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冇睇過我左眼見到鬼個套戲?」肥仔問我
「有呀,做咩咁問?」我答
「你估你條女是唔是因為咩意外所以見到個d野?」肥仔繼續問
「唔知,應該唔係,我細細個就識佢,小學中學都讀同一間,雖然唔係話好熟,但如果佢遇過咩意外既話我應該收到料。」
「咁呀…」
「我覺得,呀穎可能同呀楓一樣…天生就睇到個d野…」我提出我既見解
「唔係掛,佢有冇同你提過?」肥仔問我
「白痴,呢d野點會同人講呀,正如我地都無講d差佬講我地上左架鬼車啦」
「咁又係……係喎,講起呀楓,佢明明渣住架地鐵黎分離,點解新聞無講話有車長昏迷既?」肥仔再一次提出問題
「我都唔知,如果佢都昏迷左既話,架車就會一直停係彩虹,但事實上架車係駛左番廠……一係下次見到佢個陣問下佢?」我答


「我就唔係好想再見到佢喇…」肥仔淆淆地咁講
「點解?」我好奇
「乜你好想同果個世界既野有牽連咩?」肥仔解釋
「咁又唔係…先唔講呢樣野,我地依家有樣更加重要既野要確定…」
「咩野?」
「就係,到底我地剩係見到隻介指……定還是……」
「係…你想點確定?就隻介指黎睇,個d野應該同真實無異,亦都唔係我地想像中既半透明…」肥仔問我
「嗯…呢度係醫院…醫院係死人最多既地方…我地周圍兜下探險下啦!」
「你真係唔撚驚架喎…」
「你睇落都好冷靜丫!」我望住肥仔塊肉面講


「冷靜還冷靜,我真係絕對唔想再同果個世界有牽連…我只係想過番d正正常常既生活咋…」
「見到鬼既生活都可以過得好正常。」
「我諗呢個世界上大多數既人都唔希望見到鬼…」
「就算見到,你都未必分到啦!」
「就算我分唔到,但唔可以排除d鬼分唔分到我見唔見到佢地架嘛!你無聽雯雯講咩,d鬼死左之後同無皇管無咩分別架咋!」肥仔提出佢既疑慮
 
「但佢地都會去搭《魂鐵》,我諗,人死左之後唔多唔小都會依戀人世,唔會自動自覺去搭地鐵…所以我認為,應該有引導者既存在。」我再次提出我既見解
 
「你既意思係,引導者會係人死左之後出現係鬼魂既眼前,帶佢地去搭地鐵?」
「應該係,至於引導者係係人死左之後馬上出現係鬼魂眼前定還是係《魂鐵》差唔多開出既時候出現,我就唔多清楚。」


「咁如果係後者既話,我地都有機會遇到一d可能會搞我地既鬼魂…」
「所以依家去確定一下…」
「如果引導者係存在,點解雯雯話d鬼魂係無皇管?」肥仔再提問
「引導者應該只係負責引導,唔會負責管理,當然呢個只係我既推測…雖然我之前都諗過,一個法律唔適用既死後世界會亂成點樣,亦都有幾項推測結果,你想唔想聽下?」語畢我已經準備進入柯南mode
「愿聞其詳。」
「當時我係度諗,如果人係懷有怨恨咁死,或者生前就有好大邪念,呢類既人死左之後應該唔會安份守紀,但後尾我考慮到有引導者既存在,雖然我既推測係引導者只係負責引導,但對於鬼魂而言,引導者係帶領佢地既存在。從心態上去分析既話,人好容易張帶領者既角色同管理者既角色重疊係一齊,鬼都唔例外。」
「所以你認為,個d本來想搞事既鬼係引導者面前都會變得安份?」
「大致上係咁,再講,d鬼魂未必會知引導者只係負責引導,同埋人亦都有自律性,陰暗面唔會係死左之後無幾耐就浮現。」
「但大前堤係…你所假設既引導者確實存在…」
「呢個推測既準確率有85%以上。」
「你點計出黎?」
「鳩吹。」
「fuck you!先唔理你個推測有幾準,但點解當時雯雯係車箱入面會同個mk講個番說話?」肥仔語帶不滿
「呢點唔係太肯定,但諗番雯雯當時所講既野,佢有一半既機會係凶鳩個mk only。」
「另一半機會呢?」肥仔追問


「當時我地係陽壽未盡既『魂』,雯雯真係想警告我地。或者…」
「或者咩?」
「雯雯唔想接觸到個d鬼魂…」我提出
「點解?佢自己都係鬼黎架啵。」肥仔問
「唔知…總言之依家我地去確定一下我地見唔見到除介指以外既”個d野先”。放心啦,如果引導者既假設係正確既話,只有好小數人死左之後會搞事。」
「望係咁望…」
「食完野就出發啦!」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