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院牧的誕生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時候,少志終於被護士釋放,獲得自由,他第一時間,是到浴室好好地徹底沖洗,因為他被綁著了整整一晚,不能去洗手間,忍不著,尿床了!
 
「銘悠,你知嗎?少志尿床呢,哈哈哈!」傻強說。
「有甚麼好笑?他被人綁了整整一晚,不能動彈,不尿床才怪,下次輪到你就知味道!」
「我其實以前都試過被綁啦,還要長達一整日,不單止尿床,還拉屎呢,哈哈!」傻強嬉皮笑臉地說。
「真的沒你好氣!」銘悠邊說邊走近少志。
「銘悠!」少志呼叫著。
「唏,少志,看你精神不錯啊!睡得好麼?」銘悠問。




「還可以,昨晚太累了,你和我禱告完後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我都說你只要乖乖睡一覺,不再發脾氣,現在護士豈不是真的放了你麼?」
「你說得對啊,銘悠。」
「少志,現在還想死麼?」
「不想了,昨晚焦慮得很,失去理智,才會做出那麼激烈的行為來。」
 
「銘悠,你居然有辦法開解少志,我就倒沒有這樣的耐性了。」華哥說。
「唏,華哥,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做人有時可以的話,就切身處地想一想,換轉你是少志,有何感受?然後憐憫及同情,就會出現,這就是愛。」
「你真愛心爆棚。」
「才不是,華哥你也是一樣的,我知道,你只是口硬心軟,不輕易表露出來吧。你有遠見,喜作領袖,是性情中人,這些是你的優點,我很欣賞。」




「哈哈,善於了解別人,觀察別人,也是你的脾性嗎?」華哥笑說。
「或許是吧,我也不清楚呢!」銘悠攤開雙手聳聳肩地說。
 
人與人的相處,貴乎坦誠,互相尊重,互相欣賞,好大機會就能成為莫逆之交了。那些擅長攻心計、處處只懂維護自己利益的人,只能與人結怨,所結識到的,多是豬朋狗友,深交的朋友永遠只可遠觀。
 
「銘悠,你好像沒有甚麼煩惱似的。」少志問。
「才不是,我也有一大堆煩惱問題等著我去處理,只是現在要專心養好身子,不想費神,暫時擱在一旁吧了,稍後才去面對。」
「你真棒。」
 
中午時份,少志見過醫生,回到房間去。




「少志,怎麼樣,醫生怎麼說?」大夥兒都追問他。
「醫生還是不准我出院啊,他說我病情還未穩定,昨晚又做了過激的傷害行為,所以要我再繼續留院療養,唉!」少志沒精打釆地說。
「那麼你得乖乖聽醫生的話了。怎麼喇?不開心?」銘悠問。
「有一點吧,其實這是我預料中的。放心吧,我沒事的了。」少志一臉垂頭喪氣的。
「這就好了,華哥呀,不如今晚就為少志開卡拉OK吧,當是鼓勵他,好嗎?」銘悠轉身對華哥說。
「好啦,見他那麼慘,就逗他開心一下。」華哥說。
「少志,聽到沒有?」
「聽到了,銘悠、華哥、傻強,多謝你們!」
「少說這些,我們是義氣仔女,總之你多保重,不要再傷害自己,話時話,用牙刷插自己真是一個笨方法,下次你要幹,告知我,讓我教你一些狠毒的方法,包保成功,哈哈!」華哥嘲諷少志。
 
少志在苦笑。
 
銘悠心裏釋懷,總算化解了少志的煩惱。
 
午飯過後,大夥兒都在活動室消遣一下。




忽然間,有一位院友走進來,行近銘悠一夥人去。
「牧師,牧師,有空麼?」那位院友叫著。
 
眾人以奇異的眼光望著他,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呼喚誰,活動室何來有牧師呢,他神經病發作嗎?
 
「牧師,找到你真好。」那位院友來到銘悠的面前,明顯是叫著銘悠的。
「你叫我嗎?找我嗎?我可不是牧師呀!」銘悠愕然。
「對呀,是找你,你是銘悠嗎?」
「在下正是。」
「那麼你就是銘悠牧師了!」那位院友用手指著銘悠說。
「為什麼?你為什麼這樣說?」
「是這樣的,自從昨天晚上你在床邊悉心開解少志,又懂得為他禱告,你所作的,現在幾乎整間病房的院友都知道了,我們院友信耶穌教的人不多,而你又是那麼的稱職,所以呢,銘悠兄,你現在就成為了我們病房的牧師,是院牧了。」
 
銘悠聽罷,給他弄得哭笑不得。
 




「我不是牧師,我不配,只是一個平凡的懶惰信徒而已,請不要這樣稱呼我。」銘悠搖著頭揮著手地說。
「我們說你是就是了,難道你要我們一人一票選你出來才接受吧?哈哈!」
「受了吧,銘悠,你配的。」華哥冷笑地說。
 
被推崇備至的人是應該感到光榮的,只需不卑不亢、不驕傲,就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唉!真是被你們氣死,你們想怎樣叫就怎樣叫,沒好氣的……找我所為何事?」
「銘悠牧師,其實不是我要找你,是有人想見你。」
「是誰想見我呀?」銘悠對於別人稱呼自己作牧師,聽得耳癢癢的。
「昨天10C病房來了一位新的院友,他名叫俊輝,非常文靜內向,在病房內,幾乎沒有離開過半步,我逗他聊聊,他竟然說想找一位信耶穌教的人來談談,我靈機一觸,就想起銘悠牧師你了。」
「真有趣,那麼他為何不自己過來找我,而要勞煩你呢?」
「銘悠牧師,我覺得俊輝像是很膽小怕事的,甚至乎說得難聽點,像是有點自閉的。牧師,你過去看看好嗎?」
「那麼好吧,助人為快樂之本,我現在就會一會這個俊輝。拜託你不要那麼高調高聲地叫我牧師,免得護士他們聽見了,不知有甚麼反應,我不想被人綁床!」銘悠說。
「OK, OK,明白了。」
 




於是銘悠跟了那位院友往10C病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