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內既六個人都齊集左係第一卡車箱到,等緊個位叫雯雯既少女開口解釋一切既狀況
「…你地,有無咩野想問?」雯雯好hea咁對住我地講。
「呢度係邊度黎架!?到底發生緊咩事?」大波OL搶先問左題無咩重點可言既問題。
「點解上唔到網架?點解上唔到網架?」個MK仲依然紏結緊係呢個問題上。
「其實…架車駛緊去邊?」中年呀叔既問題比較有建設性。
我同肥仔保持沉默,想等雯雯解答左第一輪既問題先。
「呢度係地鐵車箱,但同你地所認知既列車唔同。架車去到彩虹站就會停低…你地…相當之唔好彩…」
「彩虹站?點解會番去彩虹站?架車唔係去車廠維修咩?仲有,點解地鐵職員見到你但係無叫你落車,同埋點解會無人黎最後一卡車箱到叫我地出去?」我連珠炮發咁一次過問出心入面既問題…
「嗯…希望你地做好心理準備先聽我跟住落黎要講既野…」雯雯認真咁講。
呼。


在場既每一位都深呼吸左一口,準備迎黎事件既事相。
「首先,地鐵既職員見唔到我,呀楓係例外。」
嗄?
言下之意…雯雯唔係人?
咪住先,咁點解我地會見到佢架?
「我知你想問咩…」雯雯望住我講。
「你地見到我,係因為當架車係彩虹站開出既個一刻,你地同我,就身處係同一個世界。所以你地見到我,而開車之前行入車既職員見唔到我。」
[yipes]
言下之意,之係我地都唔係人?
無可能!!唔通我地死左都唔知咩!?


「o靚妹!你咪鳩up當秘笈喎!呀姐我嚇大架!」大波OL似乎唔相信自己既糟遇…
我都係…但我實在搵唔到一個更加合理既解釋。
「信不信由你。」雯雯好懶懶閒咁講,令我更加相信佢唔係講緊大話。
「咁點解無人黎最後一卡車箱?」我追問。
「因為你。」雯雯指住我。
因為我!?
我做過d咩黎,我有咩能力可以阻止到地鐵職員清場?
「嚴格d黎講,係因為你既黑氣。」雯雯繼續講。
 
「我既黑氣?」


「係,無錯,因為你既黑氣,令到今日好多野都出現左變數。我頭先都講
過,呢架車同你地所認知既車唔同,呢架係一架接載『魂』去陰間既車,我
地叫佢做《魂鐵》,《魂鐵》係以本身既地鐵列車為原形所分離出黎,係分
離既過程中,會強行將車內既生命體既『身』同『魂』分離,所以一直都
係以空車狀態進行分離,但你地實在係唔好彩……依家既你地被強行分離,
以『魂』既形式存在係呢個車卡入面。本身《魂鐵》每一日係普通列車分離出
黎都係有特定時間,大約係夜晚11點半到12點半,因為呢個時間係每日陰
氣最重既鐘數。但今日,因為你(指住我)而令地鐵內既陰氣係7點鐘就變
到最重,令到《魂鐵》要緊急分離,如果錯過左每日陰氣最重既時間,就會分離
唔到,而『魂』亦都會係人界滯留,要知道呢樣絕對唔係好事!呀楓既身份好特別,
佢係人,但係亦都係其中一個連接陰陽兩界既媒體,即係所謂既靈媒。相信佢今日都
係因為察覺到陰氣係你上車之後急增左好多,所以先同總部講話架車有故障,以
疏散乘客同埋吉架車出黎做緊急分離,免得錯過分離時間,
令到將係夜晚上車既『魂』無車搭而要滯留係人間……從而導致發生咩事…」
 


「亦都因為你,搞到呀楓今晚做多左野!《魂鐵》一但分離就要不停係地鐵路線
到兜黎兜去以接載『魂』,兜到凌晨四點之後去番彩虹經你地所謂既個條天地線去陰間…
本身呀楓渣到架車去調景嶺之後就可以休息,等今晚先做野,依家你搞到佢做多左
幾粒鐘喇!」雯雯有d大聲咁對住我講。
 
「算啦雯雯,佢地都唔想…而且……」車長室內傳出呀楓把聲。
聽完雯雯講完一大輪,我既思緒都比佢搞到好亂,但佢似乎仲未答我條問題……
「嗯…算啦!至於點解無人黎最後一卡,我都有d責任……因為我同你(指住我)既
氣場加埋實在太大,令到地鐵職員當左尾2一卡車箱係最後一卡……之後係類似傳說中既鬼掩眼…對…唔住…」
雯雯好免強咁吐左對唔住三個字出黎。
如果眼前呢個雯雯除左佢幅無框眼鏡,再放番d瀏海落黎,實在係JJABLE同GFABLE
當然大前堤,係佢要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