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舊患未癒,新傷又來,命中註定是這樣的嗎?沒人可以理解的痛苦,只有自憐;夢想還在嗎?幸福還有希冀嗎?孤島上的燈塔,在發出模糊的光照,船撞冰山,是遲早的事。



心靈的小船 到底還能負載多重
永無止境的飄泊 那裏可以靠岸
一抺空虛孤寂 我根本撐不住
究竟 還有堅持下去的原因嗎
對天呼叫 可否告訴我堅強的唯一理由
每天重重複複的愧痛 是徵罰 也是折磨
 
舊患未癒 新傷又來 命中註定是這樣的嗎
沒人可以理解的痛苦 只有自憐
夢想還在嗎 幸福還有希冀嗎


孤島上的燈塔 在發出模糊的光照
船撞冰山 是遲早的事
 
我不屬於這個世界 也不屬於天堂
孤枕難眠 與影共舞
苟且偷生 行屍走肉
活了四十多個年頭 只覺得很失敗
我其實好想相信 我做得到 我做得對
至少 曾經付出過的努力
在那憂鬱藍色的天空 發放過異彩


那管他人不欣賞
但我 孤芳自賞
 
銘悠
29/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