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其實我地可唔可以早d出院?」番到律敦治之後我問醫生
「其實經過呢幾日既觀察,你地身體都無咩異常狀況出現,你想既話聽日就可以出院。」
「你點睇?」我問身旁既肥仔
「無所謂。」
「咁我地一於聽日出院啦!」
我望向肥仔,佢好似有d失落。
「你做乜鳩呀?唔捨得我?」我半開玩笑咁問肥仔
「有小小啦…」
「THIS IS GAY!!!」
「屌你!我認真架…」


「仲屌我添…仲話唔係基!?」
「唉唔講…」
「唔好咁啦,我都好唔捨得你,但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地雖然出院姐,但第日仲可以約出黎見架嘛!」我安慰肥仔…
「你…係我第一個現實既朋友…」肥仔語出驚人
「咩料!?你認真?」
「嗯…一直以黎我都俾人排斥,俾人取笑…除左上網做keyboard warrior之外,我係現實就只係一個廢jer…」肥仔一面認真咁講
「但我認識既你,都幾樂天丫,同埋我人生攻擊你你都無乜野…」
「因為我知你只係講笑…所以無乜所謂…但其他人,係好認真咁排斥我,玩我,笑我…如果我唔樂天…我諗我一早自殺死左…」
「…」
我唔知點樣回應肥仔…我亦都唔知,如果佢既遭遇發生係我身上既話,我會做出d乜野…


「減肥脫毒啦…」本身想講句加油,但唔知點解,對住越係老友既人,句加油就越難講出口…
「考慮下…」
「keep contact啦我地!係喇你住邊?」我問肥仔
「觀塘,你呢?」
「我都係!估唔到咁岩,我一直以黎都想有個住係附近既朋友,無事做一齊落街鳩hea,爽!」
「嗯…希望你可以一直同我做朋友…」
「咪撚咁肉麻啦你!」
然後又是一陣歡笑。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星期一


生活終於回到日常…
而我地學校既學生亦都開始準備第一學期既考試。
「喂毒撚濤!放學上我屋企溫書咯!」係呀源…
「你屋企咁撚遠…我地上到去咪又係打機,晒鳩氣啦!」我回應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星期二
日常生活真係好,平凡而快樂~
「喂今日我地去食日本野!」我提議
「乜你咁女人架!」呀源,子華,阿俊異口同聲
最後都係去番個間茶記…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 星期三
一切如常。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 星期四
考試開始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星期五
考試結束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星期六
同肥仔既gathering,我地約左係apm到等
肥仔俾約定時間遲左半個鐘先出現…
而且
係拐下拐下咁出現
「哇你咩料?又整親隻腳既喂?」
「唉唔好提,有個呀婆推推下手推車無啦啦甩手,架車係斜路碌落黎,撞親我隻腳…」肥仔道出事件因由
「乜你又咁唔好彩呀…」
「係呢…咁岩得咁翹掛」
「小心d啦下次,唔好成日留意自己見唔見到鬼啦!」我叮囑肥仔
「你又知我成日留意?」
「直覺。」
「係係…你估我信唔信丫拿?」
「乜都好啦,從結果而言,我估中左。」
「其實你份人都幾難明…」


肥仔講得岩,有時就算係我自己本人都唔知自己諗緊乜…
「乜q都好啦,去食野先啦!」
夜晚八點半,聚會結束。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星期一
派成績,無咩特別
但班上有一位女同學缺席。
派卷都缺席,真少見。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 星期二
個位女同學依然缺席。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星期三
個位女同學依然缺席,同日,女神同佢班八婆fd去左探個位女同學。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星期四
個位女同學仲係無番學
我好奇問一問女神
「呀芙佢無野嘛?佢好多日無番學。」


「哦,佢無咩大礙既,做咩咁關心人呀?鐘意人?」
「痴線!(心諗:我剩係鐘意你咋)佢因咩事請咁耐假?」我繼續問
「哦佢過馬路個陣,有架貨van無啦啦失控,撞到佢隻手甩左臼…」
嗄?
又係呢d飛機撞紙鳶既意外?
正當我思考緊既時候,大脾傳黎震動
係肥仔sms我。
「呀濤……我……見…到………鬼…呀呀呀!!!」
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