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卡拉OK

在精神病房療養期間,每天都發生很多事,不知何解,銘悠都印象深刻的,或許是第一次住進這種病房吧。又或許是,在苦悶乏味絕望的日子中,人的本能,就是要掙扎求存,為自己的存在找出一點的意義,創造一點的趣味,日子才會過得輕鬆些。
 
有天晚飯過後,大夥兒都懶洋洋地在病房休息。少志坐在床上,忽然唱起流行曲來。傻強聽見,也起身走到少志的床邊,與少志一起唱歌。斜對面的銘悠,聽見了,就笑起來。
 
「銘悠,你笑甚麼?」傻強問。
「你們唱得真『悅耳』,哈哈!」銘悠單眼做了個鬼臉。
 
少志和傻強都笑起來,沒有理會,繼續自我陶醉地唱著。




 
「銘悠,你不愛唱歌麼?」華哥不知何時來到銘悠的病床。
「唱歌嗎?我喜歡,我喜歡唱卡拉OK,也會抱著結他自彈自唱,可惜這兒兩樣都沒有。」
「誰說沒有的?兄弟們,跟我來!」華哥向少志和傻強招手,邊說邊走出病房。
「銘悠,你也一起來吧!」少志說。
 
銘悠也就跟了出去。
 
他們大夥兒四人,由華哥帶頭,向著走廊的盡頭處走去,來到一間空置的房間。原來那是一間狹小的單人病房,他們進入後,華哥便把房門關上。
 




「華哥,這裡怎麼看都不似有結他或卡拉OK的設備吧。」銘悠說。
「你不用心急,騙你有好處麼?少志、傻強,幫手開檔!」
 
他們便把四張椅子排成L形,然後中間放一個空紙皮箱,箱底向上。他們坐好後,少志首先開口說:「我有一包薯片。」說罷,便把薯片放在「紙箱做的枱」上。
「我帶了朱古力!」傻強也放在枱上。
「只有吃的,沒有喝的,怎行呢?我帶了檸檬茶!」華哥說。
「好啊!」他們拍手歡呼。
「銘悠,歡迎光臨我們QK卡拉OK!」華哥手握一個厠紙筒,扮作對著咪高峰在說話。
「要唱K,緊係黎搵我地QK!」少志和傻強很齊聲地說,扮出鬼馬的表情。
「哈哈,你們在賣廣告嗎?」銘悠笑道,他終於明白,原來自己來到一間卡拉OK房間。




「對不起,我沒有帶零食來。」銘悠說。
「你不用帶,你是新人,是貴賓,今晚我們三個請客,下次輪到你。」華哥說。
「好呀。可是,房間有了,食物也有了,那麼點唱機呢?沒有點唱機,怎唱卡拉OK呢?」銘悠不明白。
「OK,我來先做點唱機,少志、傻強,你們先來點唱挑戰,我輸了,就換你們來!」華哥說。
「Beyond – 海闊天空。」少志說。
今天我 寒夜裡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Oh~ No~ ……」華哥握著厠紙筒唱起來。
 
「張學友 - 壯志驕陽,有勞!」傻強說。
引來驕陽 伴我心高飛編織理想 像片風孤單飄身遠洋 憑你眼光照路途上 OH...OH... 願某天一起編織理想 願某天彼此心中太陽 仍似這刻熾熱明亮 OH......」華哥又懂得唱。
 
「女仔歌,陳慧嫻 - 千千闕歌,嘻嘻。」少志笑說。
來日縱使千千闕歌 飄於遠方我路上 來日縱使千千晚星 亮過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這宵美麗 亦絕不可使我更欣賞 Ah... 因你今晚共我唱……」華哥又過關。
 
「銘悠,你來點一首吧!」華哥說。
 




「鄭伊健 – 友情歲月。」銘悠說。
「這首……這首不識唱,我輸了,銘悠,換你來做點唱機吧,我都喉沙了。」華哥把咪高峰傳給銘悠。
 
來忘掉錯對 來懷念過去 曾共渡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不相信會絕望 不感覺到躊躇 在美夢裏競爭 每日拼命進取 奔波的風雨裏 不羈的醒與醉 所有故事像已發生飄泊歲月裏 風吹過已靜下 將心意再還誰 讓眼淚已帶走夜憔悴……」銘悠唱著。
「好呀!唱得好!」大夥兒一起拍手。
「再點,再唱!」華哥說。
 
「林子祥 – 誰能明白我。」傻強說。
「少志,換你唱!」銘悠說。
好呀……昂然踏著前路去 追趕理想旅途上 前行步步懷自信 風吹雨打不退讓 無論我去到哪方 心裡夢想不變樣 是新生 是醒覺 夢想永遠在世上……」少志唱著。
「走音了,哈哈哈!」傻強笑道。
 
就是這樣,邊吃邊唱,他們熱情、投入及開心地唱起卡拉OK來,把一切的煩惱都暫時放下,為沉悶的病房增添了不少色彩。
 
正當他們唱得慶高采烈之際,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




 
「華哥,你又開卡拉OK麼?冇牌經營喎!」原來是護士長駕到!
 
眾人都靜了,驚了起來,倒是華哥較鎮定,站起來,嬉皮笑臉地對護士長說:「阿Sir阿Sir對不起,一時大意忘記了填申請表,因為那個院友銘悠是新來的,有抑鬱症,所以我們想逗他開心些……院友要互相幫忙嘛……通融通融,唱多陣就收了……」
 
護士長向銘悠望過去,銘悠點著頭。
 
「十五分鐘,九點前一定要收檔,執好間房先好走,OK?」護士長下命令。
「OK, OK, 謝謝護士長。」眾人異口同聲地說。
 
護士長離開後,房門一關上,眾人都一同歡呼;「Yeah!」
 
「大家一齊來,唱飲歌!」華哥說,大夥兒都起立,拍手高唱:「命運就算顛沛流離,命運就算曲折離奇,命運就算恐嚇著你做人沒趣味,別流淚心酸,更不應捨棄,我願能, 一生永遠陪伴你!命運就算顛沛……
 
人生,無疑是有很多痛苦,所以要苦中作樂,才可稍稍開解自己;要懂得苦中作樂,是一種智慧;而要在藍色憂鬱中,尋找意義,就更加是漫長的功課。華哥、傻強、少志和銘悠,看來都在努力學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