是我已經能想像那個狀況如何。
 
  「那...」我想再問,可是有一把聲音阻止了我。
 
  「露絲,別要令小然想得太多,小然不適合過度用腦,那會令他痛楚。」亦迦的聲音,久違又真切的在我耳邊響起。我抬頭一看,亦迦已經站在我跟前。原來,狄比已經悄悄的把我帶到亦迦面前。
 
  「亦迦...」張開口,乾澀的笑著,我想我的表現一定呆得可以。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一個你想了很久很久的人忽然立體化地出現在你面前,還有這個人可是失蹤了很久很久,而且才在早上,你突然收到他一點訊息,還正愁著要如何找他,他就已經自動獻身。
 
  「小然,從今以後都會由我來保護你。」亦迦說,眼神溫溫的看著我,堅定地說。
 


  「小然!」黎的聲音像是一把利劍把什麼劃破:「你跑到...啊!是利亦迦先生,真歡迎你來一同慶祝PY成立十周年結念日。」
 
  「黎,不要那麼見外吧!稱呼我一聲『哥哥』也不為過。」亦迦大方的伸手向黎笑著說,可是我分明感到黎細細的抖了一下,眼神盯著亦迦的手,不太情願卻不失禮貌的笑笑再跟亦迦相握。
 
  兩人握過手之後,黎顯然不想說什麼,而亦迦卻帶著玩味的眼神看他,我跟狄比你眼看我眼的,氣氛有點僵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適時打破了僵局。
 
  「小然,別想太多,你的腦袋會裝不下。」黎說,輕輕的把我挪到他身邊,向亦迦及狄比欠一欠身說:「小然是今晚的主角,我想你們也為此而來。可惜,因為他是主角,現在需要入內場準備一下。兩位,失賠了!」
 
  「對了!加油啊!小然!」亦迦會點的點了點頭對著我說,陌生的笑容沒有半點誠意,令我忽然的感到四周很寒冷。
 
  黎拉著我離開,看見狄比一臉擔憂的表情,以及亦迦那奇怪的態度,我很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小然,別想太多。」黎說,把我喚回了現實。
 
  「究竟發生什麼事?你跟亦迦是...?」
 
  「這些你不需要知道。」黎的口氣很衝,我被這樣子的他嚇了一跳。


 
  「黎...」我下意識的開口,拉了拉他的衣角。
 
  「小然,快進去吧!」黎像是被什麼追趕似的很緊張,匆匆丟下這麼的一句就把我推入一個房間,然後就離開了。
 
  「小然,快點過來!」媽媽原來也在房間內。
 
  「媽,怎麼了?」我不明不白的走近了媽媽。
 
  「好了!衣服穿得很好,臉上的妝也很好。行了!」媽媽跟房間內的幾位工作人員,一點都不甩我,直接的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我現在身處的就是內場的化妝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