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鬥快飛去迪士尼?」肥仔提議
「唔撚係掛…我地本身已經好撚基,依家仲要去迪士尼?」我回應
「我未去過呀…」
其實我都未
「你咪話迪士尼都有入口既,我地去遊番轉個樂園,再係迪士尼去陰間咪得囉!還店都無人見到我地架啦,怕咩喎!」肥仔接著講
「唉去啦去啦」
「yeah!」肥仔好似個細路仔咁跳起
「你識唔識路?」我問肥仔
「唔識呀…搭車?」肥仔回應
「搭鬼到咩!…你唔記───


───嗶
我說話都未曾講完
一幅投射圖就隨住嗶一聲係隻介指到投射左出黎
真係不得不讚一讚呢隻介指既辦事效率
唔知隨左呢d咁基本既投射功能之外,隻介指仲有其他功能呢?
呢d後尾再慢慢發堀啦!
「肥仔,數三聲之後比賽開始,最快到入口果個叫贏,輸左果個要除褲然後拎碌野出黎係是但一個路人面前揚三下。」
「下?玩咁大?我驚你走我數喎!」
「下?你諗下揀個咩對象黎拔槍好過啦!」我冷笑一聲,因為從上次既經驗黎睇,呢場賽事真係一個字講晒 ── 食硬!
「誰怕誰!」肥仔用古天樂式口吻既普通話講左呢三隻字出黎既時候,我就已經諗緊佢走數之後要佢做d咩黎補數


「咁我數架喇喎,三!」我剩係數左一下三就已經極速飛走
「哇屌你咁撚矛既!」肥仔係後面大嗌
「第一日識我?除定褲啦你!」
涼風撲面。
呢種感覺真係說不出咁暢快
肥仔一路緊追我身後
不斷大嗌唔公平呀,出矛招呀等說話
我就真係睬佢都生痱滋
一路上我不停思考破壞世界既問題
我望住眼前既青馬大橋,望住燈光閃爍既香港


我望唔透
呢個世界
到底可唔可以用<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黎形容?

我到底係咪應該打破呢個世界原有既運行法則
生老病死不復存在
人人平等生存
無紛爭,更加無戰爭
無核武,亦都無共產黨
世界大同…
但要點先可以做到呢?
算啦都係遲d先諗
迪士尼就係眼前,都係拿拿林衝過去之後叫肥仔除褲好過
正當我諗住加速既時候
身旁有一團肥肉快速閃過


一野爬我頭不特止,仲要閃到去終點前十米左右既地方
「肥仔你條褲甩左一半呀!」我不禁驚惶失措地大嗌
就好似臨死前既最後掙扎咁
但意料之外既野係,肥仔真係停左係度望一望自己下身
我見機不可失,馬上衝左過終點
好彩,最後都靠矛招力保不失
「喂你好撚矛呀!」肥仔同我講
「喂你好撚蠢呀!」我回應
「屌明明就應該你輸既。」肥仔不奮
「咪咁小器啦!最多唔洗你除褲喇!」
「唉屌是撚但…」
「但岩岩個招你點用出黎架?無啦啦爆速既?」我好奇
「因為…」
係肥仔未講完既時候,眼前出現左一個人
而佢就係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