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真的笑得很開心。上一年在PY十周年紀念日的慶祝會上宣佈我是PYO的代言人之後,PYO一直都沒有為我發過海報什麼的。不過在那之後再過了一段時間,也就是今天,回到新一年的春季時裝展,我終於可以踏回臺上,讓人眼前一亮。
 
  「小然,記者們已經在記者室等著給你做訪問了!快來!」現在為我當經理人的是納斯,亦迦以前的經理人。
 
  ***
 
  就在離開別墅之時,在直昇機前,亦迦握著我的手問:「小然,你真的很想當模特兒嗎?」
 
  「難道我像是做假的?為什麼人人都以為我是不認真?」苦笑,一再的搖頭,感覺好蒼老。
 


  「沒什麼。」亦迦停了停又說:「那讓納斯幫你吧!他是個很好的經理人。」納斯的確是個非常稱職的經理人,在我未正式行PY時裝展之前,他早已經為我接了不少平面廣告。
 
  ***
 
  「是的!」我點了點頭跟著納斯走到記者室。
 
  笑,當今做個專業的模特兒也要跟傳媒打交道,給他們要留下有個性卻不難合作的形象,這才可以讓他們記著你。而只要他們記著你,上報率、出鏡率一定有所增加。這都是納斯跟我說的。
 
  接受完訪問之後我便回到後臺換另一套PYO的悠閒西服,然後我就透過酒店的後門離開。由專車接送,直往媽媽說慶祝會的舉行地──另一家酒店。在車子上一想到模特兒工作終於完成之後,肩膀一下子輕盈不少。
 


  「小然!」“他”就站在酒店門前接我,慶祝會已經開始了。場內的歡樂氣氛隱隱的透了出來。
 
  我急步的跑到“他”的跟前抱著“他”,好好的感覺一下“他”的身體、貪婪的吸著“他”的味道,是實實在在的。
 
  才不過是分開那一會我就已經急不及待,喜歡“他”在我身邊,喜歡“他”永遠在跟我在一起。是的!我終於發現了自己的心情,我愛的人是“他”。
 
  「小然!」“他”慢慢的低下頭跟我擁吻,在“他”的瞳孔內只反映我的樣子,而“他”的眼神盡是溫柔,溫柔得令人想要熔化。
 
  「黎!」捨不得分開嘴巴的感覺,想要多一點。撒嬌似的依在他身上說:「我很累啊!」
 


  黎賊賊的笑著,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拿出磁卡,在我耳邊輕輕的誘惑著:「那我們上去休息吧。」
 
  正當我想到要點頭之時,一把聲音破壞了整個氣氛:「小然!我要上臺唱歌了!你快來給我打氣!」狄比的聲音插進來,還一邊說一邊把我拉離黎,直奔入大堂內。
 
  「露絲!」我無奈的叫道。
 
  「小然!為什麼你不選亦迦啊?」狄比說,自上次一別,我們這次因為時裝展的關係才又碰面。
 
  「露絲,愛情是沒有答案的。」我說:「而且,我是真的愛上黎了。」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不明白亦迦有什麼比不上黎?而且你不是喜歡亦迦的嗎?」狄比不滿的表情明顯的畫在臉上。
 
  「露絲...我是喜歡亦迦...不過...」為難地,我不知道說什麼。自離開了別墅之後,我再也沒有跟亦迦聯絡。走的時候,我也沒有給他答案...我只是說:我想回家。
 
  「露絲,別為難小然了!」亦迦的聲音還是那麼的令人意亂情迷。


 
  才不過半年時間,再見亦迦,心臟還是不期然的跳動。亦迦對於我來說,依然是很有吸引力。看見亦迦,我身體內的細胞開始叫囂。
 
  「小然!」黎的聲音很不滿的一把擁我入懷內,一臉寫著:「小然是我的」的樣子。偷偷的捏我的腰,像是懲罰我對亦迦的反應。
 
  「黎,近來好嗎?」亦迦大方的跟黎打招呼說:「你對...小然,也很好嗎?」
 
  聽見亦迦的說話,我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不知名的愧怯。耳邊響起黎的聲音:「你看不見嗎?我們好得很。」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選擇他!」狄比把我從黎的懷內解放,一臉的忿恨對著我說。
 
  「露絲!」我為難的叫道。
 
  「露絲,是你上臺表演的時間了!」亦迦柔聲說,安撫著狄比,讓狄比上臺為PY的同仁表演娛樂。
 


  「小然,黎,很抱歉。」亦迦說。
 
  「不...沒什麼。」我急急的說,然後一陣沉默。我們三人一起,總有點尷尬。
 
  「小然,其實我是很明白你為什麼會做出這個決定。」亦迦忽然說:「小然跟黎一起時,表現得最自然、最開心。」在黎的面前,亦迦低過頭吻我,蜻蜓點水式的又快又準,我的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亦迦!」黎立即把我拉到他身後,一副警戒的看著亦迦。
 
  「你看吧!」亦迦有點苦笑的說:「我只是你的偶像,不是對像。」亦迦嘆了嘆氣說:「黎,不要忘了你身上流的是白蘭度烈家族的血。」
 
  「這我知道!不過,這也代表不了什麼!」黎說。
 
  「呵呵!黎,你那麼簡單就忘了嗎?」亦迦說,一種難喻的威嚴:「我是白蘭度烈家族的主人,你必須要聽從我的指示。」聲音不高不低,卻非常有力。
 
  「嘖!」黎一臉的不滿卻說:「是的!我會聽從你的指示,除了把小然讓出來之外!」


 
  亦迦忽然的大笑起來,笑了好一會才說:「就是這點,我永遠都比不上黎。小然!」亦迦看著我很深情的說:「請你們保持這樣子!」
 
  「我們一定會一生一世恩恩愛愛。」黎也認真的說。
 
  「我走了!再見!」不知怎的,亦迦說得很是悲哀,我有伸手把他攔住的衝動,只是我的手緊緊的握住了黎的手,完全沒意思放開。在狄比的歌聲之下,我跟黎目送著亦迦的背影。
 
  「小然,你怎麼了?」黎的聲音讓我回神,原來...我竟然看亦迦的背影,看得哭了出來。
 
  「沒什麼!」我擦去淚水,緊緊的抱著黎說:「我真的很累!黎!」低頭把自己埋在黎的懷內。
 
  「小然,那你就好好的休息吧!」像抱新娘子般把我抱起,手臂他被無名指上的一枚銀戒弄得很不舒服。但若給你時間再仔細一點看,你會發現他的銀戒跟我無名指上的是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