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展開單車之旅

得到珮晴的支持,銘悠終於可暢快地開展他騎單車之旅。起初,他拿著地圖,邊騎邊認路,四處逛逛,都是圍繞家居附近的地方馳騁。由於體能關係,每半小時,都要停下來休息。而且在接續的兩天,他都顯得很是疲累,雙腿發酸的。可是,不知何解,從不喜歡運動的銘悠,他不但沒有感到辛苦,而且相反,他覺得甚是有趣,從來沒有人強迫他,他竟然願意堅持這項有益身心的運動,那是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事情,銘悠自從患上抑鬱症以來,從未經歷過的暢快感覺與時光。
 
他要和單車與陽光玩遊戲!
 
銘悠的體能,經過一個月的鍛鍊,已經完全適應了騎單車這運動,而且非常熱愛,甚至早晚都騎一趟,每次約一小時,而且他的車速頗快,又不用怎樣的休息,一騎上去座位,就可以至少不停地飛馳一小時,才會停下來休息,大汗淋漓,脈搏呼吸急速的,完全符合帶氧運動的標準。
 
有誰會想到,曾經瀕死的他,如今卻渾身是勁,生命的力量,再次在他的體內燃燒爆發,他體內奔流著的熱血,以至體外蒸發出的濕汗,都每每在讚嘆,銘悠頑強的鬥志與戰意,要戰勝抑鬱!
 




銘悠甚至為自己設計了幾條距離不同的路線,每條路線的起點與終點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每條路線,剛好是完整的一個圈,由起初從家中往火車站的距離是1.9公里,小圈是2.3公里,到後來中圈是3.6公里,至於大圈,則是跨區的挑戰,由粉嶺往返上水,是4.5公里呢,銘悠只需約10分鐘時間,便可由家中往上水購物去。
 
「阿銘,為甚麼你會那麼喜愛騎單車呢?」珮晴有天好奇地問道。
「因為覺得很有樂趣。」銘悠答。
「有甚麼樂趣呢?你以往都不喜愛運動的呢。」
「嗯,運動帶給我暢快的感覺。出一身汗、加速了血液循環,好像是打通了奇經百脈一樣。之後,再加一個熱水浴,身心很鬆馳啊!多運動也優化了我身體內分泌的化學平衡,憂鬱感舒減了些。」
「真的嗎?會對你的抑鬱有幫助嗎?」
「真的,我看過書,有提及到這方面的資料,你不相信,我們下次覆診時可以問問醫生的。」
「好啊。」
 




原來很多時候,珮晴如果有空的話,她都樂意陪伴銘悠到醫院去覆診的,那麼她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把近日銘悠的病況客觀地告訴醫生,那麼醫生便不會單單聽患者的一面之詞了。
 
「其實騎單車的時候,那種暢快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給你聽…...嗯,人車向前衝的感覺,像飛一樣,減少了我由於患病而產生的墮後或落後感覺。此外,無拘無束的感覺,亦減少了被疾病所捆綁的感覺。」銘悠把當中的感受尾尾道來。
「還有其他麼?」
「疾風撲面而來的感覺,好像乘風破浪一樣,有時強風像要徹頭徹尾地洗刷我的身心一樣。而且運動既可以鍛鍊耐力,也可磨練意志,有時我會鼓勵自己說:銘悠,再踩一圈吧!或者轉過彎,就可以走出憂鬱之谷呢,快踩!快踩!終點在望!哈哈!」銘悠在傻笑。
 
銘悠踩單車的日子,絕大部份時間都是一個人的,只有假日,珮晴有空的時候,才會陪伴他一起來過「單車漫步」,浪漫一番。陪伴著他的,主要其實是週圍美麗的景色。
 
溫暖的陽光常常伴著微風的輕拂,把銘悠苦悶的心景一掃而空,人如離開了冰火煉獄,進入遼闊的良辰美景一樣。空中的雲,不太綿也不太厚,只像幾條羽毛的飄著,可是它們不會動,很安穩的,看上去人的心也安定的。下午六時左右,在少許迷濛的日落的天色中,伴著若隱若現的月亮仙子,有時反而只見月亮而不見太陽呢!
 




沿著新界的郊區踩著單車繞圈,單車徑的其中一段,銘悠稱它為「樹之隧道」,因為路的兩旁長滿了茂密的樹木,左右兩旁的樹頂互相重疊着,樹椏葉片與小花互相纏繞,把明明是露天的地方遮敝起來,形成了一個天然的拱門,又似小屋的尖瓦頂,可是它卻沿著單車路長長的伸延開去,與其說它是屋頂,倒不如說是隧道,是一條天然的「樹之隧道」吧!
 
青蔥倚喬風擺秀,鵑鵲輕鳴躍華茂!由於夏天已至,兩旁的樹木都長出青綠的新鮮嫩葉,那些老舊的葉片,都不約而同地變了枯黃,而且散落到地上,樹之隧道都被舖上一層黃黃的地氈,驟眼看去也像是金光大道;一向歡迎貴賓的用紅地氈,但金光地氈呢,是特別用來歡迎銘悠的嗎?
 
單車疾駛而過,金光大道被車輪一輾過,枯黃的葉子除即發出「劈烈」的爆裂聲響,像點燃的炮竹聲,但輕輕的不太刺耳,清脆俐落,棄舊迎新,似為銘悠的繼續前行而歡呼喝采。萬物靜觀皆自得,銘悠會一輩子都記着,把這些悠然自得與閒適的景像,銘記於心裏,苦悶時便拿出來,細細把弄著,白雲悠悠,悠悠我心!
 
「我的名字叫銘悠,喲!」銘悠踩著單車在自顧地叫嚷著。
 
隧道是連接兩地的管道,而樹之隧道卻把銘悠兩種心境連接起來 - 憂鬱與喜樂,過往如是,將來也如是。
 
        生活的小事其實好多時候都能帶給我們很多的啟發,對銘悠來說是騎單車。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跑步、下棋、烹飪、行山等等,所謂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嚐試從這些生活的小事發掘寶藏吧,只要細心反省及思索,你將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