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場完結時,廣東隊以41 : 37領先。
 
劉伯仁顯露出他的內線統治力。單單他自己一人已奪得了26分和7個籃板。在他的內線牽引力下,廣東隊其餘四人也得到不少得分機會,只可惜辰逸朗和蕭景揚二人不是投手、陳楠雄傷愈復出狀態不穩,三人均浪費了不少空位投籃機會。
 
江蘇隊那邊,雖然內線被劉伯仁克制得厲害,但江蘇隊的龔斌也是一名明星球員。他半場獲得了14分、5籃板、5助攻的全面數據。在他帶動之下,江蘇隊的外圍投手百花齊放,林繼聰、郭曉祈、劉滄遙三人均有不少三分進賬,使得比分一直咬得緊緊。
 
下半場開始了不久,徐宇忽然望著李秋弘道:
 
「秋弘,你去熱身。」
 


李秋弘的腦袋「嗡」的一陣發響,他詫異地望著徐宇,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哨聲響起,李秋弘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廣東隊,換人!」
 
李秋弘期待已久的時刻終於到來,整個人渾身上下熱燙燙的,既是亢奮,又是緊張。他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連忙深深吸了口氣冷靜下來,踏上這片戰場。
 
哨聲再度響起,辰逸朗在邊線開球給陳楠雄,後者運球推上前場,這個時候李秋弘已站在右方45度角的三分線外等待接球,而劉伯仁亦同樣開始在右邊的顔色地帶爭奪有利位置。
 


陳楠雄心道:「交給秋弘,讓他再傳給伯仁。」一念及此,立即把手中的球傳到李秋弘的手中。
 
一上場籃球立即到手,李秋弘心情一陣激動。
 
這感覺,仿佛回到香港青年隊一樣!
 
劉伯仁在籃下奪得最佳位置,一邊身子壓著藍小嶺,然後高舉另外一隻手要球。
 
「球!」
 


按理來說,李秋弘該立即傳球,但他充耳不聞,接球後做了一個三脅勢,絲毫沒有傳球的意欲。
 
眼中,只有正防守著他的郭曉祈。
 
「我要證明給你們看,我李秋弘,不只是一個投手!」
 
李秋弘心中如是呐喊,同一時間,他手中籃球落地,起動!
 
蘊藏已久的爆發力如山洪暴發,李秋弘如一柄出鞘的寳劍般,帶著銳利的鋒芒,朝著郭曉祈的右方突破!
 

「!!!」
 

郭曉祈眼前一花,根本不能作出任何反應。待李秋弘過了他大半個身位後才醒悟過來!


 
一步擺脫防守者,讓李秋弘心中的火焰燃燒得更加旺盛!
 
前方便是顔色地帶,劉伯仁與夾防的龔斌、藍小嶺三人全部在他眼前。
 
李秋弘深深吸了口氣,再度提速!
 
「嘖!」
 
劉伯仁眉頭緊皺,立時向後側踏了一步。他時間和方位拿捏得極好,剛剛後退,李秋弘已經殺進禁區!
 
龔斌心中暗叫不好,原來劉伯仁後退的時候以自身雄壯的後背擋著自己,讓李秋弘只面對防守力一般的藍小嶺。
 
雙手持球,屈膝,躍起,伸展……
 


李秋弘在半空完美地伸展,立即便要施展一記扣籃之際,藍小嶺也高高躍起,冒著犯規的風險,也不讓這人輕易得分。
 
李秋弘眼尾瞥見對方,想起了昨日劉伯仁那個蓋帽。
 
領教過劉伯仁的厲害,藍小嶺的防守在此刻的李秋弘眼中簡直是如紙板一樣的脆弱。
 

「在你面前!扣籃!!!」
 

在半空中稍稍調整動作,力貫右手,然後……
 

「轟!!!」
 



觀眾此前從未見過李秋弘,還在好奇這新人有何能耐之際,李秋弘已經扣籃完畢。這一下來得太過突然,觀眾們均自目瞪口呆,還沒來得及歡呼之際,裁判的哨聲已經響起。
 
「客隊4號球員犯規,兩分照算,加罰一球!」
 
猶如夢境一般,李秋弘直至落地的一刻依然不敢相信!
 
扣籃了?我扣籃了?
 
待裁判示意罰球,李秋弘才如夢初醒。
 
觀眾終于反應過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轟然而起。
 

「這8號看上去瘦瘦的,想不到居然是一個扣籃高手!」


 
「對啊!他起跳後很飄逸,多好看啊!」
 
「嘿!想不到今年有這樣一個新人,真讓人期待!」
 
「說起來,他剛剛的動作很像一個人……」
 

歡呼聲下,徐宇不置與否地淡然一笑。
 
劉伯仁神色凝重,深鎖的眉頭似帶有一點不滿。
 

此時,江蘇隊板凳席上的一名青年摸了摸下巴,似是看到什麽有趣的事情一般,臉上掛著一個玩昧的笑容。
 
而觀眾席的一個角落,一名青年冷眼看著李秋弘,他與江蘇隊板凳席那球員有截然不同的反應。他揉了揉鼻子,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紛紛議論聲中,李秋弘把罰球也投進。
 
李秋弘一出場立即有所表現,登時心花怒放,回防之際,他得意地望向後備席的徐宇,似要跟對方說:「看!我都說了我不只是一個投手吧!」。
 
但李秋弘與徐宇目光相接時,見對方只一臉淡然地看著自己,神色間沒有任何的讚賞,也沒有任何的責怪。李秋弘心中登時有點不快,暗道:「難道你覺得我是靠運氣才扣進嗎?哼!待會我再扣一球,讓你沒話好說。」
 
思念之間,龔斌單打陳創,投進了一個中距離投籃,廣東隊又開展下一個攻勢。
 

廣東 44 :39 江蘇
 

如上一個攻勢一模一樣,李秋弘站在右側三分線外,劉伯仁也站在右側的顔色地帶。
 
陳楠雄傳球給李秋弘。
 
李秋弘接球後想也不想,又再一次提速突破。
 
這一次郭曉祈有了心理準備,立時後退,同時張開身體緊貼秋弘,不讓對方輕易擺脫自己。
 
郭曉祈這向前一逼,李秋弘登時覺得有一道巨力阻擋自己前進。這個月來的地獄式訓練,就是為了應付這種防守強度,李秋弘一咬牙,硬抗著郭曉祈的緊逼,吐氣疾沖。
 

「!!!」
 
忽然,李秋弘發現自己面前已多站了一個身影。
 
龔斌!
 
李秋弘急停,赫然發現原來自己硬抗郭曉祈之際,不知不覺已被對方逼至底線,此刻鞏、郭二人前後包抄,李秋弘所有去路已盡被封阻!
 
他心中一急,犯了一個被包夾時最忌畏的動作。
 
雙手持球。
 
這麼一來,龔斌與郭曉祈更是收窄了包夾網!
 
對方四隻手不斷向自己手中的籃球進逼,李秋弘心急之下,從少許空隙之中瞥見劉伯仁向自己揮手要球。他雖然心中千萬個不願,但也只好把球傳出去。
 
「啪!!」
 
龔斌看得極準,立即就把李秋弘的傳球攔截下來。
 
「操!!」
 
江蘇隊迅速打了一個反擊快攻,把比分差距拉近至3分。
 
「秋弘,下次先傳球給隊長……」
 
陳楠雄運球過半場時,低聲向李秋弘道。
 
在情在理,陳楠雄的提醒均屬正確,但李秋弘卻是面色一沉,覺得此話極是刺耳。待他再次接球的時候,陳楠雄的叮囑立時拋到腦後。
 
「哪用傳球給他!?我立即把比分拉開!」
 
一念及此,李秋弘索性連假動作也不做,直接在三分線外原地躍起投籃!
 
「秋弘!」陳楠雄跺腳大叫。
 
一看李秋弘的投籃姿勢,劉伯仁已心道:「太急了!」
 
果不其然,這一球「鐺!」的一聲彈框而出。劉伯仁正要搶奪籃板球之際,藍小嶺卻提早一步用盡全力把自己擋著!
 
劉伯仁暗道:「不好!」他眼睜睜地看著龔斌高高躍起,把籃板球搶到手中,同時大喝一聲:
 
「快攻!!」
 
龔斌話音未落,林繼聰與劉滄遙已如箭般一左一右向著廣東隊的後場全速前進!
 
龔斌右手一揮,球如炮彈般劃過半場,去到林繼聰的手上!
 
李秋弘與陳楠雄慌忙退回後場,阻擋林、劉二人的快攻!
 
二打二攻勢!
 
林繼聰面對著李秋弘并沒有選擇強攻,他果斷地右手一揮,籃球直線傳到左側的劉滄遙手上。劉滄遙接球的時候已經去到廣東隊的三分線外,他連球也不拍,雙手輕輕向右一推,手中的球緩緩傳出!
 
陳楠雄立時便想伸手攔截,但劉滄遙早就料到這著,傳球的軌道剛好讓陳楠雄觸手不及。
 
「啪!」
 
籃球落在一個高大的人影手上。
 
「龔斌!?怎麼可能!?」
 
李秋弘怎樣都想不到,剛剛搶籃板球的龔斌,竟然那麼快就能趕來!
 
甚至比其餘正在回防的廣東球員還要快!
 
瞬間,江蘇由二打二快攻,變成了三打二的優勢!
 
龔斌居中,劉滄遙加速跑到左側三分線底,而右側的林繼聰則是忽然放緩了腳步。
 
「是龔斌自己,還是……傳球?」
 
李秋弘一咬牙,暗道:「不管了,先防龔斌罷!」一念及此,他立時撇下了林繼聰,張開雙手準備阻擋龔斌得分。
 
龔斌已經奔至罰球線,看到李秋弘前來防守自己,他的嘴角忽然微微一牽。
 
李秋弘正全神貫注防守,龔斌表情變化自然看在眼裡。此時,對方一開始面對劉伯仁時的傳球如幻光燈一般在李秋弘的腦中重播。
 
「真的是自己上?」
 
「啪!」
 
就在李秋弘遲疑的一瞬間,龔斌驀地裡加速躍起,左手上籃得分!
 

廣東 44 :43 江蘇
 

下半場開場不久,江蘇隊打出一個6:3的攻勢,把比分拉近至1分之差!
 
「楠雄,球!」
 
當廣東隊進行下一個攻勢的時候,劉伯仁不再在禁區等待傳球,反是走到罰球線左側要球。
 
連續兩次的失誤,陳楠雄也不敢再傳給李秋弘,把球彈地交給了劉伯仁後,立即向著左側空手切入。
 
待看到陳楠雄起動,劉伯仁看准時機,在拍球的同時替陳楠雄作了一個擋拆。
 
擋拆後,劉伯仁想也不想立即就把球回傳到陳楠雄手中。
 
此刻的陳楠雄正處於距離籃筐十三尺左右的位置無人看管,接近他的便是龔斌也有數步距離,他再不細想,立即躍起投籃。
 
龔斌知陳楠雄投籃不賴,立即舉起右手上前封阻。
 
其實他與陳楠雄足足有兩步有多的距離,但由於陳楠雄怯於他的超常反應,二來傷癒不久手感不佳,這一球在龔斌的竄擾之下,竟是彈框不進。
 
「籃……」龔斌回過身來,正欲提醒隊友搶籃板球,但話說到一半,他赫然看見一個高大人影高高躍起,把半空中球緊緊拿住。
 
劉伯仁!
 
「嘖!」龔斌立即回身趕到劉伯仁身旁防守。
 
只是……
 

「!!??」
 

劉伯仁這一球竟不是自己了結,反是雙手一壓,球傳到無人看守的陳創手中,後者輕鬆投入,把比分差距再次拉開!
 
接下來的5分鐘,雙方繼續拉鋸,而李秋弘除了一開始的扣籃之外,不但再無任何表現,更是連球也沒有再碰到一下。
 
剛剛登場時扣籃所獲得的信心,又再受到了衝擊。
 
場中的觀眾雖然一開始為李秋弘的扣籃而驚訝,但看到他接下來的失誤,很快便把注意力重新放到劉伯仁和龔斌這一對青年明星球員的對決上。
 

整個場館,只有寥寥數人還留意著李秋弘。
 
觀眾席上那一臉不屑的青年,看著李秋弘,神情複雜;
 
江蘇隊後備席上的那個隊員,依然是一副玩昧的笑容;
 
至於徐宇,他並沒有把李秋弘換下,他看著臉色越來越窘困的李秋弘,心道:
 

「秋弘,你明白我那句話的意思嗎?」
 
「廣東隊是一台機器,伯仁是引擎。你,本來也是一幅不下於伯仁的引擎啊!但……」
 
「你知道你現在的角色嗎?」

 

下半場過了一半,廣東隊依然以4分微微領先。
 
李秋弘在場中如一行尸走肉般的走動,進攻的時候無論他怎樣要球,隊友都沒有理睬他,若不是要防守郭曉祈,他幾乎便似沒有參與比賽一樣。
 
又是廣東隊的攻勢,李秋弘再次在右側三分線外等待陳楠雄的傳球。
 
「給我吧!傳球給我吧!我再不會失誤了!相信我!」
 
李秋弘心中如此的叫喊,但當他看到陳楠雄看也不看他一眼之時,整個人如墜冰窟。
 
就在此時……
 

「秋弘!」
 

李秋弘一愣,瞧向聲音的來源。
 
「劉伯仁?」
 
劉伯仁對著李秋弘打了個眼色,左手拇指向自己一指。
 
李秋弘茫然看著劉伯仁,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劉伯仁張開身體,左手一屈,拇指向著自己的身後一點。
 
李秋弘腦中一閃,腦中似是聽到劉伯仁心中的話。
 

「跑戰術!」
 

在旁看著的徐宇滿意地一笑,自言自語地道:「伯仁,你終於明白我的意思了。至於……秋弘……你明白嗎?」
 
李秋弘的眼睛越瞪越大,看著劉伯仁迫切的目光,他忽然想到徐宇的那一句話:
 

「廣東隊是一台機器,伯仁是引擎,其他人則是齒輪。」
 

「秋弘!」
 
劉伯仁再次暴喝,李秋弘一咬牙,提速疾奔!
 
郭曉祈見李秋弘神色有異,正要跟上之際,忽然……
 
「嘭!!!」
 
郭曉祈撞在劉伯仁身上,李秋弘已熟練地繞過劉伯仁,向著左側三分底線奔去!
 

「你的能力既然未能成為引擎,那,你就先當一塊齒輪吧。」
 

「擋拆!!」
 

郭曉祈登時醒悟過來,立時大聲提醒隊友。但他喊話之際,陳創又為李秋弘設立了第二重擋拆,把龔斌擋開!
 
陳楠雄看得正準,雙手一傳。
 

人到,球到。
 

李秋弘接球後腦中仍然一片空白,他接球後機械式地屈膝,然後……
 
一個純熟無比、漂亮至極的投籃姿勢。
 
「刷!!」
 
廣東 63 :56 江蘇
 
徐宇笑了,劉伯仁也罕有地笑了,
 
場館一角的那青年,依然一幅不屑的表情,但這不屑之中,似也帶有一點驚訝。
 
至於江蘇隊板凳席上的青年,則是饒有興致地摸了摸下巴,笑得更燦爛了。
 
自李秋弘進了這球三分球後,接下來廣東隊幾個攻勢,均利用劉伯仁和陳創的雙重擋拆為李秋弘製造空間投籃。
 
而經歷了下半場的一段難熬的時間,即便李秋弘不願意,但也不得不接受現今自己的角色。
 
心態轉變過後,李秋弘越打越順。廣東隊本來缺少穩定的外線投手,現在有了李秋弘,在下半場還有5分鐘的時候,廣東隊終於拉開比分,以 74 :67領先。
 

「咇!江蘇隊要求暫停!」
 

江蘇隊眾將圍成半圈,教練高允站在正中。
 
「廣東隊那8號投籃很準,現在他們戰術很明確,利用劉伯仁……」
 
此時,江蘇隊那青年忽然站了起來,走到高允的身前,打斷對方的說話,笑著道:
 
「行了,老頭子。」
 
江蘇眾將,包括高允在內,同時望向青年。但見對方的目光瞧著遠方的李秋弘半響,轉過頭來對高允道。
 
「接下來的時間,交給我吧。」
 
高允教練「哦?」了一聲,正欲詢問之際,那青年又再別過臉,一臉興奮地看著李秋弘,喃喃自語:
 
「有趣,真有趣。」
 
人總能從別人的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