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席上的胡衛東輕輕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鏡,燃燒在雙眸中的火焰,似是隔著鏡片噴出來。
 
他的目光,只盯著場中的一人不放。
 
「小悠!!!球!!!」
 
與穆峒一個肩貼肩的無球擋拆,姚靖豐與防守球員已經相隔一個多身位。
 
游笑悠橫手一傳,籃球彈地傳給姚靖豐手上。後者躍起投籃,籃球划過場館内的天花,「刷」的一聲丟進籃筐裏面。
 


比分牌上的比分變成 50: 53。
 
全場的觀眾情緒激昂,響起了激烈的叫喊。
 
胡衛東身後的一人大喊道: 「上啊!姚靖豐!!」
 
呼喊聲漸低,胡衛東身後有兩名觀眾仍在喋喋不休,其中一人道: 「這次被編到死亡之組,本來也不寄厚望,結果姚靖豐這小子還真讓我大吃一驚!」
 

「對啊!早就說了,單打進攻才能發揮姚靖豐的潛力。之前那教練卻讓他做組織後衛,簡直是浪費。」


 

「昨天對江蘇一場,姚靖豐火力全開,把江蘇的那新人打得落花流水,真……」
 

那人說話聲音不大,卻細如蚊蠅地鑽進胡衛東腦中,他越是聽著,心中就越是忿忿不平。
 


他比我矮那麽多,但我卻倒在他的腳下。


 


胡衛東咬著牙筋,目光沒有離開姚靖豐,他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對方的弱點,然後在淘汰賽階段打敗對方。
 

「說回來,雷復轟這新人教練當真不得了。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找來一個高個兒擔任組織後衛,居然還幹得不錯。」
 
「對,而且他的防守十分了不起,江蘇隊那新人胡衛東本來已經很厲害了,要不是那高個兒防他,恐怕昨天也會大爆發。」
 

胡衛東聽到身後的人談及昨天的比賽,他臉上一陣發燙,拳頭也握得更緊。
 

「鐺!!」


 

福建隊隊長中投砸框而出,葉鳴輝搶得了籃板。
 

「輝!!」游笑悠大叫,葉鳴輝馬上把球傳給他。
 

游笑悠轉過身來,發現福建隊早已有三人防着姚游二人的反擊快攻。
 
快攻不成,游笑悠不慌不忙地運球過半場,然後指揮穆峒前來作一個簡單的擋拆。
 
此時,姚靖豐已跑到右側中距離,游笑悠手一甩,籃球立時傳到姚靖豐手中。
 
姚靖豐一接球,立時往底綫突破,防守他的福建隊球員只覺眼前一花,待反應過來之際,姚靖豐已過了他一個多身位!


 
姚靖豐雙腿一蹬,那瘦弱矮小的身軀騰空而起,「轟!!!!!」的一下來了個雙手暴扣!!
 

50:55
 

福建隊又一次進攻沒有打進。
 
輪到上海隊的進攻時,姚靖豐在左側接球,上海隊其餘四人全部退到右邊,把左側地方空出來讓隊長單打。
 
姚靖豐接球後也不猶豫,三脅勢,右晃,左邊切入!
 
福建隊的球員,真正體現到什麽叫望塵莫及!
 


胡衛東心中一震,他憶起昨日的情境。雖然他沒有這福建隊員那麽不堪,但確實他也對姚靖豐的突破措手無策。
 
只見姚靖豐突破後右腿一蹬,騰空躍起,正當他身在半空,準備放籃之際,卻聽到耳邊傳來一聲呼喝。
 

「老大小心!!」
 

姚靖豐認得這是游笑悠的聲音,但他尚未反應過來,一條黑影已出現在眼前,只聽「嘭!」的一聲,姚靖豐耳畔只傳來嗡嗡聲,他只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在半空中往後摔倒!!
 
把姚靖豐撞到的人正是福建隊隊長,他佯作攔截上籃,實則用手肘往姚靖豐的眼睛撞去,姚靖豐身在半空,加上這下突如其來,根本避無可避。
 
福建隊隊長還生怕肘擊不夠重創姚靖豐,他用左手再輕輕一推姚靖豐腰間,只見姚靖豐在半空中失去平衡。「嘭!」的一聲重重摔在地上!
 
全場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弄至鴉雀無聲。


 
胡衛東瞪大了眼,完全反應不過來。
 
姚靖豐一臉是血昏倒在地,動也不動。
 
看著姚靖豐最後要由醫務人員以擔架擡走,胡衛東的心情浮浮沉沉,既是失落,又是茫然。
 
他在想:「那算什麽?這樣就倒下了?他還會出場嗎?他能夠參加餘下的賽事嗎?」
 
胡衛東心中波濤起伏,眼睛雖然望向球場,但場內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沒有看到。
 


「我什麽時候能夠復仇?我什麽時候能把他打敗?」
 
什麽時候?
 
什麽時候 ?
 



「衛東!衛東!」
 


「啊?」
 


胡衛東擡頭,發現隊友們一臉驚訝地望著自己,教練高允更是眉頭緊皺,一臉擔憂。
 
「衛東。」身旁的龔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用在意,姚靖豐這招換誰也防不了。」
 
胡衛東輕輕呼了口氣。
 
腦中回憶起姚靖豐那穿花蝴蝶般的胯下運球,
 
思緒似是回帶中的播映機,
 
兩年前被姚靖豐打敗、後者受傷離場的場景又再出現在腦海。
 
他不斷憶起往事,忽然,他似是想通了什麽似的,他雙手用力一拍臉頰,對著龔斌道:
 
「斌哥,我沒事了。」
 
江蘇隊的皇牌球員是胡衛東,但龔斌年紀最長,卻是隊裏的更衣室領袖。
 
他與胡衛東相處多年,早已掌握到對方的脾性。此刻見到胡衛東神采飛揚,再也沒有上半場的急躁和迷茫。雖然不知胡衛東如何想通,但總算擺脫了陰霾。
 
龔斌與高允互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高允道:「好了,現在開始佈置下半場的戰術。」


 
----------------------------------------------------------------------------------------
 


觀眾席上,各人還在驚嘆姚靖豐最後的胯下運球突破。即便是徐宇也對那運球驚愕不已。
 
蕭景琳問道:「小妮,剛剛那矮仔的突破……沒有違例嗎?」她翻了翻手掌,道:「他好像有翻手啊,不是嗎?」
 
王柯妮搖了搖頭,道:「這……這種運球,我真的不懂。」
 
李秋弘和蕭景琳均知王柯妮見多識廣,聽到此話均感驚訝。此時,徐宇插口道:「剛才姚靖豐的運球,是把表演用的街頭籃球改良成實用招式。」
 
「街頭籃球??」李秋弘三人齊聲奇道。但徐宇沒有回應,只因他心中卻想起另外一人:
 
「難道……姚靖豐遇到了“他”?」
 
想到此處,忽聽哨聲響起,原來短暫的中場休息已經完結,下半場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
 
江蘇隊依然是以胡衛東作控衛的戰術,正當胡衛東要呼喚戰術之際,卻見上海隊的防守陣容有了一個大的變化。
 
縱然游笑悠依然緊緊貼著自己,但其餘四人已非盯人防守,姚靖豐、慕容希、穆峒和葉鳴輝梯形地站在禁區的四個角落,形成一個區域聯防。
 
「Box and one!」王柯妮低聲驚呼。
 
「啊?這是啥?」蕭景琳不解問道。
 
「隊中防守最佳一人以盯人方式守著攻方的皇牌球員,其餘四人則以聯防守禁區。」王柯妮道:「只是這是犧牲防守,按理來說應難不了江蘇隊……」
 
「不,這個時候用Box and one,恰到好處。」徐宇摸著下巴笑道。
 
李秋弘與蕭景琳一臉茫然,劉伯仁則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王柯妮思考半響才醒悟過來,道:「對啊!本來破解Box and one最佳方法便是利用外投,只是江蘇隊為了利用身高優勢針對姚靖豐,場中安放了三個內線球員。如此一來,會外投的就只剩下表哥和林繼聰了!」
 
徐宇讚道:「柯妮,真聰明!」
 
王柯妮又想了想,然後不解問道:「可是,上海隊既然有方法破解江蘇隊的戰術,為何要等到下半場才使出呢?」
 
徐宇一笑,道:「那是因為,雙方的教練都不願意在這場熱身賽裏面暴露過多底牌啊。」
 
果然,在Box and one的防守下,江蘇隊這球並沒打進。
 
姚靖豐緩緩運球到前場,他人在左側,上海隊其餘眾人同時聚集在球場右邊,為姚靖豐拉開一大片空位。
 
「孤立戰術!」李秋弘道。
 
「因為游笑悠要節省體力防守表哥,所以如此?」王柯妮側頭問徐宇,後者點了點頭,心道:「上海隊對姚靖豐的單打能力如此有信心?」
 
「你那招再也沒有用了。」胡衛東道。
 
場上的姚靖豐向來不愛多話,而面對著胡衛東的挑釁,他也充耳不聞。他先把球從左手交到右手,然後大幅度地向右一拉。
 
「還用這招?沒門!」
 
胡衛東這次有了準備,沒有被姚靖豐這下假動作騙到!
 
但姚靖豐的反應是如何敏捷?他這下雖是假動作,但見到胡衛東沒有被騙,居然立即變假為真,直接往右突破!
 
胡衛東猜到姚靖豐有此一著,立即後邁一步跟上!要知道他比姚靖豐高,一個跨步便能緊貼著突破中的姚靖豐!
 
豈知,姚靖豐才剛突破了兩步,前沖的勢頭赫然而止,柚木地板傳來一陣急促的摩擦聲同時,姚靖豐把籃球從胯下運到左手!
 
「左邊!」
 
胡衛東正以為對方要向左變向,但聽「啪!」的一聲,姚靖豐又把球運到右手!
 
連續兩下胯下運球,胡衛東的重心微微一失,姚靖豐把握著這個時機,再次提速突破!
 
胡衛東好不容易拉回重心,但姚靖豐並不是往前突破,卻是往後一個跳步,頓時與胡衛東拉開了一個多身位!
 
姚靖豐立即投籃,中!
 
43 :40
 
胡衛東見戰術被破,立時向高允打了個眼色,後者會意,立時叫劉滄遙準備出場。
 
胡衛東運球過了半場,卻見游笑悠又再緊逼防守自己。
 
「胡渣子,想來你都防我防了兩年,怎麽一點進步也沒有啊?」
 
「哈。」游笑悠知道胡衛東愛噴垃圾話影響對手心情,偏巧他也是如此的人,便笑道:「至少每次你對著我都是命中率最差的一場。」
 
胡衛東冷冷一笑,立時向右突破。
 
游笑悠立時跟上,卻發現木英早已站在自己的防守路線,為胡衛東設立了一道擋拆。
 
游笑悠側身一邁,幾經辛苦繞過了木英,卻發現前方又有一人擋住自己!
 
龔斌!
 
「雙重擋拆!」游笑悠暗罵一聲,再也追不上。
 
此時胡衛東繼續已突破至籃下扣籃,更博得了穆峒犯規。
 
43 :43
 
由於穆峒犯規,劉滄遙在胡衛東投入罰球後便進場頂替木英,江蘇隊也恢復了先發陣容。
 
如此,上海隊利用姚靖豐單打進了一球,江蘇隊又用胡衛東追回一球。雙方教練不想暴露底牌,故意不打戰術。這場比賽開始變成了姚、胡兩位超級巨星的角鬥場。
 
兩隊都採用孤立戰術,給予兩名皇牌球員足夠空間單打。二人就似是武俠小說中的絕頂高手過招,施展渾身解數,你攻我一招,我回你一拳,看得觀眾們好不興奮。
 
尤其是李秋弘。
 
本來因為王柯妮一事,李秋弘今日總有點神不守舍。
 
但此刻的他,竟比場中比賽的球員還要專注。
 
姚靖豐那胯下運球突破變幻莫測,配合他那傲視全國的速度,即便胡衛東防守如何貼身,他也能殺出一條血路,製造出手空間。
 
而胡衛東則是技術既博且精,游笑悠雖已是國內的防守專家,但對上今日的胡衛東,也難逃被完爆的命運。
 
這邊你投進一個中距離,那邊我就扣一個籃。二人一正一偏,均自去到出神入化之境。李秋弘看得目弛神眩,把一切事情都抛到腦後。
 
如此你來我來了十來分鐘,當比賽尚餘三分鐘的時候,上海隊仍以65 :64領先。
 
去到這裏,雙方教練同時下達了新的指令,讓戰局有了新的變化。
 
「啪!」
 
「糟糕!」
 
兩隊均停止皇牌球員的單打戰術,改為常規的陣地戰。但就在此時,劉滄遙叫了聲苦,他手上的球被姚靖豐一手拍走!
 
「快攻!」
 
姚靖豐話音未落,人已過了半場,向著江蘇隊方向狂奔過去!
 
幸虧胡衛東就在附近,立時從後追上!
 
他們的速度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頃刻間已奔到上海隊的顏色地帶!
 
二人同時躍起!一人是躍起上籃,另外一人卻是躍起封蓋!
 
「嘭!!」
 
這球並沒有蓋到,但胡衛東卻半空中撞了姚靖豐一下。
 
姚靖豐半空中失了平衡,匆匆把球往上一扔,然後重重摔在地上!
 
哨聲響起,籃球在籃筐上緩緩轉了兩圈,包括胡衛東在內的江蘇隊球員屏息靜氣看著籃球,直到球緩緩從籃筐邊上掉了下來,他們才呼了一口長氣。
 
姚靖豐投罰球,不知為何,第一球竟是投失了!
 
上海隊眾人知道姚靖豐平時訓練罰球那是幾是百投百進,現在居然不進,心中均甚驚訝。
 
游笑悠最為細心,看到姚靖豐剛剛投籃的時候後背不自然地顫抖一下,馬上走到姚靖豐身邊低聲問道:「老大,還好吧?」
 
姚靖豐默然半響,點了點頭,開始準備投第二球罰球。
 
「鐺!」
 
又是不進!
 
藍小嶺搶得籃板,馬上把球交給劉滄遙。劉滄遙立即一個長傳傳給已經跑動的胡衛東!
 
「防快攻!」
 
游笑悠立馬與慕容希夾擊胡衛東。
 
只見胡衛東趁二人便要來到之時,一個擊地傳球給從後跑來的林繼聰,後者輕鬆上籃得分。
 
65 :66
 
江蘇隊反超前1分!
 
「咇!!」
 
哨聲響起。
 
全場觀眾忽然齊聲驚呼。
 
徐宇、王柯妮、蕭景琳、李秋弘張開了口,一臉的驚愕。
 
劉伯仁,罕有地露出激動的神色。
 
整個場館的人,目光都聚焦在一人身上。
 
姚靖豐。
 
倒在地上的,姚靖豐。
 
那一年,那一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