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咇!」
 
哨聲響起,暫停時間結束。
 
雙方球員重新走回場中,陳楠雄看了看比分牌。
 
廣東 74 :67 江蘇
 
「相距7分,還剩下5分鐘,這場應該會贏吧。」



雖說只是一場友誼賽,但終究在全運會前擊敗了去年淘汰自己的隊伍,這樣的話,對隊伍來說無疑是一支強心針吧?陳楠雄一邊望向江蘇隊,一邊如是心道。
 
就在下一個瞬間,他的表情瞬間石化。
 
陳楠雄立即望向劉伯仁,但見對方也是看著對面的江蘇隊員,向來沉穩的表情多了一分凝重,拳頭竟情不自禁地握得緊緊。
 
二人互視一眼,面面相覷。
 
李秋弘見劉伯仁和陳楠雄神色有異,順著兩者的目光瞧去,但見江蘇隊陣容沒有什麽大的變化,只是郭曉祈被替換下場,換上一名與自己一樣身穿8號的年輕球員。
 


這人看上去比李秋弘略高,莫約195cm,白哲清瘦,雖然沒有李秋弘般俊朗的臉蛋,但看上去極是順眼,加上他目光炯炯,神采飛揚,也甚是吸引別人目光。
 
李秋弘見劉、陳二人看到這青年的時候如臨大敵,心道:「難道這人便是雄哥曾經提到的江蘇隊高手?」他還沒想完,卻聽到觀眾席上驚呼連連,似也為這青年的出場而驚訝。

李秋弘心中更奇,目光再也不離開對方。
 
江蘇隊發球,林繼聰站在界外開邊線球。
 
那青年看到李秋弘一直望著自己,朝著對方打了個招呼,道:「你好。」
 


對方神色友善,李秋弘微微一愣,答道:「你好。」
 
青年笑道:「你守我嗎?」
 
李秋弘聽得對方語氣輕佻,似是看不起自己一樣,立時怒從心起,暗道:「守就守,難道怕你嗎?」於是冷哼一聲,道:「是又怎樣?」他口中雖是這樣說,但心裏忽然感道一陣莫名其妙的壓力,壓得自己似要透不過氣來。
 
看著李秋弘惱火的表情,青年似是遇到什麽有趣的事情一般笑了笑,道:「那就記住我的名字 -」
 
「胡衛東。」
 
哨聲再次響起,比賽繼續!
 
李秋弘與胡衛東的低語徐宇自然聽不到,但他卻是笑了笑,似一切盡在意料之內。
 
林繼聰直接把球傳到胡衛東手中。


 
此刻,胡衛東正在左側的三分線外,李秋弘适才被對方挑釁,心中怒火正盛,馬上緊逼過去,不讓對方投籃。
 
見李秋弘鬥志旺盛,胡衛東展現一個燦爛的笑容,讚道:「挺有活力的嘛!」言罷,他立時便提速往左方突破!
 
見對方突破,李秋弘立時緊緊逼近過去壓著對方。但覺對方速度、力量似乎都只與自己相當,李秋弘心道:「是要急停投籃嗎?」
 
果然,胡衛東去到罰球線附近時,驀地裡一個急停,雙手持球微微蹲下,馬上要來一個跳投!
 
「果然!」
 
李秋弘雄心萬丈,見胡衛東準備投籃,立即高高躍起封蓋!但當他跳起之後,卻見胡衛東並無躍起,雙腳依然緊緊釘在原地,臉上一副玩昧的笑容看著半空中的自己。
 
「不好!假動作!」
 


胡衛東待李秋弘躍起之後,挨著李秋弘的身體跳了起來,碰撞之後身體在半空中向後飄逸,美麗的投籃姿勢投出了漂亮的抛物線。
 
哨聲響起的同時,籃球伴隨著漂亮的弧度劃進籃筐。
 
「主隊8號撞人犯規!2分加1罰球!」
 
胡衛東輕鬆投進罰球之後把比分差距追為4分。

 
開球後,陳楠雄一邊運球上前場,一邊看著正一臉輕鬆防守著李秋弘的胡衛東。
 

「你是從秋弘身上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所以才特意出場嗎?」

 


從訓練李秋弘體能開始,陳楠雄已發現他性格和球風上與胡衛東的驚人相似。
 
兩者均是身高190cm以上的鋒衛,既能擔任小前鋒,亦可作為得分後衛。
 
兩者的進攻欲望都極是強烈,兩者的自尊心和好勝心也一般的重。
 
甚至連投籃動作,二人都是如出一徹。
 

只是胡衛東每一方面都比李秋弘更要厲害。

 
陳楠雄深信,這是徐宇把李秋弘找來的最主要原因。
 



思念間,陳楠雄已經去到江蘇隊的三分圈頂,他高舉右手,握拳。
 

李秋弘一見手勢,立時提速疾奔。
 
胡衛東知道對方又是跑那個雙重擋拆的戰術。於是,他一直緊緊跟在李秋弘的身邊,果然,幾步之後眼前便出現了一個人影。
 

陳創。
 

「嘿!」胡衛東臉上笑容更盛,他突然一個加速,然後側著身如一游魚一樣繞過了陳創!
 

「!!」
 

陳創一驚,立時回頭。但見李秋弘已經奔到另外一面,立即便要經過劉伯仁的擋拆!
 
胡衛東雙目瞇成一線,在劉伯仁設好擋拆的同時,他竟然側身變向。劉伯仁眼前一花,李秋弘與胡衛東幾是同一時間一左一右的肩貼肩繞過自己!
 


李秋弘接球之時,胡衛東依然在他的面前。
 


「!!!」
 

李秋弘一驚,想不到胡衛東竟如此厲害,連劉伯仁的擋拆也不能把他擋開!
 

胡衛東雙腳微蹲,左手微往前探,右手向旁伸直,防守步做得完美無缺。此時的胡衛東已經收起了平日的微笑,充滿戰意的雙眸直瞪李秋弘。在旁人眼中,這是一個完美的防守姿勢;在李秋弘的眼中,這防守除了完美之外,還給他莫大的壓力!
 

李秋弘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此時有三個選擇,

一,是回傳給三分線頂的陳楠雄,讓他重新安排戰術;

二,傳給內線的劉伯仁;

三,自己投籃。
 
要是剛剛進場的他,必定會選擇最後一項。但此刻他已接受自己的身份,加上胡衛東給予自己莫大的壓力,讓他根本不敢自己上。
 

「給劉伯仁吧。」
 

李秋弘擡手,正要傳球之際,卻覺手上一輕,原來在他舉手的瞬間,胡衛東已經伸手一截,不偏不倚地拍中他手中的球,一下子就奪了過去!
 

李秋弘本以為胡衛東搶斷後馬上便會上前快攻,於是立即提步疾奔。豈知,胡衛東卻不慌不忙,把球交給了控球後衛劉滄遙,讓後者慢慢運球上前場。
 

「他要幹什麼?」


李秋弘心中狐疑,但胡衛東剛剛的一攻一守間,其高手氣概已經表露無遺,給予李秋弘極大的壓力,他的一雙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盯著對方。
 

劉滄遙運球上前,胡衛東去到左側三分線,然後提速向著右側疾奔。
 

李秋弘看見藍小嶺與龔斌的目光都看著胡衛東,暗道:「他要跑我們的那個戰術?」
 
果然,胡衛東經過藍小嶺之時,後者立即作出擋拆動作,李秋弘早有心理準備,身子一側,立時從旁繞了過去。
 

「還有一個擋拆!」李秋弘心裏如是道。
 

此時,龔斌站在右側中距離位置設擋拆,胡衛東迅速地從他右肩繞過。李秋弘看得極準,身子再次一側,意欲也從右邊繞過龔斌追趕胡衛東。
 
豈知,胡衛東剛剛繞過龔斌,右腳條地一頓,身子一轉,竟在龔斌面前繞了一個半圈,然後在從後者的左肩再次向內線奔去!
 

「不是吧!?」


 
李秋弘完全沒有想到胡衛東會如此跑動,他反應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胡衛東接過劉滄遙的傳球殺進內線!
 

「不怕!還有劉伯仁!」
 

雖然不喜劉伯仁,但李秋弘對前者的防守依然充滿信心。
 
胡衛東與劉伯仁同時躍起,後者高舉左手,把對方上籃的路線完全遮擋!
 
「好!把他蓋下來!」李秋弘從來沒有如此為劉伯仁呐喊助威過,他幾能預想到胡衛東被劉伯仁封蓋的場面。
 


但,它沒有出現。
 


這是因為胡衛東沒有第一時間上籃,他順著躍勢,在空中如同漫步一般的滑翔。
 
半空中,胡衛東把球交到左手,當滑翔到劉伯仁的右側之時,他再用右手輕輕抵著對方的身子,拉開彼此的距離,左手才輕柔地一拂……
 


「啪……」


籃球帶旋地碰到了籃板上黑色長方形的左角。
 

「刷!」
 


「咇!!!主隊4號犯規,2分算,加1罰球!!!」
 
廣東 74 :73 江蘇!!



 
1分鐘上下的時間,胡衛東個人連得6分!
 
整個場館,在胡衛東進了這一球後陷入一陣死寂。直到胡衛東把罰球也罰進,才陸續聽見驚歎聲。
 
不但是觀眾,李秋弘等廣東眾將也是看得啞口無言。劉伯仁在內線的防守能力在全國無出其右,但剛剛一球,卻被對方如此打進!
 

不是劉伯仁差,而是胡衛東太強了!
 

這一次,陳楠雄控球上前場的時候不再傳球給李秋弘,而是把球傳給了辰逸朗,後者想也不想,立時把球吊給內線的劉伯仁。
 
縱然剛才被打了一個2加1,但劉伯仁沒有受到影響,他成功在藍小嶺與龔斌的夾擊下得分,把優勢重新拉回3分。
 
雖然領先3分,但李秋弘卻仍在震驚之中,他咽了一口口水,開始明白爲什麽廣東隊擁有劉伯仁這一皇牌中鋒,去年依然會被對方淘汰。
 

因為對方擁有一個比劉伯仁更能統治比賽的人。
 

因為對方擁有龔斌這樣一個明星球員的同時,還擁有一個比劉伯仁更具統治力的球員 –
 
胡衛東!
 

「小子。」

江蘇隊的進攻,胡衛東忽然對李秋弘道:

「怎麼這幅模樣?不會嚇怕了吧?」
 

李秋弘最不能受激,胡衛東這麼一說,他雖然知道自己與對方實力相距甚大,但依然怒從心起,狠狠盯了對方一眼。
 

「你那戰術沒用了,趕快跟我一對一吧。」


胡衛東一笑,然後接過了劉滄遙的傳球。
 
此時,胡衛東在右側接球,江蘇隊其餘四人同時有默契地往左側走去,把右側空出一大片地方出來。
 

「孤立戰術!?」

李秋弘一瞥,立時醒悟過來。
 

哼!你以為你一定勝過我嗎?即便要犯規,我也要把你攔下來!
 
李秋弘想罷,立時把身子壓低,雙手張開,然後貼近胡衛東,不讓對方突破或是投籃,卻見眼前一花,胡衛東已往左側突破過去。
 
被胡衛東一激,李秋弘按耐不住,盡力張開身體緊貼胡衛東,誓要成功阻擋他一次進攻!
 
胡衛東見李秋弘防守賣力,嘴角微微向上牽動。
 
他突破至中路後原地來轉身,李秋弘正要卡住他轉身路線的時候,胡衛東卻驀地把重心拉回正面繼續突破!
 
李秋弘這下已經失了一個身位,本已追趕不及,可是受了胡衛東的挑釁之後理智盡失,即使失了一個身位也繼續盡力緊逼過去,不讓胡衛東直接跳投得分。
 
但他這樣的表現正正便是胡衛東所希望的,只見胡衛東沒有直接跳投,待李秋弘貼過來的時候才故意用肩膀一撞李秋弘,乘著反撞力躍起。
 
只聽哨聲響起,胡衛東手中籃球投出,命中!
 


「主隊8號撞人犯規,二加一罰球。」
 
廣東 76 :76 江蘇!!

 


比賽剩下不足3分鐘之際,胡衛東靠著連續三個2加1,把比分追平!
 
場館内幾近鴉雀無聲,除了零星為求影響胡衛東罰球而作出的喝倒彩外,眾人皆為胡衛東神奇的表現而震驚。
 
那不屑的青年,眉頭幾乎皺成一條直線,雙眼一直沒有離開過胡衛東的身影。
 

那開賽前安慰李秋弘的女子則坐在離廣東隊不遠的觀衆席上,她手上拿著一本筆記本,正記下什麽。
 
而徐宇則是淡然一笑,沒有絲毫的反應。
 

「秋弘,別再犯規了!注意他的三分,兩分就讓他投吧!避免被打三分。」
 

陳楠雄的提醒李秋弘雖然聽得刺耳,但對方說的也是事實,只能點頭答應。
 

廣東隊好歹也是四強的隊伍,雖然經歷過如同暴風雨一般的2分鐘,但之後的時間,廣東隊沒有散亂,把攻勢集中在劉伯仁身上,而江蘇隊則依然集中由胡衛東搶分。
 
經過陳楠雄的提醒後,李秋弘再也不敢胡亂攔截胡衛東,雖然再沒有被打3分,但對方也是在他的嚴密防守下連續投進兩球中距離投籃。
 

最後的一分鐘,兩隊以80 :80平手。
 

「最後一分鐘,誰進了此球,哪一隊就拿下了比賽。」
 

無論是觀眾、還是雙方的教練、還是場中的球員,心中都想到了這一句話。
 
廣東隊的攻勢。
 
由於之前的時間攻勢一直集中在劉伯仁身上,這一球,江蘇隊特地加強了防守,陳楠雄根本找不到空位傳球給內線的劉伯仁。
 
時間一秒一秒地飛快度過。
 
眼看30秒進攻時限馬上便至,陳楠雄和劉伯仁心中越是焦急。
 
「嘖!怎麼辦?」
 
此時,陳楠雄卻瞥見了另一側的李秋弘。
 
二人目光相接,有默契地點了點頭。
 
再望向劉伯仁,他與劉伯仁合作已久,一個眼神,已知對方的想法。


 
陳楠雄舉手,握拳!
 


進攻時間,尚有5秒!
 

李秋弘從左側三分線沿著底線往右側疾奔。
 

「又是那個戰術嗎?」胡衛東心道。
 

果然,前方的陳創作出擋拆,胡衛東身子一側,輕鬆避過。
 

4秒!
 

但胡衛東并沒有放鬆,因為他知道廣東隊的擋拆還有第二重 –
 
劉伯仁!
 
面對劉伯仁的擋拆,胡衛東重施故技,去到劉伯仁身前立即變向,從劉伯仁另一邊的肩膀繞過去。
 

就在此時,胡衛東一愣,只因本該出現在他面前的李秋弘卻不在眼前!!
 

胡衛東愕然回頭,原來李秋弘佯作繞過劉伯仁,卻是立時折返跑,重新向內線跑去!
 

3秒!
 


「好小子!」
 

李秋弘順手拈來,把之前胡衛東的招式換個形式用在自己的身上!
 

「好!」
 

陳楠雄心裡默喊一聲, 眼見胡衛東已被李秋弘擺脫,手中籃球馬上傳出。李秋弘接球後想也不想,立即往前踏一步躍起上籃!
 

「好球!!」
 

觀眾們眼看李秋弘跑位如此漂亮,禁不住大聲喝彩,徐宇更是瞪大了雙眼,激動得站了起來!
 

李秋弘的潛質,還在他的意料之外!
 

2秒!
 

李秋弘高高躍起,眼前有一人跳起防守自己,正是前來補防的龔斌!
 
龔斌右手高擧前探,左掌橫伸,把李秋弘的上籃路線封了大半。李秋弘一咬牙,正要硬上之際,忽然聼得身旁有人喊道:「秋弘!」
 
李秋弘眼角一瞥,說話之人正是擋拆後入楔的劉伯仁!
 

1秒
 

李、劉二人目光相接,李秋弘心道:
 

「傳球,還是自己上?」
 

時間不足一秒,再沒有時間讓李秋弘思考,他的本能給出了答案。
 
右手五指一拂,籃球如花式溜冰一樣優雅地從他的手上帶旋飛出。
 
但…一隻大手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身旁…
 


「嘭!!!!」
 



籃球直撞籃板,發出一聲巨響!
 
一個乾脆俐落的封蓋!
 


「是誰?」
 



李秋弘愕然回頭,大手的主人正正就是胡衛東!!!
 

「媽的!怎…怎麼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絕望的呐喊在李秋弘的心中激蕩著。
 
比分最後定格在80 :82 ,江蘇隊最後憑藉胡衛東的個人表現,以2分取勝。
 
分數看上去咬得很緊,但比賽最後5分鐘江蘇隊卻由胡衛東一人連進15分,讓球隊反敗爲勝。
 
李秋弘失魂落魄地回到更衣室,不知他在想著什麽。
 
徐宇則走到江蘇隊那邊,笑著跟胡衛東道:
 
「衛東,那8號小子怎樣?」
 
胡衛東見是徐宇,立時神采飛揚地道:「表叔,你找到了一個有趣的小子嘛。」
 
徐宇輕輕拍了拍胡衛東的肩膀,笑而不語。
 
有人說,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那,是以前的自己,現在的自己,還是未來的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