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賣關子啊,到底你要帶我去哪裏啊?」
 
李秋弘跟著蕭景琳一邊離開球場,一邊追問。
 
「你好煩啊。」蕭景琳回頭努一努嘴,不耐煩地皺著眉頭,道:「說過了,你待會就知道。」
 
「既然待會就知道,你乾脆現在告訴我。」
 
蕭景琳忽地止步轉身,李秋弘一直跟在她的身後,加上他身高腿長,又料不到對方會如此,李秋弘連忙止步,但整個人還是向前俯沖,險些與蕭景琳撞在一起。


 
李秋弘尷尬地硬生生停住前沖的力度,但蕭景琳卻似是沒有反應,她左手叉腰,右手高高舉起指著李秋弘,大聲道:「你他媽怕我會賣了你啊?」
 
李秋弘對被伍灝鵬襲擊一事還是心有餘悸,他雖不怕蕭景琳把他賣了,但確實擔心所去之處危不危險。但他心高氣傲,聽到蕭景琳的話後,反而挺了挺胸道:「才不是!只是想知道那地方叫什麽名字而已!」頓了一頓又補充一句道:「若你和柯妮來香港玩,我帶你去什麽地方也會說一說的。」
 
「切!」蕭景琳回過頭去,李秋弘正要再說,蕭景琳已走到自己的單車前調節座位高度。
 
「你…在幹嗎?」
 
「我開車,你坐後面啊,難道你懂路?」蕭景琳斜著眼,一幅看怪獸的表情望著李秋弘。


 
李秋弘知自己問錯問題,雖感要女生載自己很不好意思,但卻是自己不懂路,便道:「你踩單車用“開”的嗎?真是的,那麽簡單的話也說錯。」口上雖然這樣說著,但還是乖乖的坐在單車後坐。
 
他身高腿長,這樣坐在後坐上極是滑稽,蕭景琳抿嘴一笑,道:「好,出發!」
  
李秋弘心想:「你那麽矮,怎能載得動我?待會兒還不是要我來踩?」
 
但見蕭景琳熟練地跨上單車,李秋弘正要出言調侃,蕭景琳已用力一踏腳踏,單車立即往前沖了出去。
 
李秋弘只覺單車尚在搖晃,但蕭景琳已開始加速,不禁大聲叫道:「喂!小不點!小心啊你!」


 
「什麽小不點啊!操!」蕭景琳一邊大罵,還回過頭來瞪著李秋弘,道:「比起劉伯仁,你也是小不點!」
 
「喂!別在踩車的時候回頭……小心啊!!!」
 
他話還沒說完,蕭景琳一邊笑著望回前方,一邊把單車平衡好,往前飛快地奔馳。
 
李秋弘過了半響才驚魂稍定,責備道:「小不點,你怎麽這樣踩車的啊?危險!!」
 
蕭景琳笑道:「怕什麽?總之死不了人就可以了啊。」
 
李秋弘呼了口長氣,他看著四周的街景飛快地向後退,很快就進入他不熟悉的路段。蕭景琳駕駛著單車在馬路上行走,竟在大車之間左穿右插。
 
本來李秋弘提心吊膽,但漸漸便發現蕭景琳的單車技術居然十分高明,載著他這麽一個大男人,竟仍是既快且穩,不禁讚道:「你的單車技術不錯啊。」
 


蕭景琳笑了笑,道:「你還小瞧我,怕我把你摔在地上是吧?」
 
李秋弘啐道:「哪有!?只是覺得你技術不錯罷了。聽著啊,只是不錯罷了。」
 
蕭景琳笑道:「哦?你讚賞我,還真受寵若驚啊。」她頓了一頓,道:「我從小就要幫我家人運貨,再重的東西我都載過了,你算個什麽。」
 
「運貨?」
 
「我爸爸是苦力,我從初中開始就要幫忙運貨了。」
 
李秋弘生長於小康之家,對於苦力這些地下層的生活完全沒有概念,問道:「苦力?用單車運貨?」
 
蕭景琳道:「有什麽稀奇的,香港小子真是見識少。」
 
李秋弘被一頓搶白,果然想起平時在廣州看到一些苦力踩著單車,後坐上的貨物堆積如山,他笑道:「難怪你那麼黑,原來是運貨的時候曬出來的啊?」


 
他這話原是說笑,卻想不到蕭景琳立時臉色大變,罵道:「對啊!就是那時候天天運貨曬出來的!怎麽著了?你這香港長大的大少爺養尊處優,我們這些人的生活,你懂個屁!」
 
忽然被對方罵得狗血琳頭,李秋弘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他又不願意道歉,便閉嘴不語,隔了好一會,才道:「那蕭景揚呢?他不用幫忙嗎?」
 
「他不該去當苦力的。」蕭景琳提起弟弟,嘴角一牽,自豪地道:「苦力這些讓我來做就好了,他應該去追逐自己的夢想。」
 
「他嘛……」
 
突然,李秋弘感到重心驟失,原來蕭景琳竟急刹,前者差點摔倒在地,怒道:「喂!幹什麽啊!?」
 
蕭景琳回過頭來盯著李秋弘,一字一字地道:「景揚怎麽了,說!」
 
李秋弘怒道:「你這人幹嘛啊?有被迫害妄想癥嗎?我想說你弟弟他雖然體質不算好,可是打球挺聰明的,日後必定可以成為一個稱職的後衛!」
 


蕭景琳看著李秋弘,嚴肅的臉孔一掃而空,變回平日的嘻嘻笑臉,然後回過頭去繼續踩著單車。
 
李秋弘心道:「剛才說話語氣會不會太重了點?」正思考之間,卻聽蕭景琳道:
 
「謝謝。承你貴言。」
 
之後,二人一路無話,蕭景琳載著李秋弘一路飛馳,忽然,李秋弘用力拍著對方的肩膀,道:「快看!」
 
「什麽啊?」
 
「那邊!快看!」
 
蕭景琳停下車來,偱著李秋弘手指方向望去,但見一道既高且黑的人影,走進了路旁的一棟騎樓。
 
「那個……是伍灝鵬?」蕭景琳思考半響,問道。但見李秋弘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她又問道:「怎麼了?你對他有興趣?」


 
李秋弘道:「別胡說,只是我剛剛看他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幹嗎。」
 
蕭景琳沉吟道:「這傢伙來歷不明不白的,希望別干些什麽壞事……」她一邊說著,一邊道:「別管了,錯過了時間,“他們”就走了。」
 
 
 
---------------------------------------------------------------------------------------------
 
 
二人的終點是位於廣州市中心的第一工人文化宮。
 
廣州市第一工人文化宮,又稱市一宮,其設計類似一小型公園,東西門打通文德、文明兩條路。李秋弘從文德路東門進入,經過回廊後來到廣場。
 
廣場的一端有一座舊式電影院,而電影院的對面卻是兩個正規籃球場!
 
一見球場,李秋弘恍然大悟,問道:「你說的“他們”,是說這個球場有什麽厲害人物嗎?」
 
蕭景琳沒有回答,只踮起了腳不斷往球場探望,過了一會,她大叫道:「有了!在那!」她一邊叫,一邊扯著李秋弘的手向前方的一個半場奔去。
 
那半場四周站滿了人,其餘的三個半場只有寥寥數人在投籃,形成一個強烈對比。李秋弘暗暗納罕,心想難道這裏有什麽明星球員?他心中越來越好奇,問道:「他們是誰?那裏有什麽人?」
 
「死獨狼你好煩啊!那麽多問題,真像個女人!!」
 
李秋弘正要反駁,蕭景琳又道:「跟我來。」
 
那半場周邊已經站滿了圍觀者,李秋弘身高上優於其它圍觀者那就算了,蕭景琳即便掂起了腳也看不見裏面的場景。她在人群中找到了一個空隙,立馬拉著李秋弘硬擠進去。四周的人雖然紛紛投向責備的目光,有些本想出言責駡,但見到李秋弘高大威猛,吐到嘴邊的髒話也就吞了回去。
 
縱是如此,李秋弘還是不斷向四圍的人道歉。忽然,蕭景琳指著場中大聲道:「看!」
 
李秋弘順著蕭景琳的手指方向,半場內正在進行街場中常見的三鬥三鬥牛,一名身穿深紅色短袖圓領恤衫的男子正在三分線頂緩緩左右交叉運球。
 
這人身材矮小,比防守他的人最少矮了一個頭。防守者一臉緊張,雙眼眨也不眨地緊緊盯視著對方。紅衣男子臉帶微笑,似是非常輕鬆。
 
「啪啪啪…」
 
紅衣男子運球速度越來越快,他交叉運球數下後重心忽然拉高,右腿向後踏了一步,隨即右手一按,籃球經過胯下交到左手,男子再次把重心壓低,雙腿回復並排半蹲,然後猶如雜耍一般原地後手交叉運球。
 
男子雙手越壓越低,最後籃球竟似落在地上滾動一般,若不是隱約聽到拍球聲,加上他偶爾又把球略略拉高一下,眾人早就以為籃球已落在地上了。
 
「他在幹什麼?」李秋弘心想這種運球雖極考驗手指觸感與運球能力,但在實戰中卻是毫無用處,他看了看蕭景琳,後者似是明白他的心意,道:「看吧!我特意找你來總不會耍你的!」
 
李秋弘心中狐疑,暗道:「難道他打算用這些花俏運球引防守者鬆懈然後突破?」
 
他的疑問也在眾旁觀者心中響起,但過不了一秒,答案便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踏踏踏……」
 
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
 
「啪!」
 
一記清楚利落的響聲。
 
「轟!!!」
 
所有人,包括李秋弘在內,幾乎都不能對剛剛的事情作出反應!
 
隔了一秒,當所有人看到那用單臂高高掛在籃筐上的黃色人影,以及敵手一臉頹敗的神色,方才反應過來。
 
響徹球場的歡呼聲又再響起!
 
但發出歡呼聲的,卻不包括李秋弘,只因他仍處於震驚當中!
 
他竭力回憶剛剛那一秒之中發生的事!
 
對了!對了!
 
深紅男子的隊友,即是那個黃衣男子趁他後手運球的時候,悄悄地遊走到右側三分線。此時,另外一名隊友走到黃衣男子身邊設了一道單擋。
 
黃衣男子與隊友極有默契,單擋剛剛設好,他已經起動。利用擋拆把緊貼著自己的防守者一下子擺脫!
 
擺脫防守者的同時,黃衣男子立即提氣加速,打了正要轉防他的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黃衣男子往籃筐方向疾奔的同時,紅衣男子右手用力一摔!
 
本來還在紅衣男子手上的籃球化成一道紅色殘影,穿過防守者的褲襠,彈地交到黃衣男子手上。接球後,黃衣男子一氣呵成,屈膝、起跳、伸展、扣籃,完成這近乎完美的一球配合扣籃!
 
李秋弘咽下了一口口水,猶自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情景。只因那黃衣男子身高只與陳楠雄相仿,但他起跳以及騰空時間,竟是絲毫不下于自己!而那瀟灑的伸展,單手暴扣的力度,更是比他優勝得多,讓這扣籃增添一份暴力和霸氣的美感。
 
「噢!!太帥了!!裘哥的扣籃帥呆了!!」
 
「四爺的擊地傳球也非常漂亮啊!!還有傳球前的後手運球!!簡直就是帥呆了!」
 
李秋弘身前的兩名觀眾如此吼叫。
 
紅衣男子四爺,黃衣男子裘哥……
 
由開始的半信半疑,到現在目光再也沒有離開這兩人,也是不知不覺之間,他雙手滿是不知為何而激動的汗水。
 
「還有火爆,哇靠!看到嗎?他剛剛連續進了五球三分球!!」
 
觀眾的評論飄入李秋弘的耳中,李秋弘的視線立即從四爺與裘哥身上離開,望向那剛剛幫裘哥作擋拆的男子身上。
 
那人身穿黑色無袖球衣,約185cm。但纖弱的手臂,修長的身軀,看上去比李秋弘剛來廣州的時候還要瘦弱。李秋弘心道:「那麼瘦,難怪要專門射三分球。」
 
正當李秋弘思緒之際,那四爺已經大聲道:「喂喂,下一隊快點上來啊。我們贏也好你們贏也好。時間差不多喇!」
 
四爺的語聲既沉又快,似是含著一口水說話一樣。觀眾們聽得慣了,自是轟然大笑,有觀眾大喊道:「對啊!四爺要回家伺候老婆嘛!」
 
四爺哈哈一笑,道:「知道就好喇!下一隊是……哦!是你們啊?快來快來!別浪費時間!」四爺一邊說著,兩名身穿同一式樣球衣的少年步入球場。
 
「這兩人……」蕭景琳撓了撓頭,道:「很臉熟,可是我忘記了是誰。」
 
李秋弘揶揄道:「你真不靠譜。若珂妮在,一眼就認出了。」
 
蕭景琳「嗤」了一聲,想了一想,道:「啊!認得了!這兩個是一中的球員!」
 
「一中?」
 
「廣州市第一中學,廣州高中籃球屆的豪強,我上次陪小妮去看比賽的時候見過這兩人,他們是正選球員。」
 
李秋弘看那兩名少年,二人年紀與自己相仿,身穿7號的一人約180cm,另外一名身穿12號球衣的更是不比自己矮得哪去。二人手臂肌肉線條鮮明,小腿結實無比,似埋藏著無窮的爆發力,李秋弘心道:「應該他們贏吧?」
 
「喂喂,你看,那兩人不是一中的正選球員嗎?」站在李秋弘附近的那個觀眾又向同伴說道。
 
「哦,我也認得,據說他們都參選過廣州青年隊,只是最後沒選上而已!」
 
李秋弘與蕭景琳互視一眼,後者嘻嘻一笑,低聲道:「若他們知道有人不用選拔就進青年隊,肯定氣瘋了。」
 
回說場中,四爺雖然認不得眼前兩名少年,但看見對方球衣上綉著「一中」二字,已知道對方來歷。要知道廣州市一中在市內學界籃球享負盛名,但四爺只是爽朗一笑,道:「好!下一場的對手是高中界高手!哈哈!來來來,咱們玩玩!」他看了看二人,又笑道:「哦?還差一人……」
 
四爺話還沒說完,那7號已是冷哼一聲,道:「不用說廢話了,開球吧。我們兩個打你們三個!」
 
此人一開口,立時全場譁然。
 
面對對方的無禮,四爺三人也不動怒,四爺微笑道:「不好意思呢,我們從來不占別人便宜。」只見他的目光望向場邊,然後停留在一個人的身上。
 
「那邊那個高個子,你跟他們一隊吧。」四爺笑道。
 
眾人循著四爺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見他指著一名面目清秀俊朗,此刻臉帶愕然的年輕人。
 
「對對對,就是你,我沒認錯的話你是廣東青年隊的球員吧?」
 
四爺所指的,正正便是李秋弘!他話一出口,李秋弘立時成為了眾人的焦點,眾人立即起哄,要李秋弘上場比賽。
 
忽然間成為焦點,李秋弘臉上一紅,正要推搪之際,蕭景琳卻走到他的身後一推,道:「出去吧!」
 
「你!」
 
「哈哈……」四爺朗聲大笑,道:「不用你了。就是說你啊!」
 
眾人的歡呼聲嚇,李秋弘尷尬地走到場中,四爺等三人友善地對他微笑,反而作為隊友的一中二子卻是不屑地冷哼一聲。
 
「原來是這個人……哼。」7號球員毫不掩飾聲浪,冷冷地道。
 
李秋弘一聽,想起蕭景琳的話,心想這兩人既然落選青年隊,肯定是嫉妒自己了。
 
此時,卻見四爺把球交給了7號,後者剛剛接球,四爺已擺出了一個嚴密的防守架勢出來。
 
而他,也收起了笑臉。
 
忽然,李秋弘感受到一陣莫大的壓迫力從四爺身上散發出來。四爺冷笑一聲,一字一字地對著7號道:
 
「開球吧,別浪費時間了。我還要回家煮飯呢。」
 
 
大隱,隱於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