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楠雄眼中的李秋弘幻化成兩道人影,他只覺眼前一花,李秋弘已如離弦之箭在身邊擦過,待他反應過來之際,已被對方擺脫!
 
「嘿!」
 
李秋弘左腳用力一蹬,一陣塵埃隨腳而起。他高高躍起,半空中高舉持球的右手,然後用力把球扣進籃筐,發出「哐啷」一聲震天巨響。
 
「秋弘,你這樣扣,把籃筐扣爛了怎麼辦?」被對方擺脫,陳楠雄絲毫沒有介意,臉上反而掛上一副欣慰的表情。李秋弘扣籃之後,更是揶揄對方。
 
李秋弘下地之後,籃筐尚自搖晃。他興奮地看著陳楠雄,道:「雄哥!我終於可以在你的防守下突破得分了!」
 


即便天色已黑,球場上燈光昏暗,但陳楠雄依然能夠看出李秋弘眼中透露出來的喜悅和求勝火焰。他嘻嘻一笑,道:「對啊,現在單對單我已經防不住你了。可是你對著逸朗,可沒那麼容易哦!」
 
陳楠雄這話並不是說辰逸朗防守比自己要好,但他與李秋弘畢竟身高相距過大,後者單打他也占了不少優勢。
 
要是這話是出自其他隊友的口,李秋弘必定不悅,但陳楠雄對他來說就似一大哥哥般,二人關係甚是親近,李秋弘便覺得對方說得有理。他點點頭,道:「我明天再挑戰下他。」
 
陳楠雄哈哈大笑道:「即便你過了逸朗,別忘了禁區裏面還有一個伯仁啊!」
 
提起劉伯仁,李秋弘立時不悅,道:「早晚有一天我會成功在他頭上扣籃。」
 


陳楠雄笑道:「好了好了,別說這些了。反正現在單對單我都防不住你了,現在練習一下跳投吧。」
 
隊內訓練早已完結,二人吃過晚飯後又走到體委附近的室外籃球場練習一對一,現在則是練習折返跑接球投籃。
 
「刷!」
 
「刷!」
 
「刷!」
 


一邊傳球,一邊看著李秋弘精准的投籃,陳楠雄心道:「從香港過來只過了短短兩個多月,卻已脫胎換骨了。要是放在以前,他絕對沒有力氣維持這種命中率。
尤其是這兩個星期,可真謂進步神速。」
 
與江蘇隊一戰過後已是兩個禮拜。自與胡衛東交手之後,李秋弘除了更勤奮訓練之外,更把從胡衛東所使用過的那招跑擋拆技術融入徐宇替他安排的戰術之中。使得他在這兩個星期內,各項技術均大有長進。
 
單對單的情況下,他雖然依然不能完勝辰逸朗,但只要是跑擋拆,辰逸朗對李秋弘擋拆時的假動作完全束手無策。
 
縱然李秋弘已接受自己的戰術身份,但他依然會不時挑戰劉伯仁的內線,雖然他依然未曾成功過,但屢戰屢敗,屢敗,還在屢戰。
 
「伯仁……」陳楠雄想起劉伯仁,心道:「好久沒有看到他在練習的時候如此認真了,相信他也開始認同秋弘那驚人的天賦了吧?」
 
「哎喲!」
 
一聲呼叫,把陳楠雄從思緒之中拉回現實。原來李秋弘與預定的位置尚有數步之遙時,陳楠雄手中的球已經傳出。
 


李秋弘向前一撲,把右手向前伸盡才勉強接住籃球。李秋弘有心一試自己手感,於是順著前沖的勢頭,身子半轉躍起,待面對籃筐之後才把球投出去。
 
李秋弘這下投籃難度極高,籃球在半空划出一道流星後,碰上了籃筐的邊沿,「鐺」的一聲彈了出去。
 
陳楠雄笑道:「前幾天教練拿來了最近公牛隊的比賽,喬丹有一球跟你剛剛的動作一模一樣,但他卻投進了。」
 
本來李秋弘在回想適才自己的投籃動作,檢討自己剛剛應如何調整姿勢。一聽陳楠雄這話,立時叫冤道:
 
「怎能比較……先不說美國人比咱們厲害得多……Jordan是NBA裏面耀眼的新星!天才中的天才!他才是第三年打NBA,已經在季後賽……」
 
在國内看NBA只能偶爾在深夜時段觀看轉播,香港資訊比國内遠遠發達,李秋弘說起NBA立即如數家珍,滔滔不絕。陳楠雄反而搭不上嘴,只能微笑聽著。
 
說著說著,李秋弘見陳楠雄忽然臉色一變,望向他身後。李秋弘回頭望去,但聽腳步聲響,一道人影沒入黑暗之中。
 
正自疑惑間,陳楠雄卻如箭一般向著球場外跑去!


 
「雄哥?」李秋弘一驚,連忙急步追上。他來了廣州兩個多月,雖然沒有遇到過什麽事情。但自小在香港生活的他,每每聽到這個只一河之隔的地方,評價均甚是負面。
 
大陸危險之極,這想法根深蒂固。
 
但見陳楠雄停在球場外的人行道,目光瞧著遠方。
 
順著陳楠雄目光望去,李秋弘只看到一道紅光隱沒在黑暗之中,似是電單車的後尾燈。
 
「雄哥?怎…怎麽回事?」
 
「啊,沒事。」陳楠雄的臉上忽然露出一個複雜的神情:

「好像……不,我剛剛認錯人了。」
 


李秋弘看了看陳楠雄,又看了看剛才紅光傳來的方向。
 
電單車早已遠去。
 
他心中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安。
 
-------------------------------------------------------------------------------------------
 
翌日晚,李秋弘踏著單車獨自向著球場馳去。
 
經過了昨晚的事情,李秋弘暗道自己終究不熟悉大陸,一切還該小心為上。
 
今日沒有陳楠雄的陪同,他不但沒有帶上他的隨身聽,身上的錢更是沒有帶上多少。
 
當單車去到球場外之際,李秋弘聽到球場內傳出激烈的爭吵聲。


 
「這球場平日極少人來,怎會有人在此爭吵?」
 
李秋弘眉頭一皺,但覺那聲音顯是女子,但說話語氣粗鄙不堪,聲線雖高,但略顯粗曠。他越聽越是耳熟,稍一思索,便認得聲音的主人來。
 
「操!大色狼!別想過來騷擾我家小妮!」蕭景琳幾是扯破了喉嚨的怒吼。
 
但聽一把男聲說道:「你這男人婆別在礙手礙腳!我約這美女出去玩干你什麽事了!?」他話音一轉,語帶輕佻地道:「美女,別管這男人婆了,待會我帶你去兜兜風吧,我有一輛新的摩托車……」
 
男子話音剛落,身邊同時響起幾把男子笑聲。
 
「對啊!美女,跟我濤哥去兜風吧!保證你有一個難忘的經歷哦!」
 
「濤哥,不用跟這男人婆客氣了!」
 
蕭景琳高聲喝道:「你們別過來!別過來!」
 
李秋弘聽得情況危急,立即下了單車跑進球場,高聲喊道:「住手!」
 
只見一名身高與李秋弘不相伯仲的男子一臉痞氣地站在王珂妮與蕭景琳面前,身後站著五名身材中等的男子。王珂妮一臉驚慌地後退,嚇得花容失色,而蕭景琳則張開雙手站在她的前面,但她雙腿微顫,顯是害怕至極。
 
眾人聽到李秋弘呼喝,同時向他望來。李秋弘奔至王珂妮身邊,二女如見救星,喜出望外。
 
「柯妮!」李秋弘擋在雙姝身前,盯視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年齡莫約十八歲,身高比他略高,體型亦是相若。男子一臉痞氣,眉尖額窄,雙眼細長,顴骨突出,長得極是難看。
 
李秋弘瞥向男子身後眾人,只見那些人身材不高,神色兇悍地望著自己。李秋弘雖然有點害怕,但此時也只能硬著頭皮撐上了。
 
為首的男子打量了一下李秋弘,不屑地道:「哪裡來的混小子,給老子滾開!」言罷忽然嘴角一牽,側著眼看著王柯妮道:「原來叫珂妮嗎?呵呵,好聽,真好聽。」
 
李秋弘認得這把聲音就是那些人口中的「濤哥」,他見這人模樣猥瑣,又是出言不遜,正要出言呵斥之際,忽然心道:「這些人不知是什麽來頭,萬一是黑社會,跟他們硬碰豈不是自找苦吃?」他心中雖是這樣想,但此刻總不能臨陣退縮,於是一言不發,冷哼一聲回應。
 
「混小子,聽到沒有,快點滾吧!」
 
「做架梁也不秤秤自己的斤兩,快滾!不然我打死你!」
 
「濤哥」身後眾人各自高聲叫駡,一來李秋弘並非口齒伶俐之人,二來此刻確實情況處於下風,李秋弘雖然滿腔怒火,但也不得不忍著。
 
「濤哥」舉手,眾人不再說話。
 
他收起那充滿痞氣的表情,仔細地上下打量李秋弘,隔了半響才道:「嘖嘖……難怪我覺得那麼眼熟,原來你是今年加入廣東隊的新人。」
 
李秋弘眉頭一牽,奇道:「你認得我?」
 
「呸!」男子吐了一口口水,謔笑道:「自然認得,就是兩個星期前被胡衛東打得落花流水那新人嘛!」
 
提及此事,李秋弘勃然大怒,但見男子指著自己,道:「記住了!我叫郭濤,我也曾經是廣東青年隊的隊員!」
 
一聽此話,李秋弘立時憶起昨日陳楠雄的異樣,他打量著郭濤,心道:
 
「曾經青年隊隊員?難道雄哥昨夜看到的就是他?」
 
郭濤見對方默不作聲,以為他怕了自己,冷笑道:「臭小子,要是怕的話就不要逞英雄……」他指了指身後的同黨,道:「只要我說一聲,我敢保證你以後都不用走路了!」
 
李秋弘默然不語,郭濤更是得意,朗聲大笑。
 
郭濤一邊大笑,目光一直在王柯妮身上游走。王柯妮心中害怕,不自禁地輕輕拉了拉李秋弘的衣袖。
 
李秋弘心中又驚又怒,迎著郭濤眾人的嘲笑聲,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氣,使得自己鎮定下來。隔了半響,待笑聲稍止,李秋弘才道:
 
「對,要是打架,我或許不夠你打,更是不夠你人多勢眾。」說到這裏,李秋弘話音一轉,指著地上的籃球一字一字地道:
 
「但若是打籃球,你肯定不是我對手。」
 
李秋弘說完此句,眾人足足愣了一秒,郭濤的手下才反應過來,撕聲大罵。而郭濤本人的臉色更是烏雲密布,咬牙切齒地道:「你敢再說一遍?」
 
王、蕭二人見對方凶神惡煞,更是害怕,王柯妮輕輕拉扯李秋弘的衣袖。但李秋弘竟似是把恐懼完全抛到腦後,雙目一眨不眨地看著郭濤道:
 
「你連留在青年隊的資格也沒有,你不會是我的對手。」
 
這話似是觸動了郭濤的神經,他本已醜陋的臉容更是猙獰。
 
「臭小子!」身後一名男子怒喝,掄起拳頭向著李秋弘沖來。
 
郭濤伸手一搭,止住男子的去勢。
 
他兇狠的眼神依然盯著李秋弘,似是恨不得把對方千刀萬剮。
 
「臭小子……」
 
郭濤咬牙切齒地指著地上的籃球。
 
 
「單挑!」
 
--------------------------------------------------------------------------------------------------
 
眾人散開,把半場空了出來。王柯妮與蕭景琳神色擔憂地站在球場的右側,而郭濤的手下們則胸有成竹地站在左側。
 
郭濤恢復他那標誌性的無恥坯子臉,在三分線外準備開球。
 
李秋弘張開雙手,身子微蹲,雙目眨也不眨地看著對方。
 
看著李秋弘的姿勢,郭濤冷哼一聲,正要開始之際,他忽然瞥見李秋弘腳上的球鞋。郭濤心念一動,笑著道:「哦!加個賭注。我贏了,你的鞋子歸我!」
 
李秋弘腳穿的籃球鞋,是去年推出的Air Jordan。這球鞋價值不菲至極,在香港亦算甚是難得,更遑論是大陸了。李秋弘渾身一震,怒道:「你說什麽?」
 
「賭注啊!我贏了,這美女和你的球鞋歸我。我輸了,就讓你能夠安全離開這裏吧,哈哈。」
 
李秋弘勃然大怒,正要反唇相譏之際,郭濤又道:
 
「放心吧,我干完美女之後,始終會還給你的,不過你的鞋子我就不會還了!」
 
郭濤這話剛剛說完,李秋弘還沒來得及動怒,卻見對方趁著自己不備,大步流星地向著自己左側突破過去!
 
「卑鄙!」
 
郭濤剛才說的話,目的只為擾亂李秋弘心神,果不其然,待他過了半個身位,李秋弘才反應過來。
 
但經過這兩個月的刻苦訓練,此時李秋弘無論反應、速度均比之前優勝得多,這一下雖然失了先機,但李秋弘防守步向後一撤,竟從後追上,不至於被郭濤擺脫。
 
李秋弘緊貼郭濤,二人瞬間已經由三分線去到禁區之内。此時,李秋弘忽覺胸前一痛,幾是透不過氣來!原來郭濤暗地裏左手一揮,利用左肘撞中了李秋弘的胸口的氣門!
 
李秋弘一時間換不過氣,速度登時慢了下來。郭濤乘機在禁區內跳投,輕鬆得分。
 
「還有兩分。」
 
賽前二人協議這場單挑以三分作結,所以每一分均十分重要。李秋弘想不到對方無恥到利用超技術得分。心中雖然怒極,但礙於對方人多勢眾,也不敢貿然出言斥責。
 
郭濤開球,以一模一樣的方式突破。
 
李秋弘這次學了個乖,沒有貼身防守,他與郭濤保持著一步的距離,一來能夠防備郭濤的肘擊,二來即便對方急停跳射,也可以立即沖前封蓋。
 
豈知,郭濤面對這種防守已經習以為常,他冷笑一聲,立時長驅直入向籃下疾奔。
 
「嘖!他要上籃!」
 
李秋弘知郭濤的意圖,但無奈之下只能向前逼。就在此時,李秋弘見眼前黑影一晃,原來郭濤二步上籃的同時雙手持球划圓,而左肘卻是對準著他的面門撞去!
 
李秋弘連忙止步避開,郭濤的左肘就在眼前划過,刮面生痛。但這麽一來,他避開了對方的肘擊,但卻又失了一分。
 
「嘖!」
 
「還有一分。哈哈,臭小子,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李秋弘聽到郭濤的嘲笑,心中懊惱更甚。他心想自己無論是速度或是身體對抗性比起對方都只好不差,卻對這些小動作措手無策。正心亂如麻之際,卻聽王珂妮在旁大聲道:「等等!」
 
李、郭二人同時望去,但見王柯妮奔到場中,郭濤立即嘲笑道:「呵呵,美女,你要求饒嗎?好,看在你的臉上……」
 
王柯妮不理郭濤的說話,低聲問李秋弘道:「你比起他的速度如何?」
 
李秋弘想不到王柯妮會忽然問出這麽一條毫不相干的問題,楞了半響才道:「他……不夠我快。」
 
王柯妮淡然一笑,道:「那就是了。」
 
「啊?」李秋弘聽得一頭霧水,茫然地看著對方。
 
「他就只有這麽一招,現在又不是正規比賽,沒有裁判,看上去確實難纏,但……難不過你的,是吧?」王柯妮又是甜甜一笑,言罷也就走回場邊。
 
王柯妮從頭到尾說話都極細聲,除了她自己與李秋弘外,其餘人均聽不見。郭濤見到如此,心中妒意大增,心道:「哼!剩下最後一球了。待會兒要你好看!」
 
郭濤開球,再次突破。李秋弘身體本能跟上,但腦中始終想著王柯妮的話。
 
「柯妮她的話……到底是什麽意思?」
 
忽然,李秋弘靈光一閃,王柯妮剛才的話立即串聯起來。
 
你比起他速度如何?
 
他就這麽一招......
 
看上去確實難纏,但難不過你的 ……
 
是吧?
 
「我知道了!」李秋弘茅塞頓開,心道:「雖然太冒險,但總比坐以待斃要好!」
 
就在此時,郭濤左手抵著李秋弘,已經去到罰球線後!
 
他正要故技重施,在提氣加速的同時利用左肘撞向李秋弘!
 
就在這個時候,李秋弘連忙減慢腳步,避開了郭濤的肘擊。但如此一來,郭濤一加速,立即便擺脫了他!
 
「好!來一個扣籃!」
 
郭濤見李秋弘追不上來,心中大喜。
 
但喜悅的臉容,在不足一秒之後凝結。
 
「啪!」
 
他手下一輕,籃球離手而去。
 
清脆的拍球聲從身後傳來。
 
郭濤連忙回頭,卻見李秋弘已把籃球搶到手中!
 
適才減慢速度,就是為了讓郭濤鬆懈,再從他身後搶斷!
 
李秋弘這記搶斷無論時機,還是自身的速度掌控都剛剛好,稍快一點,他還是會被對方的左肘打中,稍慢一點,郭濤就已扣籃結束比賽。
 
李秋弘嘴角微牽,眼神卻如寒冰的一般刺冷。
 
「輪到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