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住隔離床依舊昏迷既肥仔
心入面既內疚感再次湧現…
都係因為我…
都係因為我…
對唔住…
等佢醒番之後,一定要請佢食番餐飯!
「喂!毒向左走向右走濤!終於訓醒喇喎!」熟悉既聲音傳入聲中,呢把略為低沉又帶小小獨特鄉音既聲,無礙係呀源。
「細聲d啦毒向左走向右走源,呢度醫院黎!」我回應。
我地圍內個班fd都係毒向左走向右走前毒向左走向右走後咁叫大家,其實講真
相比起個d日日玩gal game睇H漫既油頭四眼暗瘡肥西,我地實在正常到不得了。


一眼望過去阿源既方向
咦喂!?
女神係度既!!?
佢地一行四人黎探我,除左女神同阿源之外,仲有子華同阿俊…
阿源子華阿俊都係我既死黨,佢地黎探我一d都唔出奇
出奇既係…女神竟然黎左探我…
作為一個社交圈子咁廣,課外活動纏身既女仔
我完全唔明白點解佢會係放課之後抽時間出黎睇我…
係呢一刻我除左開心之外,仲帶點憂慮
你話我疑心重又好乜都好


我始終覺得佢黎探我唔係剩係關心我咁簡單…
「你無咩野丫嘛,你都幾向左走向右走訓得喎!一訓訓咁撚耐既?」子華問我
「嗯…無乜野啦,不過個口好撚臭!(呵)」我一野呵啖氣出黎噴去子華塊面到
「屌你!好撚臭呀!」
「唔臭噴黎托咩!」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係我同佢地對話既時候,我一路留意住女神既表情…
佢憂心衷衷咁望住我,而且表情仲帶一點歉疚…
唔通…佢覺得佢間接害左我…?
或者係啦…如果唔係既話佢根本唔會黎探我…
雖然一路以黎我都努力消除腦海中既呢種想法
但無可否認…
個一日係女神破壞左我既日常,我生活既慣性
先令我坐上左個一班車…
不過算啦…已經過左去。
無論點都好,佢都係我心入面既女神。
「咦,乜你地黎左呀。」耳邊傳入老母把聲,講左句上一輩人例排式既明知故問廢話。
「伯母你好。」佢地異口同聲。
「喂呀濤,有差佬黎搵你!話想問問個日發生既野。」


「咁我地唔阻你喇,走先!係喇,你番得學未呀?」阿源問我
「未呀,醫生話要留院觀察多幾日,因為係罕見個案。」
「嗯,你小心身體啦!我地聽日再黎。」
所謂朋友,就係當你有事既時候,表面扮無咩野,內心又好關心你既人。
酒肉朋友要幾多有幾多,真心朋友就唔係話有就有。
幸運地,我已經有4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