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來是客,也算是咱們讓一讓你,這場打5分就好了。」
 
一中的年輕人既是出口狂妄,四爺又是毫不客氣地回敬,兩名一中球員聞言後臉上登時如蓋上一層寒霜。
 
比賽還沒開始,場內已經瀰漫著陣陣的戰火硝煙味。
 
觀眾最喜歡看到對賽雙方有火藥味,四爺話剛了,場邊的觀是他們最樂意看到的,因為這種情緒可以推動場內球員的鬥志,刺激他們的表現,讓這場球賽更精彩。
 
李秋弘見一中二人無論是對著四爺或是自己都表現得極傲慢,心中微微有氣,只見7號朝著自己冷笑一聲,然後把球傳給了左側三分線的12號。
 


比賽開始!
 
12號一接球,防守自己的是四肢纖弱的火爆。他對自己的身體條件十分自信,於是想也不想,三脅勢後立時加速向右突破。果然,火爆只略有反應,待他向後邁步的時候,12後已擺脫了他半個多身位,從中路殺進禁區。
 
李秋弘看他這一突破,心道:「速度和基本功均不賴呢。」
 
轉眼間,12號已經擺脫了火爆,心道:「先給你們來個下馬威!」一念及此,12號立即雙腿一蹬,「轟」的一聲來了個扣籃!
 
1 :0
 


街場鬥牛與正規三打三比賽不同,前者多數是勝方開球,所以能否利用一球氣勢一鼓作氣把對方擊敗是極為關鍵。
 
此刻12號先聲奪人,自是不願放過這個良機,7號又在三分圈頂開球,依樣畫葫蘆地傳了給他。過程中二人連正眼也沒有看李秋弘一眼,直視對方於無物。
 
李秋弘冷哼一聲,就在此時,防守著他的裘哥笑道:「不用不爽,待會兒他們還得靠你。」
 
「啊?」李秋弘詫異地望向對方,裘哥只輕鬆一笑,道:「看著吧。」
 
此時,12號回傳給7號,然後二人作了個擋拆。火爆只能立即換防7號,但後者速度甚快,火爆反應不及,立馬便被對方拋離大半個身位!
 


7號無人防守下輕鬆上籃得分。
 
2 :0
 
「哎喲!被連續打進兩球了!」
 
「四爺他們不會這樣就敗下來吧?」
 
「切!!我看啊!!四爺他們肯定沒開始發力,不然的話,這些小屁孩怎能贏?」
 
「什麽啊?我倒覺得四爺他們已經認真了。只是身高和體格差太遠啊!!」
 
場畔的觀眾如是的道,此刻,蕭景琳已失去了初來的胸有成竹。或許李秋弘忽然被邀上場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緊張地握緊了手,心道:「獨狼!加油!」
 
「喂,你剛剛說想快點回家煮飯,原來是這個意思啊?」7號球員挑釁地看著四爺,當見到對方依然一臉輕鬆,似乎對現在的處境絲毫不為意時,他又補充道:「別忘了,這場只打五分。還有三球便要結束了。」


 
「嘻嘻。」四爺乾笑兩聲,轉頭對著隊友道:「你們聽到了嗎?」
 
7號球員見火爆和裘哥均似是毫不在意,心道:「還是這幅表情嗎?我就要你們輸5比0!什麽街場傳奇?也是不外如是罷了!」他想到此處,眼角瞥了一瞥李秋弘,笑道:「不用麻煩你,我們也能贏,你負責看球就可以了。」
 
李秋弘一聽,立時勃然大怒。此刻,裘哥又笑道:「把怒氣待會發在我身上吧,我很期待跟你交手呢。」
 
李秋弘向來吃軟不吃硬,裘哥雖然口中挑戰他,但態度上極是友善,他只能苦笑道:「有球到手再說吧。 」
 
這個時候,12號又接到了傳球,他正要加速擺脫火爆之際,卻見對方的手不知何時已拍到自己手上的籃球!
 
「什麽?」
 
12號根本沒來得及反應,火爆已把他手上的球乾脆俐落地搶了下來!
 


「他媽的!狗屎運!」
 
但見火爆把球傳給走到三分圈頂的四爺,然後,裘哥與火爆有默契地同時散開,騰出一大片空地讓四爺與7號一打一。
 
四爺還是那一副輕鬆的笑容,然後他又再不斷地左右交叉運球。
 
7號屏息靜氣地守著對方,他雖然狂妄,但也知道四爺運球技巧出神入化。他一邊盯視著對方,一邊心想:「我身高速度均有優勢,只要留心他的花式運球,諒他也耍不出什麽花樣。」
 
「啪!」
 
7號還在思考,忽然,四爺籃球運至右手,同時左腳向右前方踏出一小步!
 
7號看得極準,見對方意欲突破,立即向後稍微微一小步,與對方保持著一樣的距離。
 
四爺球未落地,右腳迅速向前踏出一小步。


 
「!?」
 
7號根本不知四爺意圖,只能再向後踏一小步。只見四爺踏出右腳之後,整個人向前俯衝,左腳向前方大步一邁。由於7號之前節奏已經跟著對方,四爺左腳這麼一邁,自然理所當然地向後大撤一步,豈知就在四爺邁出左腳的同時,右手手上的籃球「啪!」的一下拍在地上回拉至至左手,然後四爺整個人一頓,竟變向向左邊突破!
 
「!!!」
 
7號球員根本沒有遇到過這種變速突破,他已經向後大邁一步,此時見四爺回拉變向,心中一急,重心頓失,立時四腳朝天地「啪」一聲摔落在地!
 
「走步!!走步!!」
 
7號球員不甘受辱,立即大聲叫嚷。
 
「這是走步嗎?」
 


場外觀眾還沒來得及起哄,7號已經這樣叫了出來,登時引發他們的討論。
 
「應該是走步吧?都走了三步啊。」
 
「可是……這不跟碎步是同一道理嗎?」
 
「這…我倒是不清楚…」
 
李秋弘心裏也有所疑問,正思緒這球到底是否走步的時候,四爺已經哈哈一笑,道:「好好!你說是走步就是走步吧!你們開球!」
 
四爺的「大度」讓在場所有人均面面相覷,李秋弘心中疑惑道:「他們是胸有成竹,還是裝腔作勢?」
 
雖然驚愕,但7號還是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重新開球。
 
他心道:「剛才一下肯定是火爆走運!」他對著12號道:「小心點!」見得他點頭,又把球傳給了對方。
 
除了李秋弘外,一中二人均沒有發現,不知從何開始四爺三人已收起了笑臉,而動作也似是換了個人般。
 
這一球,12號在籃下勉強投籃,在火爆的干擾下彈框不進。
 
12號立即叫道:「犯規犯規!他剛剛打我手了!」
 
其實火爆只是輕輕碰了一碰他的輔助手,12號這麼叫嚷,登時讓部份觀眾不滿。但火爆只笑了笑,道:「好,你們開球。」
 
一中二人互視一眼,各自察覺到對方心中的不安。
 
裘哥對著李秋弘低聲道:「很快就會傳給你了。」
 
李秋弘不以為然,這一次,7號打算強攻四爺內線,他打算轉身硬撞四爺然後跳投得分。但他轉身發力時,卻似撞在牆壁之上!
 
7號萬料不到對方的防守強度如此厲害,但此時騎虎難下,他怒喝一聲,用盡全力向四爺撞過去。驀地裏,7號感到整個人無所著力。原來四爺趁著他用力撞來的時候向後一縮,7號這下發錯了力,整個人立時摔倒在地!
 
「犯規!犯規!你他媽犯規!」
 
7號這一下叫嚷,立時引發起全場觀眾的不滿。
 
「靠!犯規!?不是吧!?」
 
「混蛋!輸不起別打球!」
 
「什麽都沒踫到就叫犯規!?你老母回家喝奶吧!」
 
眾怒難犯,一中二人臉色開始變得煞白,就在這個時候,火爆舉起雙手,還是那副不鹹不淡的表情,嘻嘻笑道:「各位稍安勿躁。可能中學比賽吹罰制度比較嚴謹。他們既然覺得是犯規,那就是犯規咯。」
 
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瞧向二人,笑著問道:「是吧?兩位?」
 
一中二人不知火爆這話真的是如此「大量」,還是暗有譏諷,他們根本作不出反應。只聽火爆續道:「開球吧,我們別耽誤四爺的時間了。」
 
連續幾次失利,一中二人的自信開始受到了打擊,7號思前想後,心道:「既然出來了,就不能敗啊!」他的目光瞧向李秋弘,心道:「不行!剛剛把話說滿了,怎能如此窩囊!」想罷,正要把球傳給12號時,卻見到一道人影已出現在他的傳球路線!
 
四爺!
 
「糟糕!」
 
「喂,小朋友,看清楚了!」
 
7號打醒精神守著四爺,但對方卻是不慌不忙,等自己擺好防守架式的時候才開始起動。
 
「來了!」
 
四爺加速!
 
有了上次的經驗,7號為了能夠在四爺變向的時候緊貼對方,這下不敢用盡全力後撤。豈知,四爺似是洞悉他的心意一般,這球毫不花巧地直接往籃下殺進去!
 
「!?」
 
一時大意,7號立即便被四爺擺脫。正要回身追趕的時候,四爺已經高高放籃。籃球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彩虹,墜進籃筐。
 
2 :1
 
「大意!只是一時大意!」
 
7號如此跟自己說。
 
但實力上的差距卻讓他不得不認清這個事實,第二球開球後,四爺運球至左側,火爆與裘哥則同時退到右邊。空出左側讓二人單打。
 
「說多一次,看清楚了。」
 
四爺又是如此輕鬆笑道。在說話的同時,他急往底線突破,這次7號看得極準,緊緊貼著四爺。但見四爺回手一拉,籃球彈地交到右手變向,7號心中早有準備,立時反應過來,不至於被對方突破。
 
就在這個時候,四爺不向前進,反向後邁了一步,7號為緊貼對方,條件反射地向前踏出一步…
 
「呼!」
 
眼前一花,四爺已經重新起動,借著7號一前一後轉換重心的瞬間翱翔而去!
 
李秋弘看得清楚,此刻他的瞳孔急速收縮,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只因四爺這一連串運球,他不久之前才在另外一人身上見過!
「姚靖豐!!」
 
四爺的動作雖與姚靖豐不盡相同,但感覺卻是如出一轍!他擺脫7號後輕鬆上籃,把比分追成了2:2。
 
接下來,四爺沒有自己進攻,反而把球傳給了火爆,後者接球後想也不想,立時跳投。
 
「什麽?」
 
李秋弘瞪大了眼,神色驚愕。只因火爆的跳投動作雖不算標準,但從接球,到起跳出手,整系列的動作竟是快得離譜,直如亂來一樣。
 
但當李秋弘見到火爆投出的抛物線後,幾乎已確定籃球的終點歸處。
 
「刷!」
 
2 :3!!!
 
連續被打進了三球,一中的二人面如死灰,而當四爺再次開球時,他把球交給了裘哥處理。
 
「嘿!」
 
李秋弘但覺眼前一晃,裘哥已加速向著自己右側突破。
 
「好快!!」
 
裘哥的速度在李秋弘意料之外,但他還是立即反應過來,不至於被裘哥擺脫。
 
「不錯啊。」
 
裘哥見擺脫不了對方,立即改為急停跳投。李秋弘伸長手臂也封阻不了,辛虧,這一球彈框而出,籃板球被12號搶到手裏。
 
「哈,居然不進。」
 
雖然裘哥在旁打趣,但李秋弘心底裡的爭勝心已被剛才四爺三人的表現激發出來。這一刻,他已把自己最近的煩惱和狀態不佳拋到九霄雲外,立即走到三分線外大聲道:「球!」
 
12號雖然不情願,但剛才四爺和火爆在攻防雙端的表現已令一中二人的膽子怯了。12號與7號互視一眼,就把球交到了李秋弘的手裏。
 
「看吧,傳球給你了。」裘哥笑道。
 
李秋弘一聲不吭,籃球落地……
 
起動!
 
裘哥眼中的李秋弘化成一道殘影,向著自己的右側突破,他口中雖然說著笑,但其實一直全神貫注對方的舉動。一見李秋弘起動,裘哥立時後退跟上。
 
李秋弘才向前奔了兩步,立時前腳一頓,向後跨了一大步。
 
裘哥不虞有詐,立時跟上,就在同時,李秋弘再次提速突破,裘哥反應不及,立時便被擺脫!
 
這一招學自伍灝鵬的後撤步突破,李秋弘已掌握得極熟,成為了自己的常用招式!
 
「嘿!」
 
李秋弘一擺脫裘哥,人已在禁區之內,他立即高高躍起,大力扣籃,把比分追平為3 : 3!
 
「喲!被打進了。」又被對方進了一球,四爺依然保持那副輕鬆的表情,而且還在嘲笑裘哥。
 
裘哥聳了聳肩,微笑不答。
 
12號開球,自然又把球傳到了李秋弘的手上。
 
「喂,提醒你一下,那招沒有用了。」
 
裘哥如是說,李秋弘並無理會,他呼了口氣又再突破,正當他要故技重施之時,卻發現這一次裘哥卻不再受騙。
 
「真不乖,都說沒用了。」
 
李秋弘心道:「我還有投籃啊!」
 
此刻,他剛剛後撤步完,與裘哥仍有一步多的距離。李秋弘一念及此,立時便雙手持球準備跳投。
 
但就在他的手剛剛抬起之際,卻見裘哥忽然向前一撲,而他的手更是準確無誤地拍在他手上的籃球上。
 
「!?」
 
李秋弘手一輕,籃球就落在了裘哥的手上!
 
「你這動作太大了,傻的也知道你要投籃。」
 
李秋弘一驚,立時從攻轉為守,他擺出那經歷過嚴格訓練的防守姿勢。
 
仿佛在這一刻,裘哥再也不只是街場一個普通人,而是他夢寐以求的對手胡衛東一樣。
 
「有意思。」裘哥嘴角一牽,提速突破。
 
裘哥的速度不算快,李秋弘自然跟得上,只見裘哥跑到罰球線附近時,忽然前腳一頓,向後撤步!
 
「想用我那一招?」
 
李秋弘一念及此,便沒有跟上。果然,裘哥並不投籃,而是繼續選擇突破。
 
但這一次,裘哥卻是向前踏了一步,然後就轉身。李秋弘瞧準裘哥的去勢,打算側步走到裘哥轉身後的地方,就在此時……
 
 
「!!!」
 
裘哥轉到一半,卻立時回身正面突破,李秋弘反應不及,立時便被對方擺脫!
 
裘哥戰斧式扣籃,把比分改寫為3 :4!
 
「很厲害……」
 
直到此時,李秋弘才感覺到對方的水平不但比自己高,甚至,他覺得胡衛東也未必能擊敗眼前這幾個年約四十的中年人。
 
下一球,一中二人早已喪失戰意,但見四爺運球,裘哥走到7號身旁,幫他作了個擋拆。
 
「他們居然要擋拆?」李秋弘心中狐疑,但他仍要跟上,擋拆過後,他守的,就是三人中的靈魂 – 四爺。
 
同時,裘哥和火爆向兩邊底線散開。
 
明顯的孤立戰術。
 
為李秋弘和四爺的單挑造出一個舞臺。
 
「嘿,就是想你守我啊。」

四爺笑著說。他說話並渾濁難明,雖然說著廣東話,但李秋弘也只聽得懂一半。
 
但戰意這回事,不用說話也感受得到。
 
李秋弘全神貫注地看著對方,一絲也不敢鬆懈。
 
「我看過你的比賽。你確實很有天分,可現在與我還是有一大段距離啊。」
 
四爺微微一笑,交叉運球兩下,然後左手持球一起,整個人向左大幅度地掠去。
 
李秋弘一怔,想起了姚靖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