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有冇同人講我地既經歷?」係餐廳內肥仔問我
「無呀,講左都無人信啦,俾人當痴線咪大撚獲。」
「嗯,我都覺得乜都唔講比較好,但似乎有一個人唔會咁諗」
!!!
估唔到呢個肥仔往往都諗到d我無諗過既野。
「個mk仔!」
「係…如果佢講出黎,我地就有排煩…」
「佢地應該比人送左去瑪麗,我地要過去!希望我地趕得切係佢地比人問之前過到去。」
「嗯…食埋野就去!」肥仔果然無論幾時都係以食為優先。
「但你一陣應該要做body check,一係我自己過去睇下佢地醒左未先。」


「嗯,如果佢地醒左,你同佢地溝通下。」
「我知點做。」
食完飯之後我換件衫問准醫生就出左去
搭上23號巴士,前往瑪麗醫院!
當我去到瑪麗既時候,似乎已經遲左…
我行入病房,望見mk仔同佢側邊既差佬濤濤不絕天花亂墜咁講野
相信係講緊我地真實既經歷…
條友真係無向左走向右走腦…
佢講完一大輪之後,我聽到差佬A講左句:
「相信先生你岩岩醒番無耐,神智有d不清,我地下次再黎問過。」


「咩呀!我講既都係真架!」
「先生,你都係休息下先啦。」
正當個2個差佬想走既時候,大波OL都醒左,並撐起左自己坐係床到。
差佬A行左埋去問:
「小姐,唔知你依家方唔方便,我地想問一問個日發生既事。」
「個日?哦。是但你。」
「…」
「…」
「…」
「…」


個差佬都係問番問我既個d問題
個大波OL都係答番我答d野
好彩佢唔係好似個mk仔咁無腦
我係呢度正式宣佈,波大無腦呢個statement係唔成立既!
反而mk無腦呢個statement就值得考究一下。
 
d差佬走左之後,我拉埋大波OL同mk仔傾左陣計
「我諗,我地都係唔好講我地既真實經歷出黎比較好。」我同佢兩個講
「嗯,我都有同感。一黎唔會有人信,二黎驚惹到麻煩。」大波OL和應
「麻煩?會有咩麻煩?」mk仔問
「可能會有記者黎追問,佢地極有可能小題大做…或者會打擾到雯雯。」我答
「理q個女仔丫,何況d人都見佢唔到架啦!」
「咁如果有類似呀楓之類有陰陽眼既人呢?」
「理q佢丫,我就一定放上FB開心share!」
「你因住俾人當痴線。」


「傻啦!d女不知幾鐘意聽~」
睇黎我點勸都無用…佢剩係係fb講就無咩所謂啦…
還店都只係講比佢班fd聽。而班差佬都只係當佢痴線…
「嗯…是但你…但係唔好對外公開!如果岩先個2個差佬番黎問你,你答番岩先OL姐姐答既野,ok?」
「唯有係咁啦。」
「如果個中年呀叔醒左,你同番佢講,唔該。」我禮貌地吩咐大波OL。
「嗯。」
然之後我就離開左瑪麗。
其實依家身體已經無咩大礙,同正常狀態無分別…
但都仲係要留院觀察,真係悶到傻…
好彩叫係有肥仔陪我,而班fd放學都會黎探下我先叫無咁悶…
回程途中,我係巴士上摸住雯雯俾我既個條介指鍊…
到底佢俾呢樣野我做咩呢?
唔通係魔戒!?
on9!


就連我自己都不禁鬧自己一句on9
雖然唔會係魔戒,但我諗呢枚介指亦都有佢既特別之處
摸下摸下,好似摸到d凹凸位,唔通有字?
我放眼一看,發現左幾隻細細粒既字
P...E..A..C..E...F..U..L?
唔通呢枚係peaceful ring?
咁有乜特別?
peaceful..
解平靜,解安寧,又解和平…
無論係邊一個解釋,對佢既作用都提供唔到線索
載介指會平靜d?我又唔係一個燥底既人
雯雯唔會因為呢個原因而俾我
會安寧?
又好似唔關事…
和平?


更加九唔搭八…
一路摸住枚介指一路思考…
無幾耐,就番到律敦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