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位係尾2車箱一直低頭睇住張小孄小姐本《我在雲上愛你》既女仔
正當我想行埋佢打聽既時候,已經俾個mk仔搶先一步
mk仔不愧係mk仔,係呢d環境乜野都唔諗就做左厹先
呢種生活態度確係不可多得。
「喂妹妹仔,睇緊咩書呀?」(我屌!條mk仔是咪有撚病架,呢d環境問咁既野!?)
「……」個女仔望一望個mk,無回應到。
個mk好不屑咁行開左,我不禁暗暗一笑。
然之後我見到剩低3個人用熱切既眼光咁望住我
就好似用眼神同我講「去啦仆街」…
咁係呢個情況之下,我就走左埋去個女仔到問


「hi你好呀,請問你知唔知依家發生咩事呢?做咩無晒人既?」
我盡量用禮貌既語氣問。
「……」個女仔依然沉默。我心諗,你聾架?
但係兩秒之後,佢托左托佢個幅無框既眼鏡,然之後話
「乜你地聽唔到咩?岩岩有廣播叫所有乘客落車先,然後搭下一班車嘛。」
『聽唔到』呢3個字一隻一隻咁打左入我個腦到
令我終於察覺到一上車之後個種違和感係咩…
就係由上車開始,就一直都無聽到個把用3種語言講下一站係咩既女人聲…
應該係佢個廣播mic壞左…
而最尾一卡車箱既5個人都不約而同地載住耳機聽歌


可能因為咁大家都無為意到今日聽唔到個把女人聲
亦都因為咁,大家都聽唔到另一個mic傳黎既廣播…
一個好重要好重要既廣播…
 
解決第一個疑問之後,腦海就接二連三咁浮現問題出黎
第一係關於果個一直睇住書既女仔。
佢明明聽到個廣播
咁點解佢會無離開到車箱呢?
第二係關於地鐵公司既處理手法…
如果想所有乘客都落車,剩係靠廣播方法係唔夠穩妥。


相信應該會安排職員行入各個車卡確保入面係無人先駛走列車…
既然係咁,點解會無人黎最後一卡既車箱呢?
而個女仔又點解無比人叫出去呢?
「你明明聽到,但係點解無走到既?同埋我想問地鐵有冇職員入黎叫人出去?」我問。
「……有人入過黎…」佢剩係答左我第二個問題。
有人入過黎,但無黎過最後一個車箱…
個女仔知道有人入過黎,之係個職員至少係去到尾3個車箱,甚至行到去女仔所在既車箱。
咁點解個職員會忽略最後一個車箱呢?相信呢個問題暫時都解唔開。
「咁點解你無走到既?」我重覆我第一個問題。
「……」

我已經開始習慣佢呢個咁特別既「回應」方法。
就係唔回應。
「好,唔該你。」係唔熟識既女性面前,我永遠都會保持禮貌態度。
算啦,其實呢個問題都唔係太重要。


重要既係,依家既處境。
我嘗試禁地鐵入面既緊急通話製,無反應。
拉手把,無反應。
車箱內既人,除左果位一直低頭睇書既少女之外,都睇住我做上述既動作…
然之後都開始露出慌張既神態…
mk仔首先開口
「Hi,咩事呀,我岩岩諗住上fb分享依家既status,但係無反應囉,上唔到網呀!!
我果個明明係無限上網plan,咩事呀??」睇黎佢既慌張係因為第二樣野。
其他人都白左佢一眼,然後都保持沉默,各自盤算…
聽完佢呢句之後我拎左我部硬度可媲美nokia 3310既大陸機出黎
諗住打電話比個fd呀源。
點知一禁著個mon,
(無訊號)三隻大字出現係我眼前…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