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思前想後的詩、詞、賞、受】請不要和我爭辯,也不要客觀的分析,因為從灰藍色的太陽鏡看出去,沒有一件東西不是灰的、憂鬱藍的...... 我是一個長期病患者。患病期間,常常胡思亂想,有很多感觸及感受,喜歡化為文字,撰出新詩新詞;原本只是孤芳自賞,現公諸同好,懇請四方好友賜教,獻醜,見諒!



不知從那時開始,
憂慮悄悄地闖進了我的世界,
不知從那個角落,
鬱悶無情地把我整顆心摔碎,
你會說:昨天不快樂,明天便快樂;
        昨天很擔心,明天便放心。
我卻說:昨天、今天及明天都不快樂;
        昨天、今天及明天都很憂心!
請不要和我爭辯,也不要客觀的分析,
因為從灰藍色的太陽鏡看出去,


沒有一件東西不是灰的、憂鬱藍的。
 
不知從那裏開始,離開幽谷時沒有帶糧,
倦了、餓了,昏了、要睡了,
兩眼合上,只看見不能描述的將來,
走進回憶的深處,在那裏,
人的步伐是緩慢的,
它可以等你,甚至靜止,
讓你我可以沉思、買醉。
 


醒來吧!兩手空空,立足於無實土之地,
還只不過是另一個夢的開始,
有幾把聲音對我說:
「前面不遠處,會是你安竭之地。」
聲音如叮玲,笑容如彎月,
是天使來報喜不報憂嗎?我很疑惑,
小天使啊!可否用你的翅膀載我一程?
我甚嚮往淙淙的流水山澗。
 
我躺在地上,


星星輕聲問我:「你是否倦極了?」
我卻笑而不答,將身上的旅行箱卸下,
只留下一個精巧的寶箱,鎖著我的夢,
盜賊忽來搶劫,他們狠勁的拳轟中我的臉,
我看見更多的星星在飛舞,
一個盜賊,卻看見三個影子,
「打中間的那一個!」冷月忽然喊叫,
對,中間那個才是真的。
 
我還在站立嗎?要往那裏去?
橫越沙漠,人影稀少,
四周靜得出奇,只有刮風沙的嘯剎聲對我說:
「你過不去的,任由風沙把你埋葬吧!」
可是仙人掌永遠是你的摯友,找兩棵來,
結伴同行,它的尖刺能戳破冷酷者的心,


日間,我拖著仙人掌的手走路,
晚上,我枕在仙人掌的枝節上;
 
早晨,太陽豈不是又出來了嗎?
 
銘悠
17/9/2014
[email protected]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