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當我上次同你分道揚鑣之後,我去左呀楓比我既果個地址到,係個度我見到個呀叔,佢同我講,呢個世界就好似一部大電腦咁,而命運就好
似中央電腦咁,我聽完之後其實都只不過係得啖笑,但岩先你同我講,你死左之後有訊息直接打入黎你個腦到,我就聯想番個位大叔所講既說話…佢
話我係“匙”,雖然我當時唔知道咁樣之係代表住d咩野,但我諗我應該係類似病毒,或者bug既存在,雖然我唔知點解會係我,亦唔知點解個位大叔
會搵到我既存在,但我依家幾乎可以肯定既一件事就係,如果我可以闖入呢個世界運行既核心,我就有可能修改呢個世界既系統,如果死左既人係類似
比人拋去資源回收筒既software,咁我可以做既,就係禁一禁個還原制,咁理論上,你就可以起死回生。」我同肥仔講。
 
「丫丫丫!!!好難捉摸呀!!!你搞到我好亂呀!!!!」肥仔一頭霧水咁望住我。
「你不如直接話比我聽要點做啦!!」肥仔接住講
「去做引導者!」我肯定咁講
 


 
「下?做?點做呀?」肥仔問我
佢呢句說話令我不其然咁諗起海底奇底入面肥仔個fd既個句說話
「我都唔係咁清楚,但我依家都算係一個有特殊體質既人,我諗去番呀楓比我果個地址,搵番個大叔,佢應該有方法,同埋,我想以引導者既身份送你最後一程!!」我望住肥仔講
肥仔一下張我熊抱住,而且眼泛淚光
其實佢既死,我都有責任…
丫!咪住!
肥仔係因為救我而死
之係話惡運既目標係我
之係話依家隻介指已經無左保護功能


之係我除時會死
幣!
「肥仔你係呢度等我,我一定會番黎,以引導者既身份番黎送你去投胎!!」
估唔到,最後都係比個大叔講中
我真係要好似隻狗咁衝番去搵佢
希望中途唔好有咩冬瓜豆腐
「我走喇肥仔!你要等我!!!」
同我離開左肥仔大概一分鐘左右
我就見到雯雯既出現!
「都係等我幫下你啦…而你依家既狀態趕去果個人到,只係死路一條…」雯雯對住我講


「其實你既存在到底係咩一回事,我到依家都未摸清,點解你要幫個大叔,點解你要陷我於一個萬劫不復之地,到底係咩原因驅使到你咁做…?我好想知。」
「我遲早都諗住同你交代…首先我要向你道歉…但,我真係逼於無奈先咁樣做…」雯雯同我講
「你解釋啦,我會聽。」
「嗯,多謝你…你係一個好人…」
 
唉,無啦啦都硬食左一張好人卡
真係啞巴吃黃蓮!!!
「你仲記唔記得你魂跳番入身個陣發既夢?」雯雯開口問我
「記得!唔通…我夢入面既主角係你?」我問
「嗯,無錯…我,生前係一個不祥人…」雯雯一面哀傷
「下?」
「我…本身出生係一個幸福既小康之家,但當我越黎越大個,唔知點解,我身邊既人開始行衰運,我家庭開始破裂,無幾耐之後,佢地係唔知邊度帶左隻介指番黎,叫我帶住…我帶左之後,情況又好轉番…但…好境不常,一年之後,情況再次急轉直下,我身邊開始有親戚出事故,起初都唔會覺得係因為我而做成,但後來唔到你唔信,凡係同我接觸過既,都會離奇地死於意外…最後,我死左。」
「下?會唔會跳得太快?你話因為你,所以你身邊既人遭遇不幸,但最後你死左?」
「係,最後我死左,唔係因為惡運…」
「唔係因為惡運,但你死左?咁神奇?………咪住先!!!你唔會…係………比人謀殺?」


「係…」雯雯答我
「比邊個?」我接著問
「我都想知…亦都因為我太想知,我先會以呢種形式停留係世界,直至搵到答案…而個位大叔,佢話可以幫我搵出答案,條件係我照佢說話做…如果我咁樣講,你會唔會諒解我?」
「…」我無言以對
對於死於非命既雯雯
我唔知講d咩好
但照佢所講既說話
殺佢既人極有可能係………
佢父母?
雯雯無理由推測唔到呢一點…
定還是
佢抗拒呢個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