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濤?你諗通左拿?都係拿拿臨還番隻介指比雯雯啦!」肥仔係電話既另一邊講
我鬆一口氣既同時,亦都擔憂起來
我到底點先可以說服肥仔呢?
「唔係,我想見你,有d野我想當面同你講清楚!」我有理無理,一於想辦法埋左佢身先!
「嗯,如果你係黎勸我唔好離你太遠,等我都可以受隻介指保護,咁就免喇!我重申多一次,我唔想害無辜人!」
「呢d之後再講,你等我黎搵左你先,你係邊?」我問
「係學校…」肥仔答
由呢度去肥仔學校大概要二十分鐘
希望呢段時間唔好發生咩事!
既然奪命性既惡運都比我地捱過左,我諗,唔會咁快再有事發生既,大概…


講係咁講
我都真係好驚
雖然同肥仔識既時間唔長,但就一見如故
所謂知己,大概係呢回事
我唔想佢死,絕對唔想!
入到肥仔間學校,我已經離遠見佢坐左係操場
肥仔都見到我,但佢無叫我,無打招呼,只係一面沉重咁望住我
「呀濤,放棄隻介指啦…」肥仔一開口就係呢句
「肥仔,我地一齊去搵解決既方法啦!」我無正面回應佢既問題
「我岩先都經歷左一次生死關頭,最後好好彩咁毫髮無傷,我咁笨拙都無事,你都會無事架!你信我啦!」肥仔繼續講


「你唔好厄我啦!我知你唔想害到其他人,但你都要顧下自己條命架!再講,比你遇多次生死關頭,你會唔瀨尿咩?你會咁冷靜坐係度?」我質疑
「我無厄你…」肥仔一面無奈咁答
「算啦,我唔同你理論呢件事,總之你依家跟我走,ok?」我未等佢回應我就轉身向學校門口走,我決定以呢一下轉身黎逼使肥仔做出決擇
嘭!
係我反應到發生咩事之前,我已經俾一股巨力推左向前面大概十米既地方
當到回過神來既時候
已經發現身後比瓦礫堆住既肥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