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館內,驚呼聲此起彼落。李秋弘雙腳一頓,化身成為在空中翱翔的殘影。
 
「轟隆!」
 
手中的籃球猛然轟進筐內,發出一聲巨響。
 
扣籃的聲響,下個瞬間已被觀眾的歡呼聲完全蓋過。場內的觀眾們撕破了喉嚨,把聲浪推到了高潮,頃刻間整個場館內盡是讚歎與驚訝。
 
「這人好厲害啊!!」
 


「長得那麼高速度卻那麼快,而且跳得非常高!!」
 
「他剛剛連續投進了三個三分球,看來不止是身體素質好,連投籃技術也不錯呢!」
 
「他看上去還很年輕啊,會不會是青年隊的隊員?」
 
「青年隊……啊!我認得他們了!他們三個都是青年隊的隊員!」
 
萬千讚歎聲下,卻有一人力排衆議,暴跳如雷地指責場中的球員。
 



「傳球啊!!!!獨狼!!!!!!!!!!」
 

說話者是一名充滿陽光氣息的女子,正是蕭景琳。
 
兩個星期彈指而至,李秋弘、蕭景揚、上官晃等三人按徐宇指示參加了這個三打三杯賽。
 
杯賽是不限年齡的公開比賽,把十六支隊伍分成四個小組進行單循環比賽,小組首名晉級參加淘汰賽。李秋弘等人貴為省內青年隊的成員,等閒人怎會是他們的對手?於是現在進行的小組賽,成為了李秋弘的個人表現。
 


現在正是小組賽的最後一場賽事,李秋弘一隊以50 :9遙遙領先。
 
蕭景琳在旁既是大聲咆吼,又是跺腳戟指怒駡,身邊的人儘是投以奇怪的目光。王珂妮見狀,不好意思地輕輕拉扯前者的衣袖,低聲道:「景琳,別那麼大聲,你看多失禮。」
 
「那條獨狼在欺負景揚啊!!!!!」蕭景琳不理他人目光,跺腳大叫。
 
王珂妮歎了口氣,暗道也難怪蕭景琳惱火。
 
三場的小組賽,李秋弘幾乎沒有傳過球給蕭景揚和上官晃,每次接到兩者的傳球均是自己單打,毫無團隊組織可言。幸虧上官晃向來習慣做藍領工作,蕭景揚生性乖巧,單兵進攻能力又是不強,所以二人才沒有怨言。
 
但蕭景琳在旁看到,自是覺得李秋弘欺負她弟弟了。
 
說時遲,那時快。蕭景琳尚自惱火,球場上的蕭景揚看準對方運球路線,「啪」的一聲把籃球搶到手上!
 



「球!」
 

李秋弘立時奔到三分線外揮手要球。
 
「別給他媽的獨狼啊!!!!!」蕭景琳幾是用盡全力的大叫。
 
蕭景揚運球出三分線的同時目光望向李秋弘,防守者見他運球的右手微微抬起,以為他又再傳球,連忙邁前一步阻擋蕭景揚的傳球。
 

「啪!」
 
「!!!」
 



豈知,這只是蕭景揚的假動作!
 
防守者邁步的一瞬間,他已經提速突破!直接從中路殺進禁區!
 

「漂亮啊!景揚!!!」

 
誰知道,蕭景揚的突破雖是意想不到,但對方的內線球員卻及時補防。
 
蕭景揚向來單兵作戰力量不強,面對干擾,這球竟是沒能打進!
 

「哎喲!」



 
蕭景琳微微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一道人影已大鵬展翅地躍至半空,把彈框而出的籃球穩穩接著,然後……
 

「轟隆!」

 
觀眾再次響起歡呼。
 
補扣成功的李秋弘落地後回頭看了看蕭景揚。後者正要走上前讚歎前者的補扣,卻被對方寒冷的目光止住了腳步。
 

「嘖。」

 


李秋弘回過頭去,沒有理睬蕭景揚。
 
比賽過後,李秋弘參加四強的抽籤。
 
「李秋弘隊……1號!」
 
李秋弘取得了籤回到自己隊伍中後,他一直均木無表情,只因參與這杯賽實非他所願。
 
他寧願自己在球場揮灑汗水練習投籃,也不願參與這低水準的比賽,更何況與他向來瞧不起的蕭景揚同隊。
 
此時,主持人的聲音響起:
 
「伍灝鵬隊,4號!」
 
「伍灝鵬?!」上官晃驚呼一聲,李秋弘與蕭景揚同時望向他,但見他的神情忽然繃緊起來,他一向脾氣不錯,但此刻竟是滿臉怒容。
 
李秋弘不明就裡,瞧向陳楠雄,但見對方皺著眉頭,神情複雜。
 
他心道:「伍灝鵬隊?何方神聖?」轉頭望去,登時臉色大變。
 
拿籤的人不是別人,正正便是郭濤!
 
郭濤拿著籤,走到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黑湊的青年身旁。那青年側過頭來看著李秋弘等人,不屑地笑道:「真可惜,還沒去到決賽就要把你踢出局了。」
 
一聽這聲音,李秋弘立時醒悟這就是當夜用球砸了自己的「鵬哥」!
 
李秋弘打量著伍灝鵬,只見對方挑釁地盯著自己,右手向著自己的雙腳。
 
李秋弘順著伍灝鵬手指望去,心臟條地似被捏了一捏,怒火立時湧起,差點便想沖前狠狠揍他一頓!
 
只因他腳上的鞋子,正正便是本屬於他的Air Jordan I!!!
 
「果然……是你們!」李秋弘咬牙切齒地道。
 
伍灝鵬嘴角一牽,一邊轉身離去,一邊道:
 

「那又怎樣?過了今天,你不但輸了你的鞋子,更輸了你的人生。」
 

------------------------------------------------------------------------------------------------
 
小組賽另外一支四強率先開賽,兩隊實力平平無奇,換句話說,李秋弘與伍灝鵬一方的勝利者,幾是鐵定這個杯賽的冠軍。
 
哨聲響起,結束了比賽,亦代表李、伍二隊的比賽準備開始。
 
李秋弘三人率先進場,他面如寒霜,教人看得害怕。不但是他,連上官晃也是怒容滿臉,一聲不吭。
 
在旁的蕭景琳與王珂妮看在眼裏,細心的王珂妮早就留意到伍灝鵬腳上的鞋子,聰明如她也猜得個大概。她心中湧起一陣不安,輕輕握住了蕭景琳的雙手。而蕭景琳也感到氣氛不妥,也不敢在胡言亂語。
 
眾人之中,唯獨蕭景揚不知發生何事,他望了望李秋弘二人,又望了望陳楠雄,有點不知所措。
 
賽前擲硬幣決定先攻方為李秋弘隊,此時,伍灝鵬一隊三人亦走進場中,站在禁區內等待開球。
 
伍灝鵬一隊除了他與郭濤之外,還有一個叫作劉海的漢子。
 
伍灝鵬走到李秋弘的身前,李秋弘側過臉去裝作沒有看到對方,伍灝鵬自言自語地道:「這雙鞋子穿得真舒服。」
 
李秋弘腦袋「嗡」的一聲,他雖當作沒有聽到,但拳頭已是不自禁地握得緊緊。
 
裁判見雙方進場,立時鳴哨。
 
比賽,正式開始!
 
「球!」
 
甫一開賽,蕭景揚立時把籃球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李秋弘。
 
李秋弘雙目精光四射,蘊藏在內的怒火點燃他身體內每一寸肌肉、每一滴血液。
 
他雙目之中只有一人、一物。
 
人是伍灝鵬。
 
物是籃筐。
 
他體內的火焰,連防守著他的伍灝鵬也能感受得到。但他絲毫不畏懼對方的怒火,展現一個招牌式的不屑笑容,低聲道:「你的比賽我有看,被胡衛東打爆的感覺如何?」
 
李秋弘深深吸了口氣,沒有理睬對方的揶揄。
 
他要以行動作出回應。
 
身影一晃,李秋弘迅速做了一個假動作,積存在左腳的力量條地發放,大步一邁,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右側突破!
 
今時今日的他,這一招即便是辰逸朗亦未必能跟得上。
 
但……
 
「!!!」
 
本擬一步擺脫對方的李秋弘,卻發現伍灝鵬仍在自己的前面,二人的距離竟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經過一年,他還是如此。」場邊的陳楠雄喃喃自語,語聲雖低,但王珂妮卻聽在耳裏。
 
她握握蕭景琳的手,心道:「果然……是他。」
 
「秋弘突破被封,按他的打法,立即便會急停跳投。」陳楠雄心道:
 
「他跳得高,投籃又準,這一招雖然難防,但……」
 
果不其然,李秋弘一如陳楠雄所料,見伍灝鵬擋住了自己的突破路線,立時便躍起跳投。
 
豈知,他人才剛剛躍起,雙手卻是一輕。
 
驚愕的神情出現在冷酷的臉上。
 
只因他手中的籃球已被伍灝鵬一手拍掉!
 
今日李秋弘在場中呼風喚雨,哪有人能夠這樣拍掉他手中籃球?觀眾們見識過李秋弘的實力,均不敢伍灝鵬竟如此輕鬆地防住了對方。
 
但驚訝的事情,接踵而來。
 
輪到伍灝鵬的攻勢,他居然與李秋弘一樣,作了一個假動作之後往右突破!
 
李秋弘張開雙手,緊緊跟著對方。他心道:「這傢伙速度不快,能追上!」
 
此時,伍灝鵬前腳忽然一頓,李秋弘見狀,心道:「投籃?」他正要踏前一步之際,卻發現對方再次提速突破!
 

「!!??」
 

李秋弘重心在前,頃刻間回不過身,伍灝鵬便擺脫對方而去!
 
「嘿!!」
 
內線的上官晃見李秋弘被擺脫,立時上前補防。
 
伍灝鵬牽嘴一笑,運球的右手往後腰一繞,籃球從他的腰後傳給了空手切入的郭濤,後者穩穩投進!
 

0 :2
 

「這傢伙……」陳楠雄眉頭一皺,自言自語地道:「還是如此。」
 
「雄哥……」王珂妮一臉的不安,輕聲問道:「這個伍灝鵬……就是去年的那人?」
 
陳楠雄對著王珂妮點點頭,道:「對啊…..就是那人。」
 
「就是那個輔助著伯仁,一直殺到四強的那人啊。」
 
伍灝鵬一個搶斷、一個助攻先聲奪人,李秋弘怒火中燒,立時便要單打回敬。
 
但當他想要突破之際,卻發現伍灝鵬的防守姿勢幾是毫無破綻。對方身高比自己略高,此刻張開雙臂擋在眼前,便似前方有一張疏而不漏的蛛網,無論自己如何突破,也難以逃離對方的五指山。
 
李秋弘一咬牙,毅然向右側突破。
 
就在此時……
 

「啪!」
 

手中的籃球再次被伍灝鵬的長手拍走!
 
「嘖!!!!!」
 
此刻,李秋弘忽然想起那個曾經讓他吃盡苦頭的人。
 
「伍灝鵬的外線防守,在國內大大有名,更重要的是……」
 
「啪!」
 
郭濤的一個擋拆,把李秋弘擋在身後,蕭景揚只能硬著頭皮防守比自己高上許多的伍灝鵬。但見伍灝鵬面對蕭景揚,不慌不忙地右手一揮……
 
「他是一名組織型前鋒。組織能力比我還要強。」
 
「啪!」
 
籃球彈地傳給了劉海,輕鬆得分。
 
陳楠雄等三人看著李秋弘進攻端被防得死死,而伍灝鵬也利用郭濤對著蕭景揚的身高優勢,多次助攻郭濤得分。短短的四分來鐘,伍灝鵬隊已連得十分,相反,李秋弘隊卻仍是一分未得。
 
陳楠雄見勢色不對,立時叫了暫停。
 
「繼續這樣打下去就對了。那小子就這幾道板斧,只要把他守死,他們就沒戲唱。」
 
伍灝鵬在場邊一邊鼓勵隊友,一邊偷看著站在遠方的李秋弘等人。
 
他留意到李秋弘似是發晦氣地沖著蕭景揚說了一句什麽說話,旁邊忽然衝出來一名女子,戟指對著李秋弘怒駡,李秋弘立時反唇相譏,此刻,陳楠雄與另外一名女子把二人分開。上官晃皺著眉頭說著什麽,似是不滿李秋弘。
 
伍灝鵬嘴角一牽,心道:「內訌了嗎?」
 
暫停時間飛快過去,立即又要開球。
 
伍灝鵬走到後者身旁,道:「我真好奇,你這青年隊到底怎麼混來的啊?」
 
李秋弘聞言立時橫了伍灝鵬一眼。伍灝鵬得意至極,朗聲大笑,與此同時,哨聲再次響起。
 
蕭景揚運球在三分線外,沒有立即把球傳給李秋弘,只是向後者打了個眼色。
 
伍灝鵬看在眼裏,心道:「要用擋拆了嗎?」他剛剛想完,李秋弘已朝著上官晃疾奔。
 
伍灝鵬暗道自己果然猜得沒錯,他既心裡有數,待奔至上官晃身前,側身一邁,輕鬆破解了上官晃的擋拆。
 
伍灝鵬想徹底打敗李秋弘,於是故意留了點空間讓後者接球,好讓對方單打自己時出醜。
 
豈知,二人一先一後繞過上官晃後,蕭景揚仍然沒有把手中的籃球傳給李秋弘。
 
伍灝鵬正奇怪間,忽聽「啪!」的一聲,他的身後竟傳出拍籃球的聲音!他回頭一看,卻見上官晃不知何時接到了蕭景揚的傳球,立時上籃得分!
 


2 :10
 


「好球!」
 
但聽場邊的陳楠雄喝彩聲,伍灝鵬心中已是明瞭。
 
「利用李秋弘把我拉開,然後再叫上官晃強打劉海。嘿……難怪李秋弘那小子一臉不滿。」
 
下一個攻勢本是伍灝鵬隊的進攻,但郭濤甫一開球,卻立時被蕭景揚成功搶斷!
 
搶斷之後,蕭景揚向右切入,郭濤立時緊貼過去。
 
與此同時,李秋弘又再向上官晃方向奔去!
 
「休想用同一招!」伍灝鵬故意減慢速度,使得自己站在李秋弘與上官晃的中間,進可攻退可守。
 
豈知,這次蕭景揚卻是忽然一個急停,然後把球傳給了站在三分線外的李秋弘!
 
「這次是他!」
 
伍灝鵬見識過李秋弘的投射能力,他想也不想,立時撲上前去防守對方。
 
但他前腳剛剛邁出,李秋弘手上的球卻已彈地傳給了上官晃!
 
伍灝鵬反應極快,在這種情形下,居然能夠及時回過身來,趁著上官晃上籃的時候高高躍起,立時便要從後封蓋對方!
 
但,上官晃卻只是佯作射球,他再次把球傳出,接球者正是從後殺入的蕭景揚!
 
這一次伍灝鵬再也來不及補防,蕭景揚上籃把比分追成4 :10。
 
這兩球過後,比賽開始進入拉鋸戰。伍灝鵬連續助攻郭濤得分,自己也有一球進賬。而李秋弘雖然依舊是一分未得,但上官晃與蕭景揚卻是各得4分,把比分一直維持在6分之差。
 
完半場前10秒,伍灝鵬隊以18 :12領先。
 
陳楠雄看得手心冒汗,道:「若果完半場前,能把比分縮小到4分便好了。」
 
王珂妮與蕭景琳點頭不語,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李秋弘身上,雙姝不期然地緊緊握住對方的手。
 
場中的他,沒有看到王珂妮等三人期盼的眼神。
 
此刻的他,正與蕭景揚目光相對。
 
舉手,握拳!
 
伍灝鵬看到李秋弘的臉上忽然綻放出與之前截然不同的神采,他一愣之間,卻見李秋弘又是朝著上官晃奔去!
 
「麻煩。」
 
這一招李秋弘隊用了5分鐘有多,但由於伍灝鵬不能放任李秋弘投籃,郭濤與劉海又守不住蕭景揚二人,以致比分一直膠著。
 
此時,伍灝鵬一邊從後追趕上去,一邊心道:「絕不能在完半場前讓他們拉近比分。這次即便犯規,也要阻擋上官晃。」
 
說時遲那時快,李秋弘已肩貼肩地繞過上官晃設立的擋拆!
 
伍灝鵬打算裝作緊貼李秋弘,待蕭景揚傳給上官晃後,立時回身向對方犯規。
 
他剛剛側身避開上官晃的擋拆,就在此時,他眼前一花,耳畔傳來一陣急促的球鞋與地板的摩擦聲,李秋弘竟然回身空手切入內線!
 
伍灝鵬雖然完全想不到對方有此一著,但他一來留了手,二來也虧得他反應奇快,竟能在千鈞一髮之際回過身來!
 
縱使伍灝鵬及時回防,但蕭景揚還是右手一揮,籃球如炮彈一般傳到李秋弘的手上。
 


「好球!!」
 


陳楠雄三人大叫出來,這學自胡衛東的絕招,經歷了近一個月的苦練,已經成為了李秋弘的殺手鐧!
 
場邊的陳楠雄等人,場中的蕭景揚與上官晃,眾人期盼的眼神全都聚焦李秋弘身上。
 


高高躍起,力貫右手!
 


此時,李秋弘的身前出現一道高大的人影,人影也是高舉右手,意欲把他手上的籃球封蓋下來。
 


伍灝鵬!
 


李秋弘深深吸了口氣,半空中略略調整自己的姿勢;
 
伍灝鵬深深吸了口氣,半空中盡量伸長自己的右手。
 


時空似是停頓了一般,一聲巨響之後,眾人才如夢初醒,發出浪濤一般的歡呼。
 


「咇!打手犯規,加一罰球!」
 
 
李秋弘面對伍灝鵬的防守時,他想起了胡衛東;
伍灝鵬面對李秋弘的進攻時,也想起了胡衛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