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妹妹仔,咁你做咩唔叫我地落車呀?」個mk開口問。
白痴。我心入面既即時反應。
「白痴。」雯雯同我一樣,不過佢開口講左出黎。
「咩話!?」佢好不奮。
「架車係彩虹站開出之前,你地根本見唔到我,我又點同你地講呀白痴。」雯雯重覆
mk仔語塞。似乎仲未相信雯雯唔係人既事實…
「我重有問題,點解我平時搭又無事,今日搭又搞到咁大件事呢?而且我日常生活都無乜野架喎」我質疑。
「因為你平時都係同你個位叫呀源既朋友一齊…佢可以中和你既黑氣。再講,今日你地既遭遇的確係夾雜左天時,地利,人和既因素…你上車既時間係一個鐘頭入面陰氣最重既個一刻,而你搭既交通工具係香港最牽涉到陰間既交通工具,加上你自己本身既黑氣,做就左今日既罕有情況。」雯雯好似乜都知咁。
「嗯……點解你知道咁多野?」我好奇一問。
「因為我一直都係呢架車上面……」佢好落幕咁答我。


「……最後一個問題,我地有冇方法回復原狀?」
「……有,而且好簡單…不過…」雯雯好似有難言之隱
「不咩過丫,我真係想快d番屋企沖番個涼番覺呀!」大波OL貫徹佢港女既風格
真係咁簡單?我將疑慮放左係心入面…
「首先你地要等到4點,我會叫呀楓係彩虹停一停,到時再同你地講恢復原狀既方法…」
我望一望手表,離凌晨4點仲有大約8個鐘頭,我開始回想今日發生既一切…
番學,抄功課,吹水,食飯,放學…
同女神報補習…
同女神報補習…
如果,女神無叫我去同佢報補習,我就唔會遇上呢一切一切…


Hi!唔可以咁諗!只係巧合黎姐!
我係心入面狠狠咁Hi左自己一下。
但係因為我既原故,連累了四個陌生人同我遭遇同樣既事
心入面不禁有d自責…
「唔洗咁介懷喎!又唔係無得變番原來咁樣!」四眼肥仔好似睇穿左我既心事
我會心微笑左一下。估唔到咁既環境下佢不但無怨我,反而安慰我。無言感激!
我回到岩先既思潮入面…
同女神分道揚鑣,入地鐵,去到彩虹站,聽唔到廣播
開車,離心力,封閉空間…
離心力?


「係分離既過程中,會強行將車內既生命體既『身』同『魂』分離…」我諗番起雯雯既呢句說話。
個下離心力就應該係我地既『魂』從『身』分離一刻所產生既感覺…

我地個『身』依家點?
 
「身?你地依家係以魂既方式存在,咁個身自然留番係原本架列車上面啦。」雯雯不其然咁講。
「我諗,原來架車駛番廠之後,你地就會俾人發現失去意識咁灘左係度。一陣你地落左車,睇下新聞,就知你地俾人送左去邊間醫院。」
「咁我地點樣番番入原本個身體到?好似龍珠咁跳隻舞合體?」我問。
「如果你想既話都可以既,其實好簡單,你地就咁跳番入個身到就得,因為今次你地係被強行分離,雖然每個人唔係有固定既壽命,但你地係呢一刻黎講的確係命不刻絕,之係話你地『魂』同『身』既連繫仲未切斷,兩者間仲係能夠互相吸引,就好似兩極既磁鐵咁。」出乎意料地,雯雯無話我低B。
佢講到好簡單咁,但我始終覺得佢有咩隱瞞緊…
在場既人聽完佢講之後,似乎都鬆左一口氣…但無人留意到雯雯閃躲既眼神…
當一個人講緊大話,或者有野隱瞞既時候,佢既眼珠係會不期然咁移動,就好似岩先既雯雯咁…
雖然佢已經唔係人
而我都希望一切只係我既錯覺…
列車繼續向前行,經過一個又一個站,兜左一個又一個圈…


其實到呢一刻,我都唔係好想相信自己既遭遇…
無啦啦變左『魂』體…無啦啦要係架得番5個人一隻鬼既車箱到逗留8個幾鐘…
係列車經過車站既時候,我嘗試對月台上既人扮鬼臉,舉中指…希望有人有反應
從而證明呢一切只係地鐵公司夾埋雯雯既一個玩笑…
當我扮左6次鬼臉,舉左7次14隻中指之後…我放棄左…
並默默等待凌晨4點既到來…
o隆…o隆
列車上既人都各自做住唔同既野…
個肥仔繼續打佢既psp,個OL拎左合粉底出黎補妝,個大叔直頭訓左係地下
而個mk,唔洗多講,緊係玩緊佢部智能電話,明明已經上唔到網,都唔知佢玩乜春…
我就繼續思考雯雯所講既野…希望搵到當中既矛盾,從而發現佢到底隱瞞左d咩野…
但係,當我仲未搵到佢說話中既矛看之前
我諗起左一樣好向左走向右走驚嚇既事…
就係,呢架係一架叫做《魂鐵》既交通工具…
顧名思義…之係接載魂既鐵路……


咁會唔會,有d頭破血流,四肢盡斷,身中多刀既鬼魂上車架…
一諗到呢到,我不其然咁打左個冷震…
但我發覺,原來我已經將雯雯歸納左入善類…
佢比我既感覺,就只有哀怨同幽鬱…並唔係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