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你是咪眼花呀,洗唔洗我同你配副眼鏡呀?」
「唔係喎呀仔,真係乜都見唔到喎!」
我望住胸口前既個枚介指,完全同實物無異…
個種冰涼觸感,個種刻字後既凹凸感
對於我黎講都係實實在在…
但點解呀媽會睇唔到既呢?
正當我想開口質疑多一次我娘親既時候,肥仔向我打左個眼色。
的確,繼續同老母糾結係呢個問題上都無意思,重要既係找出佢見唔到而我地見到既原因。
我會意佢既眼神之後同老母講:
「算啦算啦,當我無講過。」


「頂!神神化化!呀仔你洗唔洗去check下個腦呀?」
「挑,第一日生我出黎?」
好彩我呀媽係個典型師奶,無點樣深究呢個問題。
「喂呀仔!我買左d好靚既橙!」不消半刻,已經轉左話題。
「有幾靚先?」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對話)…」


娘親走左之後,我同肥仔去左餐廳食野。
「肥仔,你點睇?」
「你指隻隱形介指?」
「嗯…」
「隻介指除左我同你之外,仲有冇人見到?」
「仲有呀穎(我女神),之係岩先黎探我個女仔。」
「其他人呢?」
「未確定。」
「做個實驗?」
「點做?」


「除你條鍊出黎比我。」
我二話不說除左條鍊落黎遞俾肥仔,肥仔拎住我條鍊放左去隔離無人個張餐桌上面
呢個的確係一個唔錯既方法,只要睇下下一個係個張餐桌上面食野既人留唔留意到就知道咩事
但有一個更加直接既方法…
「做咩唔直接問人見唔見到?」
「我淆…」
「…你可唔可以去死…」把口雖然叫肥仔去死,不過係我心底裡,我都淆…
「已經死過一次。」
算啦點都好,肥仔做既實驗的確可以確切地知道仲有冇其他人係見到or見唔到條介指鍊。
 
 
過左無幾耐,有一個類似呀嬸既物體連同佢既食物行緊埋目標餐桌
如果佢見到,應該會拎起條鍊睇下
就算唔拎起,都會下意識望下
只要我同肥仔留意佢既眼神,就知道條鍊存唔存在


呀嬸一步一步行埋去
5,4,3,2,1!
!!!
出乎意料既結果出現係我同肥仔眼前
個呀嬸直頭張佢既食物放左係介指上面,然後坐低
但係我眼中,介指穿過左呀嬸放低既食物,同食物係同一位置上重疊…
「肥仔,你…係唔係見到同我一樣既野…?」
「嗯…好明顯,佢唔知有介指既存在…」
「…」
我陷入一片沉思…
介指,並唔係實物?
的確…介指係雯雯俾我,俾我之前佢一路戴住…
如果介指係實物既話,當《魂鐵》開出既時候,d人就會見到有隻介指係度凌空飛緊…
我一路都無留意到呢一點,理所當然咁當左介指係實物…
因為條鍊確切係載係我條頸上面,而個種觸感亦都同實物無異…


但眼前既實驗結果,同埋我娘親既反應…
好清楚咁話左俾我知,其他人眼中係見唔到條介指鍊…
應該話,係佢地眼中根本唔存在一樣咁既野…
咁…點解我同肥仔會見到?
仲有…

除左我同肥仔之外既人…
我女神…
「肥仔你點睇…?」
「唔知…依家有好多唔明朗因素…」
「嗯…條鍊…係雯雯俾我……而雯雯…………」
「唔.係.人」肥仔講出左我哽係喉嚨既三個字…
「係…咁本來屬於佢既野…按道理亦都係果個世界既野…」
「嗯…但你同我都見到,而且接觸到…」
「係…但係……呀穎都見到…」


「我就係諗唔明呢一點…」
「我都係…」
「你估,我地剩係見到呢隻介指,定還是會見到除左介指外,屬於果個世界既野?」肥仔問我。
「我都唔知…我去瑪麗個陣無留意過有無"個d野"」
「你估,係咩契機令到我地…之係我,你,同你條女三個,見到隻介指?」肥仔繼續問。
「我唔肯定…可能係,搭過《魂鐵》?」
「唔排除呢個可能…但你條女應該無搭過…」
「嗯,如果佢有搭過,新聞應該會報導…但我印象中無睇過咁既新聞…同埋如果我無記錯既話,當我地睇新聞個陣,個主播係話今次係地鐵首次既罕見事件。所以佢應該無搭過《魂鐵》。同埋佢唔係我條女。」
「是撚但啦!咁,仲有冇其他可能性?」
「未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