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灝鵬耳畔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叫喊聲,腦中嘈吵不堪,那些吵鬧聲似是緊箍咒一樣使他頭疼。
 
他感覺自己如置身太虛之中,身邊一片虛無,只傳來空蕩的呼喊。
 
他張開那長達201cm臂展的雙手,身子微蹲,眼前一切事物盡皆空白一片,除了眼前的對手。
 
汗水濕透了伍灝鵬身上每一寸的肌膚,他的體力已消耗到極限,但他依然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只因為面前的對手,是全國青年賽首屈一指的球員。



 
胡衛東站在三分線外緩緩運球,那雙玩昧的眸子看著疲憊的對手,他的體力也消耗得厲害,但此刻臉上卻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讓我想一想,你已經多少犯了?好像是四個,是吧?」胡衛東道。
 
伍灝鵬沒有回答,他知道只要稍一分神,眼前的對手便會要他付出沉重的代價。
 
「鵬,小心別犯規!」與龔斌在內線糾纏的劉伯仁朗聲道。
 


「對啊,這個時候千萬別犯規。」胡衛東咧嘴笑道,他話剛說完,身形一晃,在伍灝鵬眼中登時幻化出兩道人影!
 
伍灝鵬目不轉睛地盯著胡衛東,捕捉他最後突破的一刻。
 
「左邊!」
 
胡衛東起動,伍灝鵬追上。
 
二人距離縮窄,伍灝鵬留意到胡衛東運球的左手竟在自己的搶斷範圍之內!以他比常人長上幾分的手臂,說不定能一舉斷下此球!
 


伍灝鵬忽然想起他義夫的囑咐:
 

「鵬兒,就在這一場,把廣東隊推至絕望吧。」

 
義夫的話語言猶在耳,伍灝鵬心中忽然浮現出一個想法:
 

「只要一拍下去,我很大機會五犯離場,廣東隊便……」
 

他咽下一口口水,此時胡衛東已突破至罰球線前,按照他的習慣,他立即便會跳投。
 
這是一個下手的好時機!


 
正要下手之際,一把慈祥的聲音卻在伍灝鵬的腦海中響起:
 

「灝鵬,你有你的籃球夢嗎?」

 
伍灝鵬的遲疑怎能逃得過感覺敏銳的胡衛東雙眼?他雖然不知發生何事,但此刻卻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胡衛東急停,雙腿一蹲,準備跳投!
 
義夫、徐宇、胡衛東,三人的映像在伍灝鵬腦海中重疊起來,雖然只是百分之一秒的時間,但對他來說,卻如過了如像一百年般長。
 





「喝!!!!!」
 
「啪!」
 




李秋弘一臉驚愕,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
 
他剛剛從上官晃的左側通過,隨即迅速地繞過上官晃的右側。紅影一閃,他立時舉起雙手,要把飛來的籃球穩穩接著,然後上籃得分。
 
豈知,籃球剛剛來到面前之際,一隻湊黑的長手卻忽然出現,把蕭景揚的傳球截了下來!
 


「他什麽時候……???」
 
伍灝鵬這搶斷乾脆利落,把球奪到手立時運球出三分線,開展他的攻勢!
 
此時已是下半場的最後五分鐘,伍灝鵬隊雖然還是領先1分,但氣勢方面,卻是李秋弘隊占優!
 
此刻的伍灝鵬已收起平日的無賴笑臉,渾身上下充滿了戰意,無形的求勝火焰在他岩石般的湊黑皮膚中燒得旺盛。
 
李秋弘本來就是求勝心強烈之人,對手如此更是激發了他的戰意,他擺好防守姿勢,迎接對方的攻勢。
 
伍灝鵬手中的籃球落地,他連假動作也索性不做,直接往右切入突破!
 
李秋弘緊貼對方,心道:「先把這球攔下來!」
 
伍灝鵬忽然前腳一頓,後腳向側邁了一步,上身微仰,似是要拉開空位投籃!


 
這招他在上半場時施展過一次,結果騙得李秋弘躍起封蓋,他就再度提速突破。
 
李秋弘見對方故技重施,心中疑惑:「是突破?還是投籃?」
 
一刻遲疑,伍灝鵬已經躍了起來!
 
「嘖!」
 
李秋弘連忙跳起封阻,但伍灝鵬並不投籃,雙手一壓,把球傳到切入内線的劉海手中!
 
「是劉海?……不!」
 
伍灝鵬落地後往籃筐疾奔,劉海立即把球回傳給前者。李秋弘慢了一步有多,眼見怎樣追也追不上了。
 
上官晃見李秋弘已被擺脫,立即橫移一步,待伍灝鵬躍起之際,他也高舉右手躍起。


 
「嘭!!」


 
二人空中相碰,發出沉悶的一聲。伍灝鵬看上去比上官晃瘦弱得多,但這一球隨著衝力,上官晃竟被撞開!



 
「喝!!!」



 
哨聲響起的同時,伍灝鵬吐出胸腔中殘餘的氣息,右手貫注全力,把掌中的籃球向著框內扣去!




 
「轟!!!」
 


「兩分照算,加一罰球!」



 
------------------------------------------------------------------------------------
 

伍灝鵬的二加一扣籃,牽起了一陣小高潮。
 
接下來的四分鐘,伍灝鵬一反常態地主動單打。短短時間內已衝擊了籃筐三次,兩次造就上官晃的犯規,個人連得7分。
 
而郭濤與劉海也不再吝嗇犯規,每當上官晃在籃下接球,二人均輪流把他推上罰球線。上官晃罰球不佳,蕭景揚單打不強,李秋弘一隊也只能把進攻策略放在李秋弘的擋拆戰術上。
 
可是,無論李秋弘如何多重擋拆,伍灝鵬卻始終跟在他的面前。幾經辛苦,李秋弘才投入了一球三分球。
 
最後兩分鐘,李秋弘隊再次被對方拉開距離,以30 :25落後,陳楠雄逼於無奈,只能再次叫了暫停。
 


由只相差1分,現在又被拉開5分,更重要的是,上官晃與蕭景揚的弱點已被對方洞悉,隊中單打最強的李秋弘被伍灝鵬苦苦壓制。
 
眾人腦中一片淩亂,完全商量不出什麽結果出來。
 
李秋弘臉上已浮現出焦急的神情;
 
蕭景揚與上官晃似是已失去信心;
 
知道徐宇賭注的陳楠雄更是心急如焚,心道:「絕不能給伍灝鵬贏!!如果我頂替景揚下場,說不定能單打郭濤……」思量至此,他正要說話之際,蕭景琳卻忽然跑到眾人身前。
 

「還有三分鐘啊!景揚!獨狼!你們怎麼就這幅樣子!?」
 
蕭景琳漲紅著臉,跺腳大叫:
 
「比賽還沒結束,絕不能放棄!我這小女子也知道的事情,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蕭景琳的咆吼,在整個場館之中徘徊不休。
 
不但是李秋弘眾人,連旁邊的觀眾,都注目在這小小的女子身上。
 
此刻,王珂妮也走到李秋弘面前,輕聲道:「還記得那天晚上你在球場上跟我說什麽嗎?」
 

李秋弘望著王珂妮,點了點頭。
 

王珂妮俯下身來,在李秋弘耳邊低聲道:

「他的突破節奏很難纏,但至今還沒試過外投。」
 

李秋弘一愣,還沒消化王珂妮的話之際,哨聲已然響起。
 
李秋弘與王柯妮互視一眼,後者甜甜一笑,道:


「你一定能贏。」
 

若說蕭景琳的激勵是讓他混沌中在清醒過來,那王柯妮便是在清醒過後,再遞給他一杯甘美芬芳的泉水。
 
李秋弘深深吸了口氣,搭著上官晃與蕭景揚的肩膀,道:「胡衛東能夠在最後幾分鐘反勝我們。」
 


「我李秋弘也能在這三分鐘內反敗為勝。」
 


上官晃與蕭景揚同時看著李秋弘,二人似被李秋弘所感染,臉上的無奈一掃而空,露出了堅定的神色。
 
陳楠雄見眾人戰意高昂,打消了換人的念頭。
 
 
「好,我們上吧。」
 



--------------------------------------------------------------------------------------
 


李秋弘在三分圈頂運球,蕭景揚與上官晃有默契地向兩旁散開。
 
現場立即轟然響起各種驚嘆聲。
 
「想要單打?」
 
「不是吧?不是一直被防得死死的嗎?」
 
觀眾們驚訝李秋弘的決定。
 
但作為主角的伍灝鵬,卻是不敢大意。他雖燃燒著求勝的火焰,但此刻,他卻感受到李秋弘身上的火焰不比自己的低!
 

「呼!」
 

李秋弘深深吸了口氣,憶起當夜對著王柯妮所說的話。
 



「我要成為全國最優秀的球員。」
 
「我,要打敗胡衛東。」
 



胸腔內熱血翻騰,腦中卻是冷靜如水。
 
李秋弘知道對方防守厲害,以自己現有的技術,絕不足以打敗對方。
 
忽然,腦中靈光一閃,他再不猶豫,立時吐氣疾沖!
 
場邊的陳楠雄三人緊張地看著李秋弘突破,心中撲通撲通地亂跳,害怕下一刻他的球會被伍灝鵬搶斷。
 

「吱!!」
 

他們所擔心的情景並無出現。李秋弘只向前沖了一步,地板便傳來一陣急促的摩擦聲。卻見他左腳用力一蹬,整個人已退到三分線外!
 

「是伍灝鵬的招式!!!」蕭景琳大叫出來。
 

陳楠雄握緊了拳頭,興奮地叫了出來。
 

他知道,這就是為何徐宇特地把李秋弘找來的原因!
 

伍灝鵬見識過李秋弘即場學習的驚人悟性,他立時向前推進半步,確保自己既可以擾亂對方的投籃,又可防止他再度提速突破。

 
就在此時,李秋弘再運球向側邁一步。
 

「!?」
 

伍灝鵬正覺奇怪,當他跟著李秋弘橫移之際,卻見後者忽然提速突破!
 

「啪!!!」
 

伍灝鵬才剛向後側邁步,赫然發現一個人影站在身旁,把自己的防守路線擋個正著!
 
上官晃!
 
「嘖!」
 
原來所謂持球單打、學習自己的招式,這全部只是鋪墊!
 
李秋弘為的,就是等上官晃走到伍灝鵬的盲點設立擋拆!
 
瞬間,李秋弘已突破至內線,面對著實力與自己大有距離的劉海,立時突破上籃得分!
 


30 :27
 


輪到伍灝鵬的攻勢,他開球後立時便要單打李秋弘。
 
伍灝鵬雙手持球,雙腿微微一蹲,竟是不作任何假動作,直接投籃!
 
李秋弘見狀,連忙舉手。
 
就在他舉手一刻,伍灝鵬卻是立即俯身往右路突破,上籃得分。

 
32 :27
 

雖然被對方攻進一球,但李秋弘卻是沒有絲毫氣餒。反而,王珂妮的話卻在他腦中再次響起。
 

「他從來沒有試過外投。」
 


「難道……」李秋弘腦海中似是想起了什麽,卻又不確定。他搖了搖頭,屏息雜念,他與上一球一樣,在三分圈頂接球後,上官晃與蕭景揚分散兩旁,空出中間的位置出來讓他單打。
 
李秋弘故技重施,只突破一步便向後躍開。
 
「嗤!怎會讓你再得手?」
 
伍灝鵬這次只向前側輕輕邁了一小步,以便隨時繞過擋拆追趕對方,但此次,李秋弘卻忽然笑了。
 

「你中計了。」
 

就是這小半步的距離,李秋弘果斷地在三分線外躍起投籃!
 

「!?」
 

伍灝鵬見李秋弘起手,立時暗叫不好,但爲時已晚,他回頭之際,籃球已擦框而進!

 
32 :30
 

時間,只剩下最後40秒。
 
「一定要守住!一定要守住!」不但是蕭景琳和陳楠雄,連一向溫文的王柯妮,還有在場支持李秋弘的觀衆,均不自禁地叫喊出來。
 
籃球再次落到伍灝鵬手上,郭濤與劉海立時散開兩旁。到了最後的時刻,他們都選擇相信己方皇牌的個人能力。
 

38秒
 

李秋弘一邊防守,一邊仔細留意對方的運球動作。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身子竟自動自覺地模仿伍灝鵬的防守姿勢!這一下自然擺出來的動作,竟與伍灝鵬有七八分相似!
 
伍灝鵬雙目一瞪,心中驚訝莫名。
 

36秒
 

但此刻,李秋弘的腦中,卻響起王柯妮的話:
 

「他至今還沒試過外投。」
 
「難道說,他外投不佳,所以才沒有試過投籃?」李秋弘思念急轉,就在此時,伍灝鵬已向著左側提速突破!
 

35秒
 

「要是這只是他故意所為,那怎麽辦?」李秋弘一邊急退,一邊心想。但現實不容許他再作細想,頃刻間,伍灝鵬已突破至中距離地帶,他前腳一頓向后側輕輕一躍,又再施展他的急停突破。
 

34秒
 

「若是向前,他便會趁機再次提速突破。但若非若此,他大可以直接投籃……」李秋弘心中正自掙扎,卻發現自己與對方已有一個多身位的距離。
 
「就賭上了!」李秋弘把心一橫,沒有跟上去。
 

33秒
 

伍灝鵬見對方沒有跟上,臉色一變。
 
王柯妮看得沒錯,李秋弘更是猜得不錯。伍灝鵬的突破雖然厲害,傳球雖然獨到,防守雖然嚴密。但他確實沒有穩定的中遠距離投籃技術。在現在的關鍵時刻,他更是不敢亂投!
 

32秒
 

逼于無奈,伍灝鵬只能選擇硬著頭皮再度突破!

 
31秒
 

李秋弘以胸膛緊貼著對方,不讓伍灝鵬輕易前進。忽然,他感到對方速度驟減,心道:「又來急停?」
 
就在此時,伍灝鵬整個人向後一轉,以一個漂亮的後轉身運球變向,一下子便擺脫了李秋弘!!
 

30秒
 

伍灝鵬向前衝刺,眼前的對手,就只有前來補防的上官晃!!
 

28秒
 

伍灝鵬沉喝一聲,以左邊身子壓著上官晃,然後躍起上籃。
 

27秒
 

眼看自己手上的籃球緩緩升起,伍灝鵬心道:「贏了!!」
 
驀地裏,他的身旁出現突然一道黑影。
 
伍灝鵬一愣,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剛剛出手的籃球已被黑影的主人一手拍走!
 
是從後趕上的李秋弘!
 
時間只剩下最後的20秒!
 

17秒
 
李秋弘突破!他故技重施,前腳一頓,向後輕輕一躍拉開距離!
 
伍灝鵬不愧是防守高手,立時跟上半步,守得毫無破綻!

 
15秒
 

李秋弘眼中綻放出神采,他俯身一沖,再度提速突破。但他速度只比伍灝鵬略快,後者立即跟上,李秋弘仍然沒能擺脫對方!
 

13秒
 

李秋弘再度急停,但這次有別以往,他雙手持球,微微蹲下,似是要立即投籃!
 
伍灝鵬斷定對方投籃,立時高高躍起,豈知……
 
李秋弘卻沒有立時跳起!
 
半空中,伍灝鵬與李秋弘目光相接。
 

12秒
 

李秋弘利用肩膀輕輕一撞伍灝鵬,然後順著來勢向後躍起!
 
五指輕柔一撥,籃球帶著後旋離開他的手掌!
 

11秒
 
在場的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尤其是王柯妮和陳楠雄。
 
只因李秋弘剛剛整個系列的動作,是糅合了胡衛東與伍灝鵬二人的技術,在這緊張的時刻,變成了自己的殺著!!
 

11秒
 

哨聲響起。
 
籃筐内激蕩起一陣漂亮的白色浪花。
 


-----------------------------------------------------------------------------------------
 
三日後,廣東隊眾人,除了劉伯仁和陳楠雄外,均以一個不能置信的神色看著徐宇。
 
這全因為徐宇身旁的一人。
 
那人把鞋子往地上一扔,對著怒容滿臉的李秋弘道:
 

「鞋子還你,以後多多指教。」
 

眾人目光望向徐宇。
 

徐宇淡然一笑,道:「好了,開始訓練吧。」
 
 
伍灝鵬嘴角一牽,
李秋弘臉色一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