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運球中的阿四毫無先兆地急停,球鞋與木地板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防守者急刹不住腳步,但又想回身防守,結果重心一失,立時俯身仆倒。

「小心他的突破!」

對方内綫的球員大喊,與另一隊友同時目不轉睛地看著阿四。

果然,阿四又再加速,以他那瘦弱矮小的身軀殺入高人林立的内綫。

幾個對手看准阿四的突破路綫,正要阻截後者之際,卻見阿四運球的右手往後腰一繞……



「又是那種傳球嗎?」對方的球員如是想。這種後手傳球當時仍未普及,但阿四使出這招時那準確的傳球軌跡和吊詭的傳球時刻,深深刻在對手球員的腦内。

其中一名球員,已下意識地側邁一步,打算阻截阿四的傳球。

豈知,預想中的傳球並沒有出現,原來阿四只是裝作後腰傳球,待對方球員側邁步攔截傳球時,右手去到左腰時向下一按,立時便變成了左手運球突破!

兩名防守的敵人意料不及,阿四已突破至内綫。

然後,他再次把球運到右手,再次向後腰繞去……



「又來?」

對方球員已猜不到阿四的下一步,只愣在原地。

而這,正合阿四的意思。

這次阿四真的把球傳了出去,紅影直奔鑰匙圈外一名正高速空手切入的球員。

待對方球員回過神來之時,那球員已高高躍起。



下一個瞬間,籃筐傳來一陣似被飛機轟炸的聲音。

「小子們,這樣不行啊。」阿四沒好氣地瞄了防守球員一眼,又道:「我都差不多四十歲了,連我都防不了怎麽行?後天就開始全國賽了,就你們這種紙板防守,難道要我們每場失分破百?」

阿四雖是笑著責備,但負責防守的球員已低下頭不敢說話,阿四呼了口氣,一邊走向場畔,一邊道:「一百下掌上壓。」

阿四坐在後備席上,取起毛巾擦汗,隊員們已乖乖的伏下做掌上壓。此時,阿宇左手拿著文件夾,右手在上面寫筆記,坐到阿四的旁邊。

阿宇忽然問道:「大哥最近有聯係你嗎?」

阿四一愣,愕然望向阿宇,顫聲道:「你找到他了?」

時過境遷,轉眼已是多年之後。阿四和阿宇憑著二人出色的球技,成為廣東隊的成員,阿宇更在二十五歲時入選國家隊。不論是青年賽還是日後的全運會,這二人組合均取得了佳績。二十年來,二人為廣東隊贏得不少榮譽,此刻他們已是廣東青年隊的教練,正以教練身份贏得第一個全國錦標而努力。

但他們的結義大哥卻早在青年隊選拔時便已落選,更在落選的當天人間蒸發。



二十多年來遍尋不獲,阿四也已成為廣東青年隊總教頭,阿宇則是助教。此刻阿宇徒然問起,阿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嘭」的一聲便站了起來。

「冷靜點。嚇到小子們了。」阿宇低聲啐道。

阿四坐回板凳,向投以好奇的年輕人們道:「別看!繼續做掌上壓!」然後低聲問阿宇:「你真的找到他了?」

阿宇輕輕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算不算找到。」他慾言又止,阿四又再按捺不住,急道:「快說啊!」

阿宇道:「前幾日咱們不是在劉福記宵夜麼?散水後我去取單車,回頭一看,居然見到有一個身形和裝扮都跟大哥很相像的人!」

阿四心頭一震,臉上綻放出笑容,自言自語地道:「他果然還在廣州!接著呢?接著呢?」後面兩句則是追問阿宇。

阿宇道:「那人只買了一袋炸魚皮就急步離去,二十年沒見,我不敢確定自己有沒有看錯。」說到這裏阿宇又再欲言又止,阿四正待追問之際,卻聽到遠處有人喊他的名字。



阿四轉頭望去,原來是市委體育部的領導。阿四「嘖」了一聲,回頭對阿宇道:「我先去開會,回頭再說。」

這只是全國大賽前例行公事的會議,整個會議阿四心不在焉,他粗略報告了現在隊中情況後,待會議一結束,便迫不及待地跑回體育館。

「這……助教呢?」阿四看不到阿宇的蹤跡,問其中一名隊員。

「啊,徐教練說他有點事兒,先走了。」

「這小子……」平日甚有交待的阿宇一反常態,阿四心感奇怪,然乎又想起對方今日說話的態度也並不尋常,心道:「他這模樣……該不會是大哥出什麽事了吧?」

一念及此,阿四立時背後出了一道冷汗。他督促隊員們早點回去休息,便立即踩單車往劉福記駛去。

從體育館到劉福記,阿四必定會經過自己居住的騎樓。他下意識地望向自己的居所,竟發現一道似曾相識的人影,背對著自己站在騎樓旁邊。

「支!」



單車急刹,阿四茫然看著那人。

那人也似乎感覺到阿四的目光,緩緩轉過頭來。

熟悉的臉孔,

不熟悉的感覺。

「阿四,很久不見。」

大哥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鏡,然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方。

「徐宇他……沒有跟你說起我吧?」



-------------------------------------------------------------------------

那天大哥重遇自己時期頒的眼神,那如遇救星的目光,此刻再次出現在四爺面前。

只是,今天的對象是一名年輕人。

只是,今天沒有了當天那種不熟悉的陌生感。

李秋弘對四爺挑戰,後者饒有興致地望著他半響,笑道:「好,試一試。」

二人去到球場,擺好架勢之後,李秋弘立時從右側突破。

這一下李秋弘這幾天已使過千百遍,四爺稍稍一退便能追上。

「吱!」

刺耳的摩擦聲從李秋弘的鞋底傳出,二人同時減速,相間的距離並無任何變化。

「還是老樣子?」四爺眉頭稍皺,果見李秋弘向後一撤,又是學自伍灝鵬的後撤步急停。

這幾天李秋弘這招已使過不下百遍,四爺自是了然于胸。他輕輕踏前一步,並無跟上。

豈知,李秋弘既沒有突破,也沒有立即跳投。

「哦?」

李秋弘後手把球運到左手,順勢向側大大躍了一步!躍步後李秋弘雙腿微蹲,不知想投還是想切入。

四爺心下詫異,未免被對方拉開距離,只能再向前邁步跟上。

就在此時,李秋弘毫無先兆、且極迅速地把球從左胯下運回右手,順勢加速向右突破!

「好小子!」

四爺目光中閃過一陣詫異,但一來李秋弘沒有使用身體優勢,二來這突破還是在他預料之中。他向後一撤,正要追上李秋弘步伐的時候,後者驀地裏來了一個後轉身運球!

四爺重心腳已在左腳,怎樣也再反應不來,立時被李秋弘擺脫!

「成功了!」

「哈哈,好小子。」四爺朗聲大笑,拍拍李秋弘,問道:「你這招想了很久,對吧?」

李秋弘紅著臉點頭,四爺笑道:「且慢高興,咱們先去吃飯吧。」

一如既往的牛三星,李秋弘首次成功擺脫四爺,大喜之下再不拘謹,抱怨道:「四爺,怎麼天天都是牛三星啊?」

四爺一如既往的微笑,李秋弘夾了一塊牛心放進嘴裏,頃刻間,他雙眼瞪得大大,大聲道:「好吃!」他又重新嘗了一口,道:「怎麼……怎麽今天的特別好吃!?」

「意想不到吧?」四爺笑道:「其實只是很簡單,今天的湯料裏加了點酸菜而已。」

「喲!真想不到,加了點酸菜,味道居然變了那麽多!」李秋弘邊吃邊讚,才三四口,那碗牛三星已被他吃了大半。

四爺點了點頭,道:「對啊。只因天天同一個煮法,你便以為這菜式都是同一味道。結果今天加了酸菜,你就意料不及了。」

忽然,四爺的話在李秋弘耳中似是炸起了一道雷響。李秋弘茫然擡頭望向四爺,對方似乎話中有話,隔了半響,李秋弘似是捉住了一點端倪,道:「以為是同一味道……結果今天加了酸菜,就始料不及了。」

「對。」四爺笑道:「無論模仿得多好,不斷練習同一招式,在賽場上使用出來,那也只是模仿而已。」

「但只要融會貫通,加入了“酸菜”,那就是自己的東西,別人就會想不到!」

李秋弘接口道。

「沒錯。」四爺淡淡一笑,續道:

「人總是有慣性,籃球場上更是如此。當一個球員,有一項招式特別能吃香,他會不停地使用同一招,並不是因為他懶惰不願意學習新的招式,而是潛意識覺得,這一招已經夠用了。」

李秋弘臉上一紅,四爺續道:

「好的球員,除了在自己擅長的進攻手法上練習得爐火純青外,更重要的,是思維上需要蛻變。」四爺看著李秋弘,笑道:「我問你,胡衛東在你面前做一個普通的三脅勢,你該怎樣防?」

李秋弘尋思,然後搖頭。

「對,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他原地投射,突破急停跳投,甚至突破的路線,中間的變化,你完全猜不透,爲什麽?」

李秋弘指了指碗中,答道:「因為…..我不知道他下一步到底是牛三星,還是酸菜。」

四爺朗聲大笑,然後站了起來,問道:「吃完了嗎?」

「我們現在,去準備酸菜了。」

看著李秋弘欣喜的面容,四爺又再想起了很多事。

-----------------------------------------------------------------------------------------------

徐宇愣住了,劉伯仁愣住了,王珂妮也愣住了。

現在廣東隊正舉行全運會前最後一場隊內對抗賽,以李秋弘為首的白隊,對抗以伍灝鵬為首的紅隊。李秋弘一隊有蕭景揚和陳創,而伍灝鵬一隊則有上官晃、辰逸朗和陳楠雄。

本來以陣容來說,伍灝鵬一隊絕對占優,但此刻的比分,卻是白隊領先5分!

在場所有的廣東隊球員,甚至場邊的徐宇、劉伯仁、王珂妮,臉上均掛著一副既驚且喜的表情,這一切源於一個人的表現……

李秋弘!

一個月前,李秋弘仍是狀態低迷,無論突破、投籃均表現得猶疑不決,有那麼的一刻,徐宇有了讓伍灝鵬取代他作為隊中第二得分點的考慮。

但在半個月前,他的投籃準繩度忽然又恢復過來,徐宇等人本以為他只是擺脫了低迷,但今天最後一場隊內對抗賽,李秋弘卻似是換了個人似的,不但投籃極準,在其他方面,更讓所有的人瞠目結舌。

就以剛剛為例,

他在三分綫左側45度接到蕭景揚的傳球,陳楠雄和辰逸朗立即沖前夾守他。按照一往打法,李秋弘十之八九會直接突破進内綫扣籃或者急停投射,但這次,他接球後竟向底綫奔去!

當李秋弘快跑到底綫之際,他把球從左手扣到右手佯作中路突破。

待對方二人往中路踏出一步之時,李秋弘迅速把球重新交到左手!這樣一來,陳、辰二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看着李秋弘殺進籃下!

「嘿!!」

李秋弘高高躍起,負責防守的上官晃也跳起來封蓋。

李秋弘深吸一口氣,在半空中收起已經舉起來的手,同時身體微側避開對手,就在剛剛避開的瞬間,再舉手,用力把球扣進籃筐!!

「好球!」

場畔的王柯妮讚道。只見紅組攻勢,伍灝鵬焦急之下,竟大意地被蕭景揚從後搶斷。

蕭景揚後手一傳,不偏不倚,又再傳到李秋弘手中。

「上!」

李、蕭二人快攻,陳楠雄、辰逸朗在己方陣地防守。

還有從後全速追上來的伍灝鵬。

李秋弘大步流星,直接往對方内綫殺去。

「他會切入扣籃!?」

陳、伍、辰三人一樣的心思。

但,李秋弘踏出第一步後,卻見他面朝蕭景揚,同時雙手持球平胸,然後向前一推,竟要傳球給後者!

「居然是傳球!?」

防守的三人同時一頓,正要轉而防守蕭景揚之際,卻驚愕發現,李秋弘的傳球只是假動作!他手上的籃球並無傳出!

「什麽! ?」

「轟隆!」

這一個攻勢以李秋弘的暴扣結束!

「獨狼!傳球啊!」

場邊傳來蕭景琳的怒駡。

但這一次,李秋弘沒有動怒。

他望向蕭景琳,臉上展現很久沒有出現的漂亮笑容。

「知道了,下一球,準會傳給景揚。」
二人相視一笑,卻不知,有一雙目光,緊緊看著他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