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復合

一天後,銘悠終於鼓起勇氣,相約珮晴出來會面。他們來到海濱長廊,一起漫步。
 
「晴,對不起,那晚是我不對,情緒太過激動,發了你的脾氣。」
「阿銘,你現在冷靜了麼?」
 「嗯。」
「你若是不冷靜,我看我們很難談下去。」
「阿銘,你老實回答我,你還愛我嗎?」珮晴忽然停下腳步問他。
 




銘悠沉默了片刻,在認真地思考。
 
「晴,我還是愛你的。」銘悠用低沉的語調回答。
「嗯,很好,很好的答案。」珮晴點著頭道。
「那麼,還想要和我分手麼?」珮晴問。
「這不是我想不想的問題,而是現實的問題。」銘悠搖著頭呼了一口氣。
「甚麼現實的問題?」珮晴交叉雙手在胸前,側頭對著銘悠說。
「我是一個情緒病人,一個有長期病患的人。」
「那又怎樣?」
「我不知道幾時會完全康復,對你來說,如果你繼續跟我走在一起,我會帶給你很多麻煩,造成負擔。」銘悠倚著欄杆望著遠處的大海在說著。




「阿銘,你在說的,都是未發生的事,將來的事,有誰可料?為何一定要按你的邏輯去想?」珮晴在質問他。
銘悠低頭沉默,没有回應。
 
「再者,一對正常健康的戀人或夫婦,結了婚後也可以生出可怕的病來,我們的社會,就有很多這樣的實例,難道他們因此而要離婚麼?」珮晴也倚著欄杆在說著。
「你可知嘛,就是因為你的情緒病,你的病影響你把事物的真相都被扭曲成負面悲觀的。」珮晴用食指輕輕地指著銘悠的額角。
「這點我是明白的。可是,我真的對自己對前途沒有信心。」銘悠抿著嘴唇。
「你說信心嗎?知不知道信心從何而來?」
「怎樣?」
「信心可以是建基以往的人生經歷,得到確據而印證的。」
「可以說得具體一點嗎?」銘悠斜視著珮晴說。




「阿銘,你望著我,望著我呀,才幾個月前,眾人對你的存活是絕望的,連醫生也是這麼想,但結果呢?你現在豈不是已經全然康復過來,站在我面前和我交談著嗎?這都是違反了醫學的邏輯,超出了人的想法。」珮晴快速地說。
「接著,你住精神病房的日子,誰也沒有想到你康復得那麼好,你告訴過我和院友相處時的喜與悲,還當起臨時的院牧來,你這些的進步,都叫支持你的人眼前一亮,為之歡呼喝采,你有預期過麼?」珮晴繼續質問他。
「沒有。」銘悠搖頭,繼續垂下來。
「還有呢,你現在擁有新的舒適的居所,也是超乎你想像的吧,對不?」
「是的。」
「建基於以往成功的經驗,對常理邏輯的反對,抱著對將來的盼望,這就是信心呀,阿銘,你現在要有的,就是這樣的信心!」珮晴激動地、斬釘截鐵地說,雙手向著銘悠攤開著。
 
銘悠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點頭表示同意。
 
「我和你之間的關係,是情侶,是相愛的關係,你可以為我付出,替我著想,但同一時間,我也一樣會替你著想,為你付出的,沒有付出,一味想佔有的,那不是真愛。」
「所以呢,我才為你設想,我承認我悲觀,恐怕不能給你終生的幸福,所以才想與你分手吧。」銘悠繼續在負面地辯解著。
「那很好,我欣賞你對我的設想,可是阿銘,你要知道,這是關乎兩個人的幸福,那麼,就不能以你單方面的決定去推翻;倆個人的幸福,不是你給,又或是我給你,而是雙方一同去經營的。」珮晴深深地吸一口氣說。
 
「我怕你將來會後悔,然後把我撇下不顧。」原來銘悠對感情關係欠缺安全感。
「將來的事,就交由上天去安排吧,活在當下,當下這刻就容讓我們自己去決定吧!」珮晴提高了聲線說。




「阿銘,和你一起,便是快樂,便是幸福,我從來沒有覺得你是我的負累或包袱之類的,請你也別這樣看自己,我以你為榮,引以為傲!」珮晴激動地說著。
「為甚麼?」銘悠不明所以。
「因為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名勇敢的鬥士,是生命的鬥士!」話畢,珮晴流著淚,撲向銘悠懷中。
「阿銘,請不要為我選擇,容讓我自已選擇我的幸福吧,除非你不再愛我!」珮晴在銘悠懷中哭著說。
「晴,我愛你,好吧,我尊重你的決定,真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不想你將來後悔。」銘悠用雙臂用力擁著珮晴,安慰著她。
「我決不後悔!」珮晴嚴肅而堅定地說。
 
將來的事,真的不可預料,銘悠和珮晴,距離幸福的大門,似乎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阿盛說你自行停藥了,是否真有其事?」珮晴停止了哭泣。
「是的。」
「為甚麼?」
「因我厭倦了服藥,而且上星期與你吵架後,整個人都沒有心機。」
「你看,我一不在你身旁,你就變成這樣,不懂愛自己的傻瓜!自行停藥很危險的呀,下次見到醫生,我要告你一狀……」珮晴用手撫摸著銘悠的臉頰。
「其實經過阿盛的勸解,我這兩天已經再服藥了。」




「算你還有自知之明。不准你下次再這樣啊!」
「知道了,老婆大人!」銘悠嘻皮笑臉地說。
「哈,誰是你的老婆?佔人家便宜的,不理啋你,哼!」珮晴背對著他。
「說笑吧……」
 
「阿銘,其實我也要向你道歉,我不准你騎單車,是我過份擔心你,沒有顧及你的感受,如果你喜歡騎單車,那麼你就去吧,我支持你,但你真的要小心,以及量力而為!」
「真的嗎?那太好了,找個時間,我可以載著你去漫遊一下。」
「那我要坐單車尾嗎?」
「對啊,可是我驚會爆車胎。」
「為甚麼?」
「因為你超重啊,哈哈哈!」
「衰人,你笑我,打扁你……你不要逃呀!」
「哈哈,來追我吧!」
……
 




銘悠與珮晴和好如初了!他們在感情路上,一直都是平順的,直至銘悠患上抑鬱症,病患不單止影響著他一個人,而且也衝擊著他和珮晴的關係,這趟才是第一次較嚴峻的危機,往後,考驗還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