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道別

第二朝早上,一如往常,吃過早餐,完成了集體活動後,就是大家的自由時間。除了病床之外,活動室就是大家聚頭的好地方。
「唏,俊輝,昨晚睡得好麼?」銘悠問。
「大概是連日來都失眠,十分疲累,昨天晚上終於可以熟睡了。」俊輝回答。
「或許是吧,不過了結心事,人輕鬆了,也可以容易入睡的。」
「銘悠似乎收了一個徒弟了,哈哈!」華哥說。
「他真夠本事,才那麼短時間便把新來的俊輝踢入教呢!」傻強說。
「他是院牧嘛,當然有一兩道板斧啦,我也是給他點化的。」少志說。
「好了,夠了,各位大哥,胡鬧夠沒有?說得那麼誇張?」銘悠假裝怒目對視。




「你要我們封咀,OK,冇問題,一會兒零食時間,你要識做呢!」傻強永遠都是嬉皮笑臉的。
「呵,原來是想打我的零食主意,沒相干,只要大家開心,何樂而不為?」銘悠擺了擺手說。
「好啊!」大夥兒都在歡呼。
「俊輝,一息間零食時間你也來和我們一起吧;兄弟們,俊輝新來,他沒有甚麼可吃,大家分一些給他吧。」銘悠說。
「冇問題呢……」大夥兒在說。
 
「銘悠,請到護士站見醫生。」大堂忽然傳來廣播。
 
於是銘悠走到醫生房去見阮醫生。
 




「銘悠,在這兒住了幾天,覺得怎樣?」阮醫生問。
「嗯,精神及情緒平復了很多,不過身體還是很疲累的,好容易就想睡覺。」
「還有沒有想自殺的念頭麼?」
「噢,沒有了,現在想來,當時都是病發一時衝動,現在都覺得很後悔了。」
「你以後不要再傷害自己了,你今次其實情況十分危險,你差點就死去的了,但你真幸運,上天居然給你一個奇蹟,你就要好好活下去啊!」
「我知道了。」
「聽護士長說,你在病房當起院牧來,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院友給我安的別名,我只不過閒來無事,關心新的院友,開解一些情緒不穩的院友和分享一下對信仰的看法而已,他們於是便叫我做院牧了。」
「哈哈,原來是這樣,真有趣,那很好啊!你能夠走出自己的問題世界,甚至嘗試闖進人家的煩惱去,很正面很積極,証明你康復得很好。」
「阮醫生,那麼我可以出院嗎?因為我的肝受損,很需要靜養休息,但這裏的環境實在太嘈雜,我不能好好休息,有時反而影響了情緒。」




「這個我也明白的,如果你出院,有何打算?」
「嗯,會和家人同住,想搬屋,轉換一個新的環境,有一個新的開始,待身體好些後,嘗試做義工或找兼職工作做。」
「很好,工作方面,慢慢來喇,最緊要多些休息,調理好身體。基本上,我都不反對你出院的,不如這樣吧,稍後我會聯絡你家人,和他們商量一下,今天下午叫他們接你回家吧。」
「真的嗎?那太好了,謝謝阮醫生。」
「不用客氣,你現在出去病房,等護士通知。還有記得一個星期後回來覆診唷!」
「明白,再見阮醫生!」
「再見!」
 
離開醫生房,銘悠的心情很是興奮呢!他想起華哥之前說過的精神病房兩大規條,不禁發出會心微笑!
 
「我可以出院喇,我可以出院喇,哈哈!」銘悠邊跑邊叫著,跑回到活動室去。
 
聽到銘悠雀躍地喊叫,很多院友都圍著他。
 
「銘悠,恭喜你呀……」少志他們那夥人都輪著向他道賀。




「兄弟們,拿汽水來,我們為院牧乾杯!」華哥吩咐。
 
於是,他們便以汽水代酒,一齊乾杯,慶祝銘悠的出院。
 
「華哥,你何時可以出院?」銘悠問。
「未知,其實是因為家人不敢接我回家,怕我又生事,所以唯有暫時繼續留院吧了。」華哥解釋。
「傻強,你呢?」
「我在輪候中途宿舍,醫護社工說,如果有位的話,我就可以出院,大概還要在這裏傻多一個月呢!嘻嘻!」
「少志,你又如何呀?」
「我沒你那麼好運,醫生說我的病情還未穩定,在藥物方面仍要調校一下,出院冇期!」少志一臉的無奈。
「少志,加油啊,忍耐一下吧,總有出院的一天的。」銘悠安慰他。
「兄弟們,又是時候……」華哥說。
「唱飲歌!哈哈!」大夥兒不待華哥說完,已經很齊心地喊道。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命運就算曲折離奇……
 




往常的零食時間本應結束的了,但張護士見他們那麼高興,也就破例容許他們繼續下去,一時間,活動室好像開了歡送派對一樣。
 
「銘悠,你的家人下午會來接你出院,你稍後執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吧!」張護士吩咐銘悠。
「好的。」銘悠回應。
 
「少志、傻強,我放在食物櫃的零食,我不帶走了,留給你們和華哥享用吧!」銘悠說。
「真的嗎?多謝銘悠!」少志和傻強歡喜地說。
 
之後,銘悠返回自己的房間,開始慢慢收拾自己的東西,順便換過了便服。
 
「華哥,我有禮物送給你。」銘悠說。
「甚麼禮物?」
「是這個……」
 
原來,銘悠送給華哥的禮物,是一支洗頭水!




 
「全新的,未用過,你拿去吧。」銘悠說。
「呵呵呵,你新來的時候,我送過你半支牙膏,現在你居然送我這個好東西,是要叫我慚愧麼?」華哥瞪著眼說。
「才不是呢,是多謝你照顧我,也帶給我在這兒的歡樂。」
「那麼好吧,我不客氣了,謝謝!」
「出院後,我會返來探你們的……」
「院牧呀院牧,你真不知規矩,這兒是什麼地方?海洋公園麼?出去了又回來,大吉利是!你出到外面,好好生活,不需要回來探我們,我們在外面再聚吧!」
「對呀,銘悠,我們在外面再見吧!」少志和傻強都說。
「哈哈,那麼好吧!」銘悠笑著回應。
 
於是,他們大夥兒就交換了聯絡電話號碼。
 
銘悠收拾好行裝,正要步出病房時,少志忽然叫住他。
 
「銘悠,稍等!」少志追了上來。




「甚麼事?」銘悠問。
「我有東西送給你。」少志說。
「不會是檸檬夾心餅吧?」
「不是,是這個……」
「一幅圖畫?」銘悠有點驚奇。
 
少志送給銘悠的,真是幅圖畫,不過畫紙有點殘破。
 
「是你繪畫的麼?」銘悠問。
「嘻嘻,是呀,不過我知道自己畫得不美,而且有點舊,希望你不要介意。」
 
銘悠細看一下圖畫,圖畫的主題,很簡單,白色的畫紙上,有幾朵雲,中間有一道寬闊的七色彩虹,但明顯地,藍色的部份是被刻意畫得粗闊一點的。然後,底下寫著了一句標題,是這樣的:「憂鬱藍,也是色彩!終有一天會看見有藍色的彩虹!」
 
「很美,很有意思,你真的要送給我麼?」銘悠問。
「真的送給你,銘悠,拿去吧。」
「銘悠,你有福了,這幅畫是少志的珍藏,他平日當寶物一樣收起來的呢。」華哥忽然插口說。
「噢,那麼我不能要你這份禮物了。」銘悠推辭。
「銘悠,你收了吧,我可以再畫過一幅的。」話畢,少志把圖畫捲起來,快手快腳地把它放進銘悠的袋中。
「少志,我怎可以這樣呢?」
「我說可以就是了,銘悠,祝你早日看見自己的彩虹!」
「好吧,多謝你,少志,你也一樣!」銘悠說。
「少志將來成為了出名的畫家,銘悠你就發達喇,哈哈!」傻強說。
祝福尤如為鄰居的花澆水一樣,灑了出去,不期望會收回,只希望人家的花會開得燦爛,有一天花開了,你也會感到喜樂欣慰。
「銘悠,過來護士站辦手續吧!」張護士呼叫著。
 
銘悠於是走到護士站去,距離封閉病房的大門出口已經很接近。
 
「唏,我們尊敬的院牧,今天終於出院了麼?」原來是護士長對銘悠說話。
「護士長,你好,是的,出院了。」銘悠說。
「家人會來接你麼?」
「會的,大概都差不多到吧。」
「銘悠,我在想,不如你遲些才出院,好不?」
「為甚麼呢?」
「你走後,我就麻煩了,不知該找誰來當院牧,院友有心事,誰去開解呢?」護士長搔著頭說。
 
護士長似乎對銘悠有一定的信任。能夠獲取別人的信任是因為建基於過往的良好表現、真誠的態度、以及良好的果效。信任像乘搭公車,我們永遠不會懷疑同一班車會走不同的路線。
 
銘悠不知如何回應。
 
「跟你開個玩笑吧了,不要認真,哈哈,你只是兼職而已。出院後,好好活下去,你的親友需要你。」
「明白了,護士長。」
「銘悠,你今天走後,不准你再回來,我不想再見到你這個當兼職的院牧在混飯吃!」護士長嚴肅中又帶點幽默地說。
「我其實都不想再見到你呢,護士長!」銘悠笑說。
「哈哈哈!」護士長笑著和銘悠握手道別。
 
護士站對開的地上,一向都有一條黃色線,過了黃色線,行前一些便是上鎖的病房大門出口。平日,沒有護士的批准,院友是不能越過那條黃線的,也就是說,黃線是院友止步的地方,過了,就是禁區。
 
銘悠回頭一看,很多院友都走到黃線來,像平日發生事故看熱鬧一樣。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並不是每一位院友都是銘悠認識的,在黃線之前,有很多張陌生的臉孔,也有不同的眼神,有目光呆滯的,有傻呼呼的,有抑鬱的,有羨慕的,有不快樂的,也有捨不得的……在眾多眼神中,他忽然看見俊輝的眼神,銘悠隨即向他揮揮手,俊輝也向他揮揮手,並且做了一個類似行軍禮的致敬動作,銘悠笑了一笑,也回應了一個致敬動作,並大聲地叫了一聲:「俊輝,保重呀!」俊輝大力地點頭回應。
 
「銘悠,你家人到了在外邊等著你,你可以走喇。」張護士說。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銘悠轉身,向著大門走去。那一刻,他的腳步忽然沉重起來,想起才不過是一星期多前,他剛來到病房時,是何等討厭這個地方,面對人和事,是何等的懼怕。但是現在要離開的一剎那,一切似乎又變得不再一樣,他帶著很多獨特的回憶、情緒和感覺離開。
 
「銘悠,我們在外面再見啦!」華哥他們在黃線大聲地呼叫。
「好呀!」銘悠回頭最後一次向黃線望去,也大聲地回應,那個情景,就像是在機場的離境大堂禁區一樣。這樣一別,大家不知何時可以再聚。
「不要回頭,你不要回頭,一直向前走呀,傻瓜!」華哥在喊叫。
於是銘悠就轉身,沒有再回頭,直出病房的大門,終於離開了。
道別時我們喜歡說句再見,可是,我們永遠都不知道何時可以再見再聚。最令人傷感的是:我們明知大家以後都無法再見,但仍要硬說一句再見,說再見變成了一個禮貌的休止符,多少人轉身離開時,就是因為這樣而落淚,甚至難捨難分了。
 
【那些還飛翔著的夢】
 
我只是流水 長流細水
存在的意義 只是旅行
遇見親友 擦身而過
送給你們運氣與滋養
我沒有理會自己的傷痛
到底有多深
我倒很清楚 這是自己所選擇的角色
 
今天我踏著滑板在沖浪
風高浪急 沒有太多的考慮 害怕
就順著勢頭 沖過去
快意快意 來到雲端
浪花的白 和厚雲的白一起交織著
我又重遇 那些還飛翔著的夢
是我要的幸福
 
銘悠

(第一章 死神的降臨 完結,下回進入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