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門被「嘭!」的一聲撞開,急促的腳步聲從走廊遠處響起。矮小而肥胖的男子以不符合他體型的速度奔跑至走廊末端的樓梯,然後笨拙地兩級兩級半躍下去。

不知往下跑了多少層後,男子喘著大氣,從樓梯口穿過彎彎曲曲的走廊,奔到一鐵門之前,那沉重的腳步聲在空蕩的走廊裏回蕩著,但在男子推開大門的下一刻,那腳步聲的回音瞬間被震天的叫喊聲所掩蓋。

男子所處的正是觀衆席下靠近場邊的位置,他左右張望了一下,確認方向之後,急步走到一張長椅前,坐到一名男子的身旁。

那男子身形瘦削,與肥胖男子成了極大對比。瘦削男瞄了肥胖男一眼,目光重新望向場中,然後語帶譏諷地道:「你這死胖子,雖然是強弱懸殊,但那邊的比賽應該沒完吧?廣東隊……」

肥胖男打斷了瘦削男的說話,喘著大氣道:「我就是來跟你說廣東隊的事兒!」



瘦削男不屑地道:「算了吧你,小鞏,難道我還不知道你偷懶的事兒麽?你……」

「25分!10籃板!5封阻!」肥胖男小鞏再次打斷瘦削男,笨拙地打開了他手上的筆記本,指著上面標記的數字,激動地道:「劉伯仁的數據!」

瘦削男見對方驚慌失措,笑道:「你是不是傻了?劉伯仁對著弱隊天津取得這種數據,有什麽值得驚奇?」

時光飛逝,全運會已經開始。今天正是青年隊男籃的第一日比賽,第一場,正是東道主廣東迎戰天津。

小鞏雖被瘦削男揶揄,但他絲毫不介意,反是認真地看著對方,然後一字一字地道:「這是他半場的數據,下半場,劉伯仁沒有上場。」



「哦?」瘦削男臉上終于閃出一陣驚訝,小鞏立馬再翻動筆記本,道:「我離開的時候還剩下5分鐘。當時的比分是100 :58。除劉伯仁外,有一人獲得了14分8助攻9籃板8搶斷6封阻。」

「很驚人的全能數據啊!!」瘦削男讚道,但見小鞏臉色凝重,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麽,訝聲問:「你說的那人,難道是……伍灝鵬?」

見小鞏微微點頭,瘦削男沉吟道:「居然讓這個人歸隊了?徐宇他……」

「不止如此。」小鞏道:「徐宇還讓他擔任戰術發動者。」

「啊?」瘦削男驚呼道:「小前鋒擔任戰術發動者!?徐宇他在搞什麽!?那陳楠雄呢?」



「他變成了一個定點投手,今天也有8分的進帳。不過!」說到這裏,小鞏話鋒一轉,道:「廣東隊最讓人驚喜的,都不是這些。」他一邊說著,一邊翻到一頁,然後放到瘦削男面前。

瘦削男看著筆記本上面的數據,驚訝得張大了口,顫聲問道:「這……這是?」

「劉伯仁作攻守軸心,伍灝鵬作戰術發動者,陳楠雄、辰逸朗、陳創、上官晃、蕭景揚各司其職……還有這個人……」

「廣東隊的新人。」小鞏也禁不住聲音發抖,然後望向自己所記錄下的數據。

39分,3助攻,3籃板。

「李秋弘。」

小鞏臉上是集合驚愕和期待的複雜表情。

「今年的廣東隊,能奪冠啊。大東,你待會會去採訪廣東隊嗎?」



瘦削男大東臉上露出了一個深奧的笑容,自言自語地道:「不了,徐宇不會想見到我的。」

小鞏不解,正要詢問之機,大東已指向場中的比分牌。

這,是另外一隊爭冠球隊。

-----------------------------------------------------------------------------------------

哨聲響起,胡衛東擦了擦額上的汗水,輕鬆地展現微笑。

他今天的對手河南隊並不強,應該說,這一屆小組賽對手都不強,唯一稍值得注意的,恐怕只有十六強球隊福建隊。

比分牌上的比分為 110:51。他今天只出了四分之三的時間,繳出了45分8籃板8助攻6搶斷4封阻的超全能數據,隊中另外一名明星球員龔斌雖然也獲得了30分10籃板的亮眼數據,但在胡衛東的表現下,顯得黯然失色。



步往更衣室的途中,胡衛東瞧見一名向他奔來的記者,他認得這瘦削的記者叫大東,於是朝他微笑打招呼道:「喲!大東!」

「你今天取得了45分,衛東,你有什麽感想?」大東把錄音機放到胡衛東面前。胡衛東啞然失笑,暗道面對弱隊莫要說45分,54分對他來說也是等閒之事。

但這些話胡衛東自不會把這些話宣之以口,於是微笑答道:「狀態挺不錯,也多虧得隊友為我創造得分機會。」

大東乾咳兩聲,露出一個「你這小子打官腔」的笑容,然後又道:「剛剛進行的第一輪比賽裏,除了你以外,還有一人獲得了39分高分。這個人,在前幾個月你才跟他交過手。」

「哦?是姚靖豐嗎?」胡衛東一想起這好對手,立即精神一抖,打趣笑道:「才39分嗎?我還以為他餓了那麼久,會拿個50分呢。」

大東還沒說話,走在胡衛東身後的龔斌已拍了拍前者的肩膀,笑道:「上海隊的比賽不是第一輪啊!大東說的要不就是廣東隊,要不就是八一隊咯?」

胡衛東「哦」了一聲,顯然有點失望,他隨口問大東:「是劉伯仁,還是劉玉棟?」

「都不是。」大東搖頭,看著胡衛東略帶詫異的臉龐,一字一字地道:「廣東隊的新人,李秋弘。」



大東的話不響,但說的話卻傳入了江蘇隊所有人的耳朵裏。

江蘇隊衆人的步伐同時停止,除了胡衛東和高允之外,其餘各隊員面面相覷,均似是不相信這個消息一樣。

「李秋弘?不就是廣東隊那8號小子嗎?」江蘇隊的兩名先發後衛,林繼聰與劉滄遙竊竊私語。

在他們的記憶裏,李秋弘雖然速度和彈跳屬於上乘,但進攻手段單一,身體強度不夠,只靠著精準的投籃作爲常規得分手段。

「廣東隊今天的對手是……天津吧?按理來說,天津即便是弱,也不至於讓一個投手得了差不多40分啊。」

「上次對我們的時候,他們不是有一招無球擋拆嗎?難道就是靠那一個戰術?」

江蘇隊其他隊友都加入了討論,唯獨胡衛東、龔斌和高允沒有說話,三人互視一眼,默然不語。



「據說你們數個月前跟廣東隊進行了一次練習賽,請問你對李秋弘有什麽印象?」大東看到江蘇衆人的表情,暗道提出李秋弘的表現果然沒錯。

胡衛東微微一笑,正想著如何應答記者的提問,身旁的高允搶身答道:「呵呵,當時這李秋弘嘛……他的投籃真的很準,單打力極強,相信……他是劉伯仁身邊的一個很好的副手啊!」

江蘇眾將斜眼望了望教練,幾個月前的練習賽李秋弘投籃雖準,但單打能力實在稱不上強,眾人知道教練如此應答必有深意,便紛紛點頭稱是。

大東再問了幾句,見高允應答的都是公式答案,胡衛東在後面始終臉帶微笑,沒有插嘴,便結束訪問。

回到更衣室,高允才哈哈一笑,道:「李秋弘,當天只以為他是一個好的投手,想不到會如此進步神速啊。」

林繼聰笑道:「不是哦,當天比賽,我已經覺得這小子跟衛東很相像呢!尤其是那喜歡硬來的打法。」

其餘隊友聽見,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的確,李秋弘實力雖遠遠不如胡衛東,但他的打法卻是如出一轍,即便再不會看球的人也能一眼看得出來。

龔斌插嘴笑道:「教練如此對傳媒說話,想必必有深意吧。」

高允笑著搖頭,擺手道:「也沒有什麽深意。只是我想啊,這小子進步如斯……」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公事包内取出一個信封。他不慌不忙地打開,裏面赫然是一餅錄影帶。

「廣東隊今日的比賽,咱們正好研究一下。」

除胡衛東外的隊員均歡呼一聲,讚嘆教練的效率。高允微笑著望了眼胡衛東,正好碰上對方迎來的目光,他笑道:「如果李秋弘性格真如你一般,說不定剛剛那一翻話有意料不到的效果呢。」

-----------------------------------------------------------------------------------------------

同一時間,廣東隊眾將也在更衣室內休息,眾人為首戰報捷心情大好,陳楠雄、辰逸朗、陳創等人更把李秋弘抱起來抛到空中。

李秋弘從剛來大陸時找不到定位,練習賽前終於承認自己只適合擔任投手,去到上海看到與胡衛東差距後的低落,最後經過四爺特訓後的蛻變。整個過程只是半年左右的事,但對李秋弘本人卻似是經歷了一段艱辛的時間。今日的發揮如吐了一口長久的烏氣,此時受隊友們的稱讚,自是沾沾自喜。

「夠了,別樂極忘形。」

洪厚的聲音響起,使得喧囂中的隊員同時止聲,回頭望去,聲音的主人正是劉伯仁。

「贏了這場沒有任何意義,接下來才是開始。」劉伯仁嚴厲的聲音使得更衣室立即安靜下來。徐宇看在眼裏,暗讚劉伯仁成熟,他見其餘隊員臉色尷尬,於是拍了拍手,笑道:「對喇,慶祝完,就該檢討一下這場比賽。」

「這場比賽我們表現得很好啊!還用得著檢討嗎?」陳創等人心道。李秋弘也是心中不喜,暗想:「今天我的表現直可把劉伯仁壓下去,還用什麽檢討?」

「嘿!」忽然,一直沒有參與慶祝的伍灝鵬冷笑一聲,似是看透了眾人的思想,不屑地道:「才贏了這麽一隊垃圾,不說我還以爲你們已經得了總冠軍。在他們的垃圾防守下,都別說是胡衛東,劉伯仁若獨一點要拿50來分也是輕而易舉,有些人一朝得志,只會自己單打取分,然後還要沾沾自喜,真是爛泥扶不上壁的傢伙。」說到後面時,眼角不經意地瞥向李秋弘。

伍灝鵬出言不遜,尤其最後明說李秋弘,後者不甘受辱,正要發作,身旁的陳楠雄立馬按住李秋弘肩膀,低聲道:「別!」

其餘人素來不喜伍灝鵬,上官晃按捺不住,立馬回應道:「嘿!有些人只拿個十來分,自然是嫉妒別人得分比他多上一倍。」

伍灝鵬冷笑兩聲,道:「下兩場便是硬仗,這場本應好好應用一下各種戰術,卻被某人全用來作個人表演了。」

徐宇和劉伯仁雖覺伍灝鵬說得有理,但這樣的話卻是影響軍心。徐宇立馬乾咳兩聲打圓場道:「行了行了,趕快換好衣服吧,下一場比賽快要開始了。其他的等今晚再說吧。」

徐宇言罷,眾人默默地更換衣服,誰也再沒說什麽閒話,本是歡悅的更衣室立時變得鴉雀無聲,氣氛也相當的沉重。

劉伯仁最先換好衣服,他看到徐宇向著自己打眼色,便跟著前者步出更衣室。徐宇低聲問道:「伯仁,覺得怎樣?」

劉伯仁想了一想,答道:「伍灝鵬…有點奇怪。」

「對。雖說灝鵬不喜秋弘,但那麽正經的話,他倒是不會說的。」

「你猜……伍灝鵬會不會又受到那四爺的指示,這次又來……」

「不知道。」徐宇從口袋抽出煙,點燃了深深吸一口。他呼了口長氣,把濁氣吐出,道:「去吧,北京隊和湖北隊的比賽快要開始了。其他的,之後再想吧。」

「你也想看看,你的宿敵進步到什麽地步吧?」
那些年的中國青年隊,有「三劉」,

分別是廣東隊的劉伯仁,

八一隊的劉玉棟,

還有湖北隊的劉遼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