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店個世界本身已經錯晒,點解我地唔去破壞佢?」大叔開口
屌你大叔識讀心?
勁撚過林保怡啵!
「我仲未做好思想準備…係現階段,我剩係想復活肥仔先!至於紏唔紏正呢個世界…呢個問題太遙遠,你同我講左具體方法先,我到時再決定我既行動。」
「好!好!!!難得你終於有呢種心!我就先話個方法比你知!你好好聽住!果個世界係一個廣闊無邊既虛空世界,而係果個世界既中央位置,有一個扭曲左既空間,入面控制住呢個世界既無序流動,控制呢個世界既運行方式,你只要行入果個扭曲空間,將入面既資料調整一下,你個位朋友就可以復活!」
「哇你講到好易咁喎,唔自己去做?」
「要入去果個空間唔容易,普通既靈魂入去會灰飛煙滅,呢個世界上,可以安全進出果個空間既,就只有你一個!」大叔好肯定咁同我講
「點解你咁肯定係我?你肯定我入去唔會灰飛煙滅?我點知你係唔係厄我?我點可以確保我既安全?」
「小朋友…有時有d野係命中注定,唔到你唔認。我唔知點樣解釋比你聽…總之你就係匙,只有你先入到果個世界!」
「咁我入到去,要點樣先可以搵到肥仔既data,又要點樣修改法先可以復活佢?」


「哈,估唔到你都會問d咁白痴既問題…」大叔回應我
又係喎…大叔如果係入到去既,一早入左去做手腳…而唔洗係度求我
如果係未入過,自然就唔會識…
我的確係問左個白痴問題
「咁…破壞世界既方法都要我自己入左去再慢慢摸索?」
「無錯!我相信你既能力!」
「嗯…到時先算,我仲未可以肯定咁答你我會幫你…但,我有一個要求!」
「你講啦!」大叔出奇地爽快
「我想做你地所講既導領!我要親自送肥仔去陰間!」
 


 
「哈!其實唔難!」大叔同我講
唔通大叔都係高登仔?
「但呀楓同我講,呢個職業係唔到我地揀架喎!」
「嗯…某程度上黎講都係既…」
「咪賣關子啦!快d講啦!」
「就咁講會比較難解釋清楚,如果你肯定你唔後悔,我直接同你講個方法,你跟我做完,就會之係咩一回事。」
「好啦咁你講啦!」
「你將你既靈魂同肉體分開,完。」
屌你唔好再簡短d?


「下?可唔可以詳細小小?將靈魂同肉體分開?點做到?」
「你問我點做到我真係唔知,所有導領都係天生就做到,而且可以分開兩邊既思維分別控制靈魂同身軀,就好似我依家咁。」
眼前既大叔就好似用左影分身咁,一分為二。咁當然只有我呢d有陰陽眼既先睇到。但,出奇既係,大叔分離出黎既靈魂竟然同原來肉體既大小一模一樣,而呀楓既靈魂狀態就瘦削得多…
「咁你可唔可以具體講一講點樣做?」我問
「嗯…就好似屙屎咁,你點樣將舊屎係屎眼逼出黎?你依家當你成個身體都係屎眼,用力將靈魂逼出黎就係。希望你平時無便秘~」
丫,又幾具體喎!
我開始幻想自己既靈魂係一舊屎,而全身每一個毛孔都係屎眼。
唔!
隨住一聲(唔)音,我成功逼左個靈魂出黎
我靈魂對肉體say聲hi既同時
我肉體都同靈魂say番聲hi
然後,唔知係我靈魂個腦定係肉體個腦收到一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