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既人接二連三遇上意外…
然後就係肥仔帶黎既驚嚇消息…
看似毫毛關連既幾件事…
真係巧合咁簡單?
 
收到肥仔訊息之後,我馬上衝入廁所打俾佢
「嘟……嘟…」聽電話啦仆街!
「喂呀濤!!我見到鬼呀!!」肥仔終於接電話
「你冷靜d先,我擔心既唔係呢樣!」
「咁你擔心乜q呀?我見到鬼呀!!血淋淋…企係馬路中央…一雙滿懷怨恨既眼睛…望撚住我……好撚恐怖呀!!!」


「咁佢有冇搞到你丫?」
「……咁又無…但佢望撚住我,好似想食撚左我咁!!!」
「可能係你錯覺姐…我擔心既係…另一樣野…」
「我唔知呀!你又話引導者會係人死左之後就出現既!!點解隻鬼咁撚恐怖企係度都無引導者帶佢走架!!?」
「我只係話引導者係人死左之後馬上出現既可能性比較大姐…依家都未可以排除引導者係唔存在…你唔洗咁擔心…」
「我真係好撚驚呀…佢眼甘甘咁望住我…好似死唔眼閉咁…」肥仔聲音顫抖咁講
「你冷靜d先……我依家驚…我地…已經俾死神架左把廉刀係頸…」
「乜料?死神來了?」肥仔質疑
「exactly…」
「拍戲咩依家…你咪亂諗野啦…」


「一開始你同mk仔扭親隻腳…然之後你比手推車撞親,然後…我班有位女同學俾架貨van撞到甩臼…呢d都可以當係巧合…但當你話我知你見到鬼既時候…我就覺得事情唔係巧合咁簡單…」我開始分析俾肥仔聽
「點解你會咁覺得…?」
「唔知……身邊既人發生意外…而你又見到鬼…你見到鬼之係代表我地同果個世界仲係有關連…我起初以為…就算有關連都無咩大影響…但接二連三既意外…好似講緊俾我地聽……陽壽未盡既人同果個世界有關係並唔係一件簡單既事……我地似乎…俾呢個世界排斥緊……或者應該話…我地俾陰界扯緊過去…」
「你係唔係諗多左…?我整親既2次都好巧合,而且…係你班上面既女同學遇到意外…而唔係你喎…」肥仔仲未察覺到…
「我無事…應該係因為雯雯隻介指…peaceful…可以解做平安……雯雯想我平安先俾佢隻介指我…所以我先無事……但係…似乎……我會連累身邊既人幫我承受…而且唔係最親密既人,而係同我有關係,但係比較疏遠既人…」
「你…認真…?」
「我都唔想係真…但係種種發生既事…唔到我唔信……我諗,同我關係比較親密既人,或者係係我身邊既人,都會受到介指既保護…你仲記唔記得,你岩岩醒番body check個陣…我去左搵中年呀叔佢地,而你就係個陣扭親隻腳,然之後我地一直都無事…出左院之後,過左一個星期左右,我同你係apm見面,你個陣又俾架手推車整親隻腳,而班上面既女同學亦係差唔多時間整親隻手……我地去探病個陣,個mk又係俾條儀器線整親隻腳…咁多種既巧合加埋一齊黎睇…已經唔可以叫係巧合……而係……有系統性咁發生……而導致呢種系統既出現…應該就係我地同果個世界依然未切斷既關連…」
「咁…點算…?」肥仔不知所措咁講
「我都唔知……意外應該一次比一次嚴重…就好似電影死神來了入面咁……第一次遇到既只係扭親腳呢d小事…個次屬於我既意外應該俾醫院入面既某人承受左…第二次遇到既已經係甩臼,俾我班上面既某位女同學承受左……而你俾手推車撞親…相信mk仔同OL都會有相似既遭遇……無人知第三次會遇到d乜野……」
「咁…點…算…?」


「我都唔知呀!!」
「你…會唔會除隻介指落黎……?」肥仔問出左我一直唔敢面對既問題…
「唔知…坦白講……我唔想死……我諗我地…要去搵雯雯…你放學之後留係學校唔好郁,我即刻過黎搵你!記住,千其唔好周圍行,唔好坐係風扇底,等我過黎!」我吩咐肥仔
「嗯……我係XYX學校番學…」
「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