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作為一個良民,為什麼要殺人呢?如果你乘坐過人聲鼎沸的雙層巴士,「上」無去路,「下」有追兵,你便會有所共鳴!



要是一天,我這一等良民被關進鐵窗裡,不消說罪名只得一個─謀殺。

遇襲者,大有可能與我素未謀面。大家並沒國仇家恨可言,本是河水不犯井水,然而生活只需有一刻的重疊,火花自然四濺,動起殺機。死者當中,十居其九是擁有「三寸不爛之舌」的女性。

每天上班、下班,被困在公共交通工具裡,毫無疑問是上天對窮人最大的懲罰;而多次令我蠢蠢欲動的,正是那人聲鼎沸的雙層巴士上。我姑且把它分為「四層」:即天堂、煉獄、人間和地獄。清晨,我愛坐在上層近窗的座位,俯視街景,只可惜防不勝防,多話的乘客會突然闖進,破我岑寂。抵受不住,唯有落入凡間,倒楣時雙腿還要被罰,站得發麻。傍晚放工時分,中途上車原故,只可在下層呆鳥般靜靜地喘息。然而好景不常,一小時的車程,少不免殺來一個「長舌婦」;嘈雜聲一旦在下層盪漾不休,人間頃刻變成地獄。毫不戀棧舒適的座位,我只會急急向上逃,違法地站立在梯間,與那吼叫中的獅子保持距離。可憐的我仰著頭,在這煉獄中等待靈魂獲得淨化……

起初,我只敢不懷好意,盯著愛說話的乘客,她們竟視若無睹,繼續高談闊論;其後,我一度改換上滿眼兇光,豈料她們依舊面不改容,有的更倒過來惡狠狠的看我,看我奈她什麼何!

多言者大體分為兩大類。「自我中心型」,自以為是位於太陽系中心的恆星─太陽,其家人、丈夫、男朋友、普通朋友,就連車上的乘客,都須如地球圍著她旋轉。她的一舉一動讓世界矚目,世人必須洗耳恭聽。又嚴如一種信仰,請相信她的起床時間,刷牙、洗面等微屑不足道的事足令我們的生活捲起風暴,對我們的人生有莫大的裨益。因此她孜孜不倦地說教,絮聒嘮叨,而信徒們萬萬不可錯過……怪不得北歐神話中的太陽馭者也是女性,據說有隻狼總在車後追逐她,想把之整個吞下去。如果女人是蘇爾(Sol),我一定是那隻狼─斯庫爾(Skoll)了!



廉價的車廂內休想耳根清淨,因為還有第二類人佔一席位,姑且稱她們為「自我膨脹型」。她們之中不乏長得亭亭玉立者,就是不肯放過表現「智慧」的機會,口邊無時無刻愛掛著「其實」、「我覺得」等字句,教我怎能不從頭直冷到腳跟,雙膝打戰?光聽她們說話語調,無知的還以為有大學講師在授課。恕我淺陋,知識淵博的愛因斯坦、達爾文才不會在顛簸的巴士上,對著知識水平不高的乘客演講相對論、進化論呢!事實上,自我膨脹者說的都是茶餘後飯的話題:同事之間的桃色糾紛,婆媳之間的是是非非,烹飪心得,「湊仔經」……雖稱得上經驗之談,但決不是一門艱鉅的學問吧!看那副洋洋得意的嘴臉,胸有成竹的口吻,不容置疑的手勢,真令我想走前掌她嘴,或揎袖揮拳。

天真的我,曾以為巴士安裝了電視屏幕,喬布斯發明了智能手機,蘋果公司改良了平板電腦,女人的聲浪和唾沫的星子會少一點,可是日子並沒有好起來。眼前的車廂,電視播放著聲嘶力竭的廣告,手機傳來火山爆發般的遊戲聲,平板電腦放映著外星語言的韓劇,還有藝人胡楓的溫馨提示,可謂雪上加霜。最致命的一幕,莫過於巴士兩層都充斥著喋喋不休的雌性生物。

「上」無去路,「下」有追兵,即時戴著耳筒,音樂仍無法蓋過她們的咒語。在這荒誕的國土上,我唯有展開逃亡生涯,在陝隘的車廂內左穿右插。她們不是孤獨地對著冰冷的手機說來說去,就是三五成群交頭接耳,有時更笑得前仰後合,看見那些牙齒白厲厲的排著,我的臉色旋即鐵青。完全漠視車頭GPS衛星導航系統的指示,巴士與目的地相差十萬八千里的真相,別無他法,我非離開不可。像剛被逮捕的野獸,我瘋狂地拍打玻璃門;先是一陣呼聲,情急下變成嚎聲,最後是由衷的哀懇:停車!

巴士尚未抵達車站,大門經已敞開,我拋下司機的斥喝,乘客奇異的眼睛,跳下車去。風颯颯,雨霏霏,沒有人聲的地方處處是仙境。漆黑的路上,收入微薄的我又開始盤算多年來買車的大計,一邊比手畫腳,一邊自言自語:一輛二手日本車2.3萬,每月燃油5千,公屋停車場費用每月2千,保險費一年6千,洗車費每趟100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