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濤,我走喇,小心身體!」女神好溫柔咁同我講,真係講到我心都軟埋
佢地就左之後,就有兩個差佬過左黎…
「個日發生左咩事?」差佬A問
我只係同佢講,架車一係彩虹站開出既時候我已經失去左意識…
完全無提及到關於《魂鐵》同埋雯雯既事…
應該話,就算我講出黎都無人信
廢事俾人當係痴線佬之後送我去青山就麻向左走向右走煩
「你有冇見到過咩可疑人物?」差佬A繼續問
「無呀…你地有冇咩調查結果?」我反問
「已排除所有人為可能因素…所以想係你身上睇下會唔會有咩線索…」


「唔好意思,幫唔到你地。」
「唔緊要,好好休息。唔阻你。」
差佬問既野唔多,都係d只有當事人先知道既事。
我諗佢地已經係地鐵公司問過黎。
不過只有當事人知道,無論佢地點調查都好,呢個都只會係一個不解既迷。
呼…
d差佬走左之後,我再次訓落張床…
又一次諗番起無幾耐之前既離奇經歷
又一次諗番起雯雯呢個迷一樣既角色
到底佢隱暪左d咩呢?


「無知,係一種幸福…」
呢句說話我百思不得其解…
諗下諗下,思縮逐漸變得模糊
「媽媽!你睇下!個貝殼好靚~」一把小女孩既聲
「係喎,XX真叻女~」呢把係一把好溫柔好溫柔既聲
我依家身處於一個海灘
眼前有一個女人同一個小女孩…係無幾遠既地方有個男人坐係太陽傘下面
海浪拍打岸邊既聲音,小女孩既嘻嘻笑聲
一個恬靜和諧既溫馨畫面,散發出淡淡既童話氣息
日落既黃昏令沙灘上既沙閃閃發亮,好一幅美輪美奐風景


「呀濤!乜你咁爛訓架!醒左無幾耐又訓既!?食飯喇!」母親大人既聲音將我扯回現實。
「嗯…」我發覺我眼角又再次出現淚珠,我輕輕一抹然後莫名地嘆息左一下…
個d夢…到底係咩一回事呢?
 
 
食完晚飯之後,我行左出去散步
灣仔既天空,係望唔到星星…
我坐係長椅上面,望住個輪蛟潔既彎月
深深咁感嘆左一下

終於都回到日常…
離奇既經歷亦都告一段落…
世界唔會因為我呢d小人物昏迷幾日而停止轉動
其他人依舊番工,依舊番學
恆指依舊升升跌跌


日出依舊,日落亦然
如果我有一日就咁消失…或者長期昏迷…或者死亡
相信除左同我相熟既聊聊幾人同埋屋企人會有影響之外
其他人既生活亦都唔會因為我而被打亂
時間一久,我就會漸漸被所有人遺忘
歷史上再無我存活過既痕跡…
人類依舊繁衍,依舊創造,依舊破壞
直至地老天荒,世界毀滅…
人類呢種系統,呢種機制真係好奇怪
不斷繁衍繁衍繁衍…
生,然後死,然後被遺忘…
重複又重複…
留低既,可能只有相片,或者史書上面既幾隻字…
咁樣,又有乜意思呢?
人類,到底係為左咩野而存在?


為左乜野而進化?
為左乜野而創造?
為左乜野而破壞?
為左自己?
為左幸福?
為左家人?
說穿了
所有野,都係為左死亡…
人生在世幾十年同永恆相比實在相差太遠
海未枯石未爛,人就已經死左…
勞碌半生只係為左短暫既安穩幸福,值得咩?
 
唉我諗多左喇…都係番去訓覺把啦…
話唔定今次發夢會搞清楚到底係咩一回事…
個對男女


果個女仔
一個又一個唔同既場景
點解我會發埋d乜有連貫性既夢呢?



「媽咪!d花好靚呀!」
「係呀,呢朵叫玫瑰~隔離個d係滿天星~」
咦咦咦咦
有d唔同喎!
眼前既係一個細路仔同埋一個女人
個細路唔係邊個
正正係我本人
而個女人就係我娘親
無記錯既話,呢度係細細個老母帶我去既花展…


做咩今次見到自己細個時d野既?
唔通之前既夢,都係某個人既回憶?



我睜開雙眼,望住醫院純白色既天花板
回想之前發過既夢…
如果個d夢真係某人既真實經歷…
玻璃杯碎裂個一幕…未免有點令人擔心…
個一幕之後…會發生d咩事呢?
「哇!」眼前無啦啦出現一個肥仔
無錯,係我熟悉既個一位肥仔
無啦啦哄到咁埋,嚇死人咩。
不過實在太好…佢終於都醒番…
「喂!你訓左幾多日?」肥仔問我
「早你一日醒。」
「我仲以為你剩係早我小小醒添」
「天真。」
然後就係兩個人既歡笑聲。
兩個差唔多歲數既人,經歷過同樣既離奇遭遇
自自然然就毫無障礙,毫無隔閡咁成為左朋友
「喂你換件衫,同我去食飯,我請!」我決定實踐之前既打算。
「我叫呀飛,你呢?」
「呀濤。我叫你呀肥得唔得?」
「……是但…」
就係咁,我毒撚濤就多左個叫毒撚飛既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