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隊教練孫紅是個矮小的中年漢子,他不比徐宇年長,但銀白色的短髮卻如刺釘一樣長得滿頭皆是,湊黑的膚色配上深刻的五官輪廓,模樣就如一隻猴子般。

但沒有人敢取笑他的外表,因為他師承八一隊教練樊軍,軍人出身。人雖矮小,但身上的氣勢卻讓人不敢小覷。他利用八一隊的治軍方法入主北京隊後,北京瞬間成為強隊之一。雖不是奪冠熱門,但廣東、八一、江蘇等強隊對上北京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孫紅此刻時而坐在板凳,時而單膝跪地,時而來回渡步,臉色嚴峻。瞧他的模樣,別人一定會以為北京隊正落後,但答案恰恰相反。

湖北 20 :28 北京

上半場已過一半時間,去年的四強湖北隊竟落後8分!



眼光稍差如李秋弘、蕭景琳等人所看到的,只是北京隊在行雲流水的進攻體系中命中極高,靠著謝嘉傑、單濤、方守仁三人接連得分。而湖北隊的擋拆戰術雖例不虛發,但除劉、陳二人外的三人卻是手感冰冷,此消彼長之下,北京隊取得了優勢。

但在徐宇、孫紅、雷復轟等教練,或是劉伯仁、姚靖豐這些有經驗的球員眼中,卻看出目前北京取得優勢全賴一個人 –

年輕的中鋒,單濤。

進攻端上,他擋拆的站位和時機掌握得極好,隊友們在他的擋拆下輕鬆賺得空位。而他接球後的處理更是令人驚訝,既沒有多餘的動作,也沒有與劉遼火硬碰硬,在適當的時候傳球,適當的時候投籃。即便以這幾人老練的眼光,也不敢肯定是單濤成就了戰術,還是戰術成就了單濤。

「還不叫暫停嗎?」徐宇一邊想著,一邊望向湖北隊板凳席上的教練郭峰,但見對方雖然眉頭緊皺,卻無絲毫動靜。



此刻,王柯妮打破沉默,道:「北京隊的進攻體系,雖看上去是多點開花的團體作戰,但主軸卻是單濤。」徐宇和劉伯仁同時向她投以讚賞的目光,前者問道:「柯妮,那你怎看單濤這球員?」

王柯妮乾咳兩聲,答道:「在中鋒這位子上,劉遼火與隊長各有所長。隊長善於內線得分,面框和低位技術均爐火純青。劉遼火身體素質遜於隊長,但他的中距離投射卻較為優秀,基本功較隊長扎實……」

劉伯仁目光雖仍在場中,但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王柯妮續道:「但這單濤,似乎糅合了隊長和劉遼火的技術,雖然聼上去有點兩頭不到岸,但在北京隊的體系下,卻發揮到能與二劉相提並論的效果。」

柯妮的分析徐宇和劉伯仁大部分同意,除了最後一句。



「是北京隊的體系成就了單濤?」

這個疑問在徐、劉二人心中久久不能解答。

場中,單濤在中距離位置接得傳球,與此同時剛剛幫他擋拆的大前鋒伏天傲往内線壓入。劉遼火正要踏前一步防守,卻見單濤的目光似要傳球,就在這猶豫之間,單濤已把籃球平平投出,再取兩分。


湖北 20 :30 北京


「湖北隊除陳、劉外其餘人實力平平,在北京隊的團體戰鬥力下更是相形見拙……相差十分了,還不叫暫停嗎?」王柯妮似是自言自語,實是詢問徐宇。

徐宇沒有回答,並不因為他想不通,反之,郭峰的算盤他已猜到一二了。

「我是郭峰,也不會叫暫停。」場館的另一端,上海隊的教練雷復轟摸著下巴笑道。身旁的姚靖豐笑著揶揄:「真意氣用事啊。」



雷復轟笑著反問:「你覺得是這樣嗎?」

姚靖豐沉吟不語,望向場邊,但見郭峰雙手交叉神色如常,並無絲毫焦急。他過了一會才收起笑容,道:「劉燎火和陳澔添再值得信任,也難免出意外。身處死亡之組,每場勝負都至關重要,郭峰如此只有一個解釋……」

「現在的分差,在他的預料之内。」

雷復轟點頭,補充道:「還有,他想摸清這單濤的底子……」

「到底是誰,成就了誰?」

二人的目光注視在場中在高位接球的單濤身上,礙於他的中投能力,劉燎火被逼跟上去防守。但見單濤沒有強攻,他冷靜地觀察場中隊友的跑位,趁著劉燎火離開禁區,立馬傳球給空手切入的方守仁上籃得分。

「聰明。」劉伯仁低聲讚道。他聲音雖小,蕭景琳卻聽到了,立馬轉過頭來問道:「喲,大巨人,要是你是那單濤,我想已經沖進去在劉燎火面前扣一個了。他沒出息的從不單打,你還讚他哦?」



蕭景琳的話讓人忍俊不禁,連留神球賽的李秋弘也忍不住笑罵道:「小不點你會不會看球啊?」

蕭景琳罵道:「幹!那你來解釋!」

李秋弘不與她爭辯,微笑不語,王柯妮笑著向蕭景琳解釋。

接下來的幾分鐘,雙方互有攻守,湖北隊逐漸熟悉北京的進攻套路,除劉、陳二人外的三人亦開始找回手感,加上坐擁兩位明星球員,頻頻進攻得手,分差追回6分上下。

至於北京隊,單濤作為進攻主軸這一點越來越是明顯,但北京隊依舊保持著行雲流水的進攻,各球員均在體系下有所貢獻。

時間來到上半場的最後三分鐘。

「湖北隊要求暫停!」

一直坐在板凳上不動如山的郭峰終於站了起來,球員們圍了一個半圓,聽著他的指示。



王柯妮自言自語地道:「現在才叫暫停,難道說郭峰已經找到了對付北京隊的方法?」

徐宇沒有回答,他緊皺著眉頭,沒有平日的嬉皮笑臉。直到暫停差不多結束才道:「由開賽不久便落後8分,一直不叫暫停,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分差在郭峰的掌握之中......」

廣東隊眾人齊齊望向徐宇。

「假如太早反擊,對方或許會再調整,然後自己這方也要應對……」

劉伯仁、陳楠雄、王柯妮三人雙目一亮,似乎明白了徐宇的意思。李秋弘半懂不懂,而蕭景琳則立馬道:「這樣你來我往很正常啊。有什麽問題?」

「教練,你說的是……郭峰避免太早在我們面前亮出底牌,所以盡量把反擊的時間推後?」說話的卻是隊中年紀最輕的蕭景揚。

徐宇讚賞地拍拍蕭景揚的肩膀,其餘人才恍然大悟。徐宇道:「上半場最後三分鐘,才是比賽的開始。」



「留神看吧,這是全國最恐怖的二人組。」徐宇說出此話的同時,雷復轟也如此對姚靖豐道。

姚靖豐、李秋弘、劉伯仁聚精會神望向場中正持球的陳澔添,但見他斜著嘴微笑,然後......

「!!!」

他毫無先兆地起動!右手往左一推,化成一道殘影,輕鬆就擺脫了防守著他的葉曉明!

「好快!」場內、場外所有的人心裏都默喊一聲。

正防守的葉曉明,更是眼前一晃,還來不及反應,陳澔添已越過他身側,向籃下直奔進去!

眨眼間,陳澔添已越過罰球線,他面前的只有單濤!

單濤一來仗著身材高大,二來怕上前補防陳澔添會立即傳球,於是只踏前半步,一手抵著劉遼火,另一手準備舉高擾亂陳澔添視線。

陳澔添見到如此,嘴角笑意更濃。

他絲毫無懼,向前多踏了一步。

「你剛才立即跳投還好,在這距離上籃,我必能封阻。」單濤一邊想著,一邊準備封阻。

陳澔添忽然雙腳一頓,然後也沒有躍起,只輕輕一彈,右手手腕平托,手臂隨意地往上高舉,手中的籃球立時被高高拋起!

「!?」

陳澔添這一系列動作不但讓單濤驚訝,也讓所有的人摸不著頭腦。

「這是傳給劉遼火的空接?不像!但如果是投籃,怎能如此......」

單濤思緒未完,陳澔添那看似隨意拋出的籃球已劃出一道極高的弧線。

眾人看著半空中的籃球,緩慢而準確地......

掉進籃框裏頭!!

「嗚呀!這他媽的是什麼投籃!?」蕭景琳大聲的喊了出來,場中幾乎所有人都跟她一樣的驚叫。

北京隊立即重組攻勢,但經過暫停後,湖北隊的防守比之前嚴密得多,進攻時間過了一半有多仍傳不到空檔,只能靠單濤單打了。

單濤背向劉遼火,他正欲半壓對方勾手,卻忽然聽到了隊友的叫喊:

「小心!」

他一愣,手上已是空蕩蕩。

原來球已被陳澔添奪到!

北京隊的後衛葉曉明和謝嘉傑同時向己方後場撤退,但他們卻同時看到一道影子。

一道極快的影子。

籃球只落地兩次,陳澔添竟已與葉、謝二人平排!

第三次落地時,持球的湖北隊後衛已經越過北京最後二人的防線。

上籃,球進!

現場轟然響起歡呼聲!

「真快。」姚靖豐摸了摸下巴,笑道。

「想跟他比個高下嗎?」

姚靖豐笑了笑,沒有回答,但眼中的火焰已騙不了人。暫停後只過了半分鐘,湖北隊已連續打進兩球。把比分追到4分之差。

下一次的進攻,北京隊再次攻不進。

但湖北隊這次沒有快攻,而是由陳澔添慢慢運球上前。

葉曉明見識了他的速度,連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身子壓得低低,唯恐再次被對方擺脫。

這一次,陳澔添沒有選擇自己進攻,而是再次祭出湖北隊的殺手锏 - 擋拆!

「啪!」

他和劉遼火的擋拆萬試萬靈,只一瞬間,葉曉明便被擋在劉遼火身後,但北京隊卻不是窩囊廢,陳澔添剛剛走過單擋,前方除了單濤之外已多了一人,正是前來補防的謝嘉傑,而謝嘉傑本要防守的蔡智明,早已由小前鋒方守仁守著,而被擋開的葉曉明,則立即補防空出來的鄒競匡!

「防住了?」

觀眾們都如此的想。

而陳澔添則是想也不想,面對謝嘉傑的防守,果斷地切入突破!

謝嘉傑預料到對方有此一著,在補防時早就留有一個身位,見對方突破,立即後退阻截!

「應該要重組攻勢吧?」

觀眾們再次如此的想。

下一刻,證明他們都錯了。

後退中的謝嘉傑面帶詫色,原來陳澔添只突破了一步,身子忽然再次化成殘影。只是這次殘影並不直衝,而是以左腳為軸心向另一方向轉去!

這後轉身誰都做得出來,卻誰都沒有陳澔添做得如此迅捷!

眨眼間,陳澔添已把謝嘉傑甩在身後!然後直奔籃下!

這一切單濤都看在眼裏,他這次不再忽視,立即前來補防。

陳澔添一笑,待單濤靠得近時,雙手一壓,籃球彈地向後傳出!

「糟糕!」

單濤回頭,已有一道巨大的影子高高躍起。

「轟!!!」

全場雅雀無聲,隔了一秒才響起雷聲般的掌聲。

剛剛大力扣籃的劉遼火面無表情,但回防之際,他的目光卻刻意地在觀眾席上遊走。

他找到了劉伯仁。

劉伯仁也看到了他。

兩名巨人隔空相望。

兩名巨人同時收起目光,然後看著前來進攻的單濤,各自一笑。
來吧,年輕人。

就像我們當時挑戰前輩一樣挑戰我們。

讓這死亡之組,來得更激烈一點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