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咁一陣會唔會有其他死人既『魂』入黎架?如果我遇到既話,再係facebook上面share我既經歷,一定好多人讚!」點解個mk可以咁大安旨意架…
我諗,並唔係所有死左既『魂』都係善類…
第一,死亡並唔係人人接受到既事,如果人係死於意外,佢死後一定懷有怨恨
懷有怨恨既『魂』上到車,相信唔會好似我地平時搭地鐵咁囉…
第二,有d人生前既邪念就好大,基於現實世界有種種制肘先安於現狀,我諗呢類死人
上到車都唔會好似平時搭地鐵咁掛…
第三,係呢一刻我地係陽壽未盡既『魂』,雖然唔知死左既『魂』分唔分辨到…如果分辨到既話,
基於人(鬼)既妒忌心,而現實法律又唔適用於死後世界,我有理由相信佢地會搞鳩我地…
「放心啦,佢地入唔到黎呢一卡車箱…因為我係度…」雯雯回應mk仔。
「同埋我勸你都係唔好行去其他車卡…雖然死後世界都有佢既規矩,但執法唔嚴…試想像下


如果人類社會既差佬全部都愛理不理咁,強姦,偷竊,襲擊等等既罪惡都會變得普遍,死後世界
就係一個類似咁既世界,雖然『魂』同『魂』之間做呢d野係無意思,但你係一個陽壽未盡既『魂』,
之係異類,如果唔小心俾佢地分辨到,小心菊花不保…」估唔到雯雯會講d咁既野。
mk仔再一次語塞。相比其他mk,呢條mk應該只係岩岩入行。
據我所知,d mk無論咩事都有理無理都屌撚左先,但佢無咁做到。
但雯雯所講既其他『魂』唔會入黎呢一卡,到底係咩意思呢?
我諗就算我問佢,佢都唔會答…
架車繼續向前行,時計轉完一圈又一圈
終於,黎到凌晨3點50分。
就好似雯雯所講咁,無任何其他既魂黎到第一卡車箱,而我嘗試由第一卡望過去車尾


但發覺第一卡同第二卡既連接位,有道類似氣牆既野阻住左我既視線…
我諗呢樣應該係雯雯既能力…佢令到第一卡同其他車卡隔絕左
點解佢要咁做呢?
同埋佢話過佢一直都係呢架車上面,但據佢所述
呢架車係將『魂』送往陰間,應該唔可以係上面停留至係…
雯雯
始終係一個迷。
 
凌晨四點,架車係彩虹站中間既個條路軌上面停低左
呀楓係車長室行出黎,好似想開口講野


但比雯雯用眼神阻止左,雯雯阻止左呀楓之後就同我地講
「你地記住,係左面閘入黎就係左面出番去,右面入既話就右面出。」
雖然我好想知唔咁樣做既話會有咩後果,但我諗我都會淆底照做…
「同埋,你地入番個身之後,唔會即刻醒,因為當『魂』離開『身』既時候,屬
於『魂』既時間就會停止,而屬於『身』既時間就繼續流動,簡單d黎講,之係心跳,
你地肉身仲未死,個心仲跳緊,似乎你地仲未發現,呢一刻被強行分離變左做『魂』狀態既你地
係無心跳既,所以當你入番個身,『魂』同『身』需要時間黎同步番,至於要幾耐就睇個人素質喇。」
我地都下意識咁摸向胸口位置…果然無左個種起伏…
不過算啦!好快呢一切就可以結束!一定係!
「我要講既野係咁多,你地可以走…」雯雯既眼神再一次咁有d閃縮…
車箱內既mk仔,大波OL,中年呀叔聽到雯雯講到個”多”字個陣,就已經急急腳走左
個四眼肥仔蠢蠢欲動,但似乎佢想等埋我先…
係離開呢架叫做《魂鐵》既鬼車之前,我始終想搞清楚雯雯到底隱瞞左d乜野…
「雯雯,你,係咪有d野無講俾我地聽?」我問。
「有d野,你地唔知會比較幸福。」雯雯講完呢句之後揮手示意我哄個頭埋去


"PEB"(我真係唔知點擬個下聲:-( )
雯雯係我額頭上輕吻左一口,然後低聲哩喃左句 :「祝你好運…」
我錯愕左2秒鐘,回過神黎既時候發現頸上面多左條繫住一枚介指既頸鍊…
應該係雯雯岩岩錫我個陣幫我載上…到底係咩意思呢?
「雯雯!你…」呀楓見到我條頸鍊之後有d緊張咁講…
但再一次比雯雯用眼神阻止左。
「好啦,你地快d落車,搵番自己個身啦!」雯雯罕有咁露出笑臉對住我地講…
而我都無繼續留係呢架車上面既理由,我同肥仔轉身就走。
或者條介指鍊對雯雯黎講係好重要,但既然佢載得上黎我條頸度…
一定有佢既理由…而且一定考慮過好多野…
我亦都無謂左推右推,直接爽快咁收禮,免得雯雯變做宋禮雯…
離開車箱後,我同肥仔去有新聞睇既地方進發,好等我地知道自己個身俾人送左去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