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我大嗌
點解會咁?點解會搞成咁架?
佢只係係我身後無幾遠
應該依然係介指既保護範圍
應該唔會有事架!
咪住先!
岩岩,係肥仔用力推開我,,
之係話,今次俾世界排斥既對像係,我??
但雯雯隻介指明明仲係度!
到底點解!?


「呀濤,識…到……你…咳…咳」肥仔一野咳左幾啖血出黎!
「唔好再講!唔好再講喇!!」我已經泣不成聲,起勢咁用雙手堀開d瓦礫,十隻手指損哂,爛晒都依然係咁堀
「由佢啦呀濤,,咳……咳,生死有命…咳」
「命Auntie!唔好再講野,我唔準你再講野!我就黎,堀得開…」
事實係,即使我搬開左幾舊
眼前既瓦礫依然堆積如山…
嗚呀!!點解!!點解我咁無用
就連一個朋友都救唔到!
點解!!!?
「呀…濤……識到你……係我最大既…成…就…咳…咳」」


「成你老…母,就你…老母……我地仲要一齊搵解決方法,一齊…一齊打機…一齊笑…一齊…喊,我唔準你死!!!」
 
意外發生後已經過左差唔多兩分鐘
過黎打探情況既老師同埋未走既學生越黎越多
當外面既世界越黎越嘈既時候
我既世界,反而越黎越靜
只係聽到肥仔微弱既喘息聲
不斷反覆咁講…
「多…謝……你…」
直頭最後,連小小既喘息聲都再聽唔到…


我默默咁企起身,離開呢個校園
呢個肥仔所在既校園
呢個令肥仔唔開心既校園
呢個害死肥仔既校園
我無喊
有時候…
唔喊,個心反而仲痛
我望住熙來攘往既彌敦道
繁華依舊
無人知道,係一所校園入面,有一個生命已經悄然離開
肥仔…
生前既存在感唔高
連死後,都無人為意…
生命,何價?
望住身邊猶如佈景版快速轉換既人群


望住呢班,可能連生命既意義係咩都唔知
庸碌半生追逐浮華既人群
我忽然覺得
肥仔好可憐…
雖然佢無咩豐功偉績,但佢識行自己既路
雖然佢只係一個凡人,但佢識樂觀面對每一天既生活
相比係我眼前呢d機械人
我可以真切咁感受到肥仔既存在
真切咁感受到肥仔既靈魂…
「喂!呀濤!」
無錯…明明肥仔已經死左,我都仲聽到佢把聲…
「喂!呀濤!」
眼前出現左一團滿身傷痕既肥肉,顯然就係肥仔黎
估唔到,連幻覺都開始出現…
「喂!呀濤!應機啦!」肥仔第三次叫我


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