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日月如梳,轉眼間已是一年之後。
 
自那天晚上起,姚靖豐、劉伯仁、游笑悠三名「少爺兵」成為了好友,不論是訓練還是吃飯,他們三人均是形影不離,到了夜半,也經常相約到球場練習。
 
姚、劉二名天才進步神速自是不在話下,他們驚訝地發現,游笑悠的內線技巧雖然依然幼嫩,但傳球和運球卻極快上手。
 
姚劉二人這便知道,游笑悠根本就是一名天生的組織後衛!
 
他們把這個發現向教練于滿行報告,提議讓游笑悠向後衛方向發展,但卻不被接納。
 


太異想天開的想法,通常都會被否決。
 
短短一年時間,姚靖豐已成為校內的另一顆耀眼新星,憑藉其卓越的速度和得分技巧,同齡的同學除劉伯仁外已無人能敵。他倆經常在練習賽中分庭抗議,各有勝負,猶如日月爭輝,好不精彩。
 
三人之中,只有游笑悠依然低迷。
 
于滿行安排他擔任最不擅長的「內線球員」,更糟糕的是,無論游笑悠如何按照教練指示,但于滿行依然會把訓練中所有的錯誤推到游笑悠身上。游笑悠本來想憑著表現打動教練,可是越感挫折,他也越是低沉。
 
此時,姚靖豐等三人身穿紅色隊服,正在場中熱身,他們不遠處的站著一班身穿白色隊服的青年,他們都在準備今日的練習賽。
 


有別以往,這次的對手是年長三歲的學長。姚靖豐被于滿行安排擔任組織後衛,他雖滿腹不滿,但他沒有向身旁的游笑悠抱怨。
 
因為他不想再次戳到對方痛處。
 
游笑悠又再被安排作大前鋒,他面無表情地作熱身,對身旁發生的事情均不聞不問。
 
姚靖豐為了驅散這種尷尬,對著身旁的劉伯仁笑道:「嘿!伯仁!今天終于可以正式跟那幫學長比賽了。」
 
劉伯仁與姚靖豐均是好勝之人,他聽到對方的話後微微一笑,卻見姚靖豐話鋒一轉,臉上帶著一陣玩味的笑容,道:「今日咱倆比比另外一樣事情。」
 


劉伯仁一怔,隔了一會,他似是意會到姚靖豐的意思,明知故問地問道:「比什麽?」
 
姚靖豐指著游笑悠,道:「我們比比,誰更配合小悠。」
 
游笑悠聽到此言,立時道:「老大,伯仁……」
 
「不用多說了。」
 
姚靖豐手一擺,打斷了他的話,然後目光瞥向球場另外一端,正在做熱身的學長。
 
姚靖豐那好看的大眼睛忽然透露一陣怒意,惡狠狠地道:
 
「那個什麽于橋,明明只是平平無奇,命中率經常不過兩成,只會單打獨鬥,比我更獨。就那些狗屁不通的混蛋教練,才會把這垃圾當成寶貝!哼!」姚靖豐話鋒一轉,一字一字鏗鏘有力地道:「今日,我和伯仁要趁著這個機會,讓其他人知道……」
 
「你游笑悠的真正實力!」


 
他們三人均不知道,今日這一場看似平常的練習賽,影響了他們各自的一生。
 
言罷,姚靖豐習慣性地斜眼望向場邊。
 
目光所處站著一名白衣女子,姚靖豐看到這人,适才的怒火立時煙消雲散,內心撲通撲通的亂跳,暗道:「“她”來了。」
 
那女子望上去比姚靖豐略大一兩歲,她年紀雖少,但一看便知是美人坯子。瓜子臉,水汪汪的杏眼,還有一把如瀑布一般的亮麗長髮。五官構成一個標準的東方美女相貌,她旁邊雖然還站著數名女子,但一站在她身旁,便如襯托紅花的綠葉一般被比下去。
 
女子見姚靖豐向自己瞧來,白哲的臉頰微微一紅,如抹上一層胭脂,更顯得嬌艷動人。
 
她身邊的女友人笑道:「小雨!你看!姚靖豐在看著你呢!」
 
那叫小雨的少女又是臉上一紅,嗲聲道:「你在說什麽呢?」
 


那女子笑道:「嘿!小雨!你還不認?前幾天我已看到你跟他走在一起,在校道上卿卿我我……」
 
小雨急道:「什麽!?別胡說!我……我們只是聊聊天而已……」
 
女子又是一笑,戲謔地道:「哈哈!認了吧?你好啊小雨,跟他結識了也不跟咱們說!」
 
小雨正要說話之際,卻聽哨聲響起。
 
比賽開始。
 
劉伯仁年紀雖比對方少了三歲,但仗著彈跳力驚人,此刻竟贏得了跳球,籃球經他一撥,去到了姚靖豐的手上!
 
「小悠!」
 
姚靖豐正要傳球給游笑悠一顯實力之際,卻聽到于滿行大聲喝罵道:




「游笑悠!站在這裡幹嘛!?快點進去禁區卡位!」
 

被教練一喝,姚靖豐和游笑悠同時一怔,後者竟真的轉身向對方籃下走去。
 
「嘖!臭老頭!」于滿行一直抑制游笑悠向著組織後衛方向發展,姚靖豐早就心感不滿,此時更是惱火。但游笑悠主動避開,姚靖豐也沒有辦法,只能運球上到前場。
 
「小悠!」姚靖豐指著牛角位,示意游笑悠在那裡接球,心想:「高位策應也是小悠的強項。」
 
豈料游笑悠才剛跑到牛角位,于滿行又在場邊怒吼:


「游笑悠!!你別站在那裏!姚靖豐!你跟劉伯仁做配合啊!」


 

「他媽的!!」姚靖豐心中怒駡,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照樣傳球給游笑悠,卻見後者面露難色,悻悻地離開牛角位,然後走到一旁為劉、姚拉開空位。
 

到了這個時候,姚靖豐看著神色黯然的游笑悠,才驚訝著對方這一年間的轉變。
 

仿似,這個好友比陌生人更為陌生。

 

「啪!!」
 

姚靖豐一失神,對手已把他手中的球拍了下來,直接快攻得分,為這比賽拉開序幕。
 
姚靖豐並不是組織後衛的料子,他又心急造就游笑悠,偏偏對方竟完全避開姚靖豐和劉伯仁的目光,只在幫其他隊友作簡單擋拆,完全不參與進攻。於是乎,姚靖豐失誤連連,只短短的兩分鐘,已被對方打了五次快攻。
 

「哎喲!這麽重要的比賽!怎麽打成這個模樣!?」
 

「重要的比賽?」小雨一聼,立時着急地抓著友人的衣袖問:「不是一場普通練習賽嗎?什麽重要的比賽?」
 
「你看看那邊……」小雨偱著友人手指方向望去,但見場邊的長凳上坐著兩名中年男士,他們手上拿著一份文件,神色嚴肅地看著比賽。
 
「他們是……?」
 
友人謹慎地望望四周,然後壓低聲音道:「上海青年隊的教練!」
 
「啊?」小雨驚呼了一聲,也壓低聲音問道:「青年隊的教練?」
 
「嗯!」友人點了點頭,道:「籃球班的人告訴我,這場比賽名為校內的普通對抗練習賽,實則卻是青年賽的選拔賽!」
 
小雨的友人說得不錯,坐在場邊的正是青年隊教練賀守正和當時還是助教的雷復轟。
 
賀守正看了看手上的資料,道:「看來傳聞的事終究不可盡信。之前說得劉伯仁和姚靖豐有多厲害,原來也是不外如是,反而于橋表現得著實不錯。」
 
他口中的于橋,正是體校教練于滿行的獨子,也是白組的隊長,他憑著快攻目前已個人奪得八分。
 
「他運球好,突破快,得分能力,看來于橋才是我們要的人啊。」賀守正嘴角上揚,對于橋讚不絕口。
 
雷復轟冷眼看了看賀守正,暗道:

「于橋只是快攻上籃得分,何來運球好,突破快,得分能力強?」他暗暗一瞄遠處的于滿行,只見紅組已是落後0 : 12,但他不但沒有叫暫停,而且神色輕鬆,看上去甚是滿意。
 
雷復轟擔任助教多年,深知國内體壇各種「潛規則」,見賀守正如此更是篤定,心中暗罵道:「看來于滿行定給了他不少好處!」但隨即又想:「可是,姚靖豐即便再不會組織,也理應單打得分啊?怎麽今天他總想傳球給……那個游笑悠?」
 
他想到這裏,翻了翻手上的資料,找到了游笑悠那「平平無奇」的報告,滿腹疑惑。
 
紅組又一個失誤,于橋接到隊友梁糜的傳球,輕鬆上籃得分。
 
他三分鐘裏已奪得十分,本來他就知道這場球父親已做了手腳,球証、旁證都護著自己,但也想不到對方竟失誤連連。于橋心中竊喜,暗道他定必能夠入選青年隊了。
 
「啪!」就在此時,一聲巨響吸引了場館裏所有人的目光。
 
巨響來自姚靖豐,他用力的把球扔在地上,然後對著游笑悠怒喝:

「小悠!你他媽給我控球!」
 
游笑悠臉有難色,遠處的于滿行又喝道:「姚靖豐!你快點……」
 
這一次,姚靖豐再也忍不住,他沖著場邊怒喝道:「臭老頭!給我閉嘴!」
 
于滿行還沒來得及反應,姚靖豐已一手揪著游笑悠的衣領。他身材矮小,這樣揪著高大的游笑悠衣領,本來甚是好笑。
 
但,誰也笑不出來。
 
「你這赤佬*在搞屁啊!?」姚靖豐怒喝道:「那個隨我在貧民區闖蕩,天不怕地不怕的游笑悠他媽去哪兒了!?」
 
(*赤佬是上海罵人的説話,等同於廣東話的「仆街」。)
 
姚靖豐的怒喝響徹場館,眾人都反應不來,只有劉伯仁前來隔開二人。
 
「游笑悠!!!你要做縮頭烏龜嗎!?」
 
姚靖豐喘著大氣,滿臉怒容。
 
游笑悠低下了頭,默然不語。
 
到了此刻,姚靖豐看著對方的眼神,才赫然發覺游笑悠曾經那桀驁不馴的銳氣,早就被挫折磨得平平。
 
此刻與對方目光相接,姚靖豐竟感覺自己完全不認識游笑悠一般。
 
這種陌生感讓他更覺火大,他怒氣衝衝地道:「小悠,當年,你快要餓死的時候,我媽媽救了你。」姚靖豐加重語氣,一字一字地道:「你曾經說過什麽來?」
 
說到這裡,游笑悠渾身一顫,眼光中忽然投射出一刹那久違的光芒。
 
「你這樣,對得起她麼?」
 
忽然,游笑悠抬起頭來望著姚靖豐。
 
「喂喂!你們幹嘛了!?再這樣下去,就立馬判你們輸了!」
 
姚靖豐正要說話,卻聽游笑悠大聲道:「不用了。」
 
眾人回頭,但見游笑悠神采飛揚,已不是剛才懦弱的模樣。
 
「開始吧!」
 
這一次的進攻,姚靖豐正要傳球給游笑悠運球,卻見後者還是避開他的眼神,徑直往籃下走去。
 
姚靖豐嘆了口氣,與遠處的劉伯仁互視一眼,各從對方目中看出無奈。他心道:「沒辦法了,只能自己進攻罷了。」正當他在三分圈頂準備突破之際,游笑悠卻忽然由籃下走上來,並示意作擋切!
 


二人目光一相接,各自明白對方的心思!
 
久違了的默契,在這一刻重新燃點起來!



 
姚靖豐立即高速運球突破,利用游笑悠的單擋輕鬆突破防線!
 
當姚靖豐經過游笑悠身邊時,游笑悠同時切入,姚靖豐想也不想,立即把球傳出……
 
「啪!」
 
籃球只在游笑悠手上一碰,然後如同有生命一般直接彈地傳走,接球者正是劉伯仁!
 
這一球傳得極是漂亮,劉伯仁接球時候對方防守球員還沒來得及反應,後者已在籃下跳投得分!
 
2 :14
 
姚靖豐望向正回防的游笑悠和劉伯仁,高高舉起雙手。
 


「啪!」
 
劉、游二人各伸出一掌,三人四掌發出一聲清澈的響聲。
 
三人同時望向對手,那淩厲的目光就似是宣告:「比賽現在才開始呢!」
 


「好,開始認真吧。」


姚靖豐眼睛盯著前方道。
 
劉伯仁一笑,如往的沉默。
 
游笑悠感激地望向二人,淚水濕潤了眼眶,大聲道:「好!」
 
頃刻間,紅隊士氣大增,防守也立即積極起來,導致白組接下來的攻勢並沒有打進。
 
劉伯仁搶得籃板之後把球交給了游笑悠,後者只一瞄,右手隨意地用力一揮,籃球如子彈般直飛前場!
 
「啊!?」
 
全部人都認為這是一個低級失誤,但他們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卻見場內人影閃過,姚靖豐那瘦小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前場,穩穩接住了游笑悠的傳球然後上籃得分!
 
「好快!!!!」
 
雷復轟情不自禁地喊了出來,剛才紅組的爭執他看在眼裏,當時尚不明白,但看到這兩球後,立時猜到了個大概。
 
「矮小的姚靖豐擅長得分,高大的游笑悠卻擅長傳球,再加上一個天賦異稟的劉伯仁……」
 
他還沒想完,白組已開始策動攻勢;並將球傳到籃下的梁糜單打。
 
防守他的,正是游笑悠!
 
梁糜遠比游笑悠健壯,接球後立時背籃運球擠向籃下!
 
但就在梁糜用力後擠的同時,游笑悠卻吃著拍子地往後一退。這樣一來,梁糜擠了個空,無所著力,立時失平衡摔倒在地,手上的籃球也順勢被游笑悠搶走。
 
「聰明!」雷復轟大聲讚賞。于滿行與賀守正卻是面如寒霜。
 
這次,姚靖豐傳球給得分後衛彭志成,後者的突破能力只屬一般,於是再傳給籃下的游笑悠。
 
游笑悠接球後看也不看,第一時間傳球到中路!
 
這個時候,劉伯仁已把對方中鋒拉開,外線的姚靖豐一個空手切入,接球後右手往上一抛,越過防守者急墜而下……
 
「刷!」
 
6 :14
 
白組似被紅組打掉了氣勢,接下來的進攻又再沒有打進,雷復轟暗自搖頭:「這批學長,表現尚不如那三名學弟。看來上海青年隊崛起的時候還沒到啊。」
 
一聲「哎喲!」打斷了雷復轟的思緒。原來于橋突破上籃,被劉伯仁正面單手蓋走!
 
于橋身高雖不如對方,但也相差不遠,歲數更比劉伯仁大上三年,這一封蓋,比摑他一巴掌更為丟臉。
 
游笑悠又再隨手一甩,將球拋到前場!
 
殘影在眾人眼中一晃而過,姚靖豐的身影又再如鬼魅般出現在前場,成功接應傳球得分!!
 
8 :14
 
才過了一分半鐘,紅組已狂風掃落葉般狂轟八分!
 
雷復轟越是看著這三名少年的表現,心中興奮之情再也難以抑制,心道:「錯不了!肯定錯不了!」
 
「姚靖豐的得分能力,劉伯仁的内綫統治力,還有游笑悠的控傳,這三人,就是上海籃球的新希望!」
 
「刷!!」
 
姚、劉、游三人作了一個美妙絕倫的配合,最後由劉伯仁打入這球,把比分反超!
 
雷復轟興奮地對賀守正道:「賀教練,果然不枉此行!」
 
賀守正臉色鐵青,隔了一會才反問道:「此話何解?」
 
雷復轟興致勃勃地道:「姚靖豐和劉伯仁名不虛傳,果然是兩顆明日之星!至於那游笑悠,他身材高大,對抗力弱,但卻想不到運球嫺熟,傳球獨到,是個組織後衛的人才啊!」
 
賀守正的臉色越來越差,聽罷雷復轟的話,冷冷地道:「姚靖豐那麽矮,但打法卻是一個進攻後衛;游笑悠那麼高,但卻跑出去作組織……雷復轟,你腦袋是不是進水了?」
 
那天後,雷復轟明白了一個現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