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初會救星

阿盛曾經應承過銘悠,向舊教友細天尋求幫忙,結果,在細天的幫忙下,終於安排了一位富經驗的醫生給銘悠。有天,覆診期到了,也是銘悠第一次見新醫生。
 
「銘悠,到4號房見劉海濤醫生吧。」護士吩咐銘悠說。
       
於是,銘悠步進4號房去。
 
「劉醫生你好!」銘悠說。
「銘悠,請坐。」劉海濤醫生說。




 
劉海濤醫生,男性,大概四十多歲,中等身材,戴著銀邊的眼鏡,面帶笑容,看上去,就是一個平易近人而富經驗的醫生,絕不是典型的冷漠派或新手。
       
「我們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劉醫生翻開銘悠的病歴,微笑著說。
「對啊,請問劉醫生是替工麼?」銘悠問。
「替工?哈哈,才不是,從今天開始,我會接手跟進你的個案,是你的主診醫生。」
「劉醫生,請問你會待在這間醫院多久?三個月?半年?」銘悠緊張地問。
「嗯,你不是有朋友安排的麼?怎麼還問這個問題呢?如無意外,我會長期跟進你的個案,除非我放大假,你之前經常都轉換醫生的嗎?」劉醫生從倚背向前靠近銘悠來。
「是啊,兩三個月就無緣無緣故又換了。」
「放心吧,我已向上級反映及安排好,你不會再被無緣無故地轉換醫生的了。」




「那太好了,多謝劉醫生。」
「不用客氣,近來生活怎樣?」
「早陣子搬了家,現在在新界北區居住。」
「能否適應新的居住環境與社區麼?」
「很適應,很享受。」
「精神情緒方面又如何呢?」
「精神情緒都好穩定,沒有太大的波動。」
「嗯,我從你的眼神都看得出,還有沒有想傷害自己或自殺之類的念頭麼?」
「再沒有自殺的想法了。」銘悠搖頭肯定的回答。
「嗯,很好,希望你不要介意我這樣問你,因為你曾經試過做過,屬於有這樣的傾向風險的。當你病情控制得好的時候,你理性可以好清楚地控制著,不去想也不會做這些傷害自己的事情;可是一旦病情變壞或復發的時候,負面情緒會完全控制大局,壓倒理性和意志,所以你必需要小心,留意自己的變化,倘若發覺有這方面的念頭,揮之不去,你要第一時間告知身邊信任的人,以及提早回來覆診。」




「我明白了。」
「好,現在有返工麼?」
「還沒有,想休息多一段時間。」
「對,不用心急,等病情更加穩定之後才嘗試吧。那麼你現在如何打發時間?」
「多做了一些運動。」
「做甚麼運動?」
「每天都踩單車至少一小時或以上。」
「嘩,一小時或以上!你好勤力喎,我都冇時間做運動,哈哈……有流汗的麼?」
「有,當然有呢,出一身汗,人好像精神點,心情舒暢點。」
「嗯,很好,是的,你繼續多做運動,特別是帶氧運動,對你的病情會有幫助。」
「劉醫生,其實甚麼是帶氧運動呢?」
「嗯,帶氧運動是指消耗極多的氧、持續時間較長且運動量大的運動。通常全身大部份的肌肉都獲得鍛鍊而不是局部的鍛鍊,時間約為15-30分鐘的持續性運動,並攝取較多的氧,以提供運動所需的熱能。由於大量的呼吸氧,體內不易累積乳酸,不會感到太疲勞,對於血液供氧、新陳代謝都有很好的作用。」
「可否舉一些例子嗎?」
「例如你所喜愛的踩單車呢,另外跑步、游水、跳繩、划艇、健身舞等等都是。」
「經常做帶氧運動有何好處呢?」




「如果一星期做三次,每次三十分鐘的話,好處是提升血液循環系統,增強心肺功能,亦即可減低患心肺血管等疾病、血壓高及糖尿病的風險,還有的是可以有減肥效果,對你來說,最大的幫助莫過於紓緩抑鬱的徵狀。」
「嗯,劉醫生,我從書本看過有關的說法,但不明白背後的原理,你可以講解一下麼?」
「帶氧運動可以令人體內產生一種化學物質,名叫『安多芬』 (Endorphin),它能令人產生開心愉悅的感覺。安多芬英文中的“endo”是內在的意思,“orphin”即嗎啡類物質,所以,安多芬的意思即是由人體內神經系統分泌出來,含有嗎啡性質的內分泌物。」
「啊!好神奇,算是人體嗎啡麼?」
「可以這樣說,它可以令人覺得開心,同時又有鎮痛功效。平時打完波會周身痠痛,但正在打的時候又不覺痛,原因就是打波時腦內分泌了安多芬,令人感覺不到痛楚!效果好似打嗎啡止痛提神一樣!」劉醫生細心地解釋。
「劉醫生,所以過去的兩個月,我持之以恆地踩單車,給我有舒暢的感覺,不是我心理作用,而是真有其事的了,對嗎?」
「對啊,所以呢,銘悠,你要繼續做帶氧運動,保持著這個良好的習慣。」
「好的,我會了。劉醫生,我現在服用的藥,還需要調校或改變麼?」
 
「嗯,讓我看一看你的病歷……銘悠,可否說說你曾經服用過那些類型的抗抑鬱藥?」
「最初看私家醫生的時候,醫生曾經開給三環類抗抑鬱藥,是叫甚麼TC……」
「TCA, Tricyclic Antidepressant Drugs。」劉醫生補充。
「對,TCA,試過兩三隻這類的抗抑鬱藥,不但對我完全沒有明顯的治療效果,而且還有很多的副作用,未見其利,先見其害,身體受不了,結果停用。」
「對,三環類是屬於上一代的舊藥,缺點是副作用較多,很多病人都像你一樣,忍受不住它的副作用。嗯,你有沒有試過服用單胺氧化酶抑製劑(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麼?」
「你意思是指MAOI麼?」




「是的。」
「從未試過,因為以前的醫生說,服用MAOI需要戎口,很多食物都不可以吃,會產生不良的化學反應,飲食習慣得好好配合,很麻煩,像服中藥一樣,所以沒有服用過。」
「最後,就應該是現在服用的『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製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吧。」劉醫生估計。
「對,是SSRI,不過我都試過好幾隻不同的SSRI,對我都沒有太大的幫助,直至最近,服用現在這隻SSRI,才有明顯的療效。」
「嗯,你的情況都幾特別,要試那麼多隻藥才有療效,有好些病人試一兩種藥就已經見效了。」
「劉醫生,我不明白,為甚麼同一隻藥,有些病人服用會有效,有些病人卻沒有效呢?」
「嗯,因為影響情緒調節機制的腦內分泌,是由很多種不同的化學物組成,血清素Serotonin只是其中一種主要分泌物,每個病人的腦內分泌的組成情況及比例都有不同的差異,所以,同一隻抗抑鬱藥對不同的病人,是會有不同的治療效果的。」劉醫生細心地解釋。
「啊,那麼我現在明白了。」銘悠彷然大悟。
「其實,除了SSRI類,現在已經有新一代的抗抑鬱藥推出了,副作用更少。不過,既然你服用得好端端的,那就繼續服用SSRI吧。」
「嗯,最近睡眠的情況怎樣?」劉醫生問。
「嗯,大部份時間都可以安睡,特別做完運動太疲累的時間,間中才會有一晚兩晚難入睡或失眠的狀況出現,都是因為胡思亂想得太多。」
「那麼看來,你近日的病情控制得不錯呢!你繼續努力。」
「知道了,我會的。」
 
銘悠這個時候看一看錶,他與劉醫生的第一次會面,已經超過十五分鐘的時間。




 
「你趕時間麼?」劉醫生問。
「啊,才不是,我只是覺得你對我診症的時間已經很久,你應該會叫我出去取藥的了吧。」銘悠解釋。
「哈哈,從前給你看病的醫生都是三分鐘就叫你走的嗎?」劉醫生笑著問道。
「對啊,不像你會願意和我談這麼久的。」
「哈哈,我不管制度是怎麼樣,有需要的病人,我是會用足夠的時間去了解病情的,你放心吧!」
 
銘悠微笑著點頭。
 
「好了,還有其他問題想問我麼?」劉醫生問。
「暫時沒有。」
「那麼好吧,我給你開藥,基本上,藥物方面,我不會改變的,因為你服用後的效果不錯;有三隻藥會開給你,第一是抗抑鬱藥,劑量不變;二是一隻鎮靜劑,需要時服一粒,例如當你特然覺得情緒波動,例如好悲傷或好激動,你可以服用一粒來幫助你整個人放鬆下來;第三隻是安眠藥,有需要時才服一粒,例如失眠;可以自然入睡的話,就不用服。明白沒有?」
「呵,明白,你解釋得很清楚,謝謝你,劉醫生。」
「好,冇問題你可以去藥房取藥,四個星期後回來覆診,到時再看看你的情況怎樣,如果期間病情有變,可以提早回來覆診。」
「好吧,謝謝劉醫生,再見!」




「再見!」
 
離開醫院,銘悠心裏充滿了喜悅,雖然是第一次與劉醫生會面,但憑他多年與醫生打交道的經驗,他直覺就已經知道劉醫生是一位好醫生,該是一位富經驗而有責任心的醫生,是那種仁心仁術的典型。對銘悠來說,心裏又有一點的激動,因為過去差不多一年以來,轉換醫生的煩惱,實在令他的病情不旦絲毫沒有幫助,反而令他的病情惡化,此刻他心裏充滿期待,期待劉醫生能在往後的日子,在治療的過程能夠提供適切的幫助。對他而言,在抗病的道路上,似乎又增強了多一點的信心。
 
在往後的故事,劉醫生果然發揮著很重要的作用。患病,已經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如果還遇上一位「黃綠」醫生的話,那將是極倒楣的事。不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雖然客觀環境我們改變不了,可是我們可以做的就是調節自己的心態,以及運用我們的選擇權、投票權,掌控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