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無話
因為
我唔知點樣開口安慰雯雯
如果事情既真相同我腦海中既想法一樣既話
未免太過悲哀
無幾耐之後,我地安全到達位於軒尼詩道既果個單位
「喂大叔!開門!!」我大嗌
「都話你會再番黎搵我!」個大叔用左呢個方式黎應門
雖然我內心係相當之不屑
但我同時


亦都為眼前呢位大叔既推理同布局能力感到驚嘆
雖然佢手上有女神同雯雯呢兩張牌
但佢竟然可以一野推我入局
可能佢連我既性格都摸得一清二楚
應該話…
係女神張我摸得一清二楚,再同佢講…
「我想做導領,我知道你有方法。話我知!」我住大叔講
「小朋友,求人並唔係咁樣求。你,仲未回答我。」
「我未答你咩?破壞世界?UM…從過程上黎睇既話,我將會做類似於破壞世界既野。」
「係?愿聞其詳…」


「我想令一個朋友復活,一個我好重要既朋友…我想去運行呢個世界既核心,修改關於佢既死亡…只係咁。」
「哈…!!哈哈!!你果然同我好似!」大叔回答我
「似?邊度似呀?睇過!」
 
「你同我一樣,都係想復活一個自己好鐘意既人。」大叔同我講
「嘎?你都係想復活人?邊個?」
「我老婆,亦即係呀穎既老母。」
「下!?佢無老母既咩?」我講完之後好仔細咁回想一下,又真係好似無見過
「佢老母係生左佢出黎之後就死左…十六年喇!十六年黎我一直都係度搵可以令佢復活既方法!!十六年後既今日!我終於搵到!!我終於搵到喇!!!」
聽完之後我真係一頭霧水,係呢一個咁平常世界,我諗無人會係人死左之後想要復活佢,除非佢係白痴。


「點解你會知道有復活既可能性?唔通…你天生有陰陽眼,見到死左之後既伯母?」
「無錯!我諗,你個位朋友都對你講左同一番,或者係類似既說話,先令你有呢個動機去復活佢。同埋,我唔只天生有陰陽眼,我由十歲開始就做導領,亦都係好多資深既前輩口中獲悉呢個世界運行既資訊,係呢幾十年入面,我不斷來往陰陽兩界,係陰界既時候,我一有機會就去探索。但經過左幾十年,我對果個地方既所知都唔多…直到有一次……」大叔講到呢到就停左
「唔好賣關子!ok?」
「小朋友,我無義務繼續向你透露關於果個世界既情報。因為你依家仲未答應我。」
果然係老謀深算!
「其實你都知道左咁多情報,點解你唔自己去修改呢個世界既系統?」
「因為我入唔到去呢個世界既核心!!!只有你,成個世界,就只有你一個可以入到去!!!」
「呢個問題暫且唔講,我可以同你復活你老婆,因為咁樣呀穎都會開心…你可以繼續講埋落去未?」
「我無話要你復活我老婆!我係要你破壞呢個世界!」

又點呀!?
 
 
「唔通你認為單單復活一個人就夠?一個人既人生,短短數十載,短暫到不得了,有d人乜野都無做過,係生與死之間乜野痕跡都無留低過,就被時間既洪流沖走,從此係世界上消失,亦都唔會係史書上留名!咁我地生存到底為乜?為死?你去中環睇下個班白痴…日做夜做,機械式咁番工放工,一直做,做到死為止,你覺得咁樣既人生唔可悲?」
「首先,我承認唔係每個人都可以活出人生既意義…但現實實在有太多制肘,有人要養家,有人要養活自己…我唔認為個d為生存而努力既人係白痴!」


「天真!你實在太天真!首先唔講個班白痴,你睇下中國個班貪官,佢地到底對呢個世界有乜野貢獻?但係就飲飽食醉大魚大肉高床軟枕!你再睇下非洲班饑民,比其他負出更多更多更多既努力,都唔能夠獲得三餐溫飽!你唔覺得呢個世界好可悲?」
我語塞…
我對眼前大叔既感覺,就好似我看待死亡筆記入面既夜神月咁…
我無辦法好有力咁去否定佢既做法
或者話
我仲好同意…
呢個世界本來就係唔公平
有人含住條金鎖匙出世
贏在起跑線上
呢個世界有太多千里馬
但伯樂就小得可憐

或者
呢個世界由一開始就錯晒



既然係錯晒
點解我地唔去紏正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