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奔馳的一大步

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無論如何,銘悠渡過了一個既特別又開心的生日,正式告別三十歲。
       
有一個星期日的下午,他和珮晴在家中一起吃過午飯後,坐在客廳中看影碟,但他卻好像精神不太集中。
 
「阿銘,你在發呆幹嗎?」珮晴問銘悠。
「沒什麼,我在想,我究竟可以做些什麼吧了。」銘悠惘然地回答。
「可以說清楚一點嗎?」珮晴把電視機的聲音收細了。
「天氣好好,我現在也活得好,精神不錯。」銘悠轉過了身子,看著窗外的景色在說。「待在一個地方太久,會變得僵化,成為一塊磗、一塊石頭,成為那裏的一小部份。趁未成為一磗一石時,我想改變一下。」




「那你想怎樣?」珮晴好奇地追問。
「我是在想,我該做什麼,去打發時間,不想浪費生命。」銘悠轉臉對著珮晴說。
「你是指找工作上班去麼?」珮晴像能看穿銘悠的心一樣。
「我不確定,不確定是否能做一點的工作,你知我已經很久沒有上班工作去,像正常人一樣。」
「像正常人?!你應該說是『像一般人』上班工作,你沒有什麼不正常,只是患病而已。」珮晴立即糾正了銘悠對自我的不正確觀念。
「嘻嘻,對,像一般人一樣,過一點像樣的生活,賺一點金錢過活。」銘悠摸一摸自己的頭顱說道。
「放輕鬆點吧,阿銘,你總有機會的。」珮晴拍一拍銘悠的手臂續道。
「有冇考慮過當義工?」
「當義工?」
「對呀,當義工,可以幫人之餘,也可以打發時間,並且接觸及認識一些新朋友,也可考驗自己的能力,到底康復到那裏,況且助人為快樂之本嘛,你應該會覺得開心一點的。」




「這個我倒也沒有想過喎!那麼做什麼義工好呢?要到老人院服務嗎?」
「義工有好多種,重點是在於你是否有幫人的心,以及重新接觸社會的決心吧了。」
 
銘悠在沉思,忽然間,珮晴想起一個點子來。
 
「順便說說,泉叔家中的電腦壞了,你可有空過去幫忙維修嗎?」
「是嗎?那麼我去聯絡一下泉叔,看看可以怎樣幫他。」
 
原來泉叔是他們頗熟的教友。
 




兩天後,銘悠真的為泉叔修理好電腦,他進修過後的專業技能,此刻大派用場呢!
 
從幫忙泉叔開始,銘悠便運用空閒的時間,義務幫助親戚朋友維修電腦,有時又會教導他們如何使用或操作電腦方面的技巧。一時間,他搖身一變成為了電腦科的補習天王!他的時間也就可以變得更充實,也達到做義工的效果,珮晴真的很有頭腦呢!
 
兩個月之後,銘悠的好友阿盛約他吃飯閒聊。
 
「阿銘,近來忙什麼?」阿盛問道。
「都不算忙碌,只是到親友的家中,幫忙維修電腦吧了。」銘悠邊喝著珍珠奶茶,邊回答阿盛的問題,續道:「上星期剛剛為一間青少年中心的一個短期電腦課程,充當導師呢!」
「是嗎?沒有學生向你擲雞蛋麼?」阿盛一個鬼臉騎騎笑著。
「我才沒有那麼爛!想當年,我唸大專時,你猜同學為我起了個什麼樣的花名?」銘悠揚起眉來說。
「什麼花名?情場浪子鬼見愁?」
「才不是呀,他們尊稱我為Lecturer(講師)呢!」銘悠神氣地說。
「講師?!你的同學嘲諷你說話囉唆吧!哈哈。」
「才不是你想的那麼壞呀,衰人!」銘悠假裝怒瞪著阿盛說。
「好了好了,我們尊貴的Lecturer銘悠先生,當義工的感覺如何?」




「基本上除了有點的疲累之外,生活總算有點寄託,而且能夠幫助別人,感覺蠻開心的,學以致用,也有成功感呢!」
「順便說說,你幫人維修電腦,可有收取金錢上的報酬?」阿盛問道,做生意的人,果然注重金錢。
「當然沒有啊!講明幫朋友嘛,怎好意思收取報酬呢?」
「阿銘,你有這顆熱誠幫人的心,固然是一件好事,可是,你也得為自己設想一下。」
「設想什麼?」
「為自己進入下一個階段。」
「什麼階段?」
「你是受過專業訓練的Lecturer嘛,那麼其實可以藉此賺取一些金錢,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你只是靠自己的專長去賺取生計,和任何人一樣,努力工作,都是腳踏實地去生活,重返職場不是你一直的夢想嗎?」阿盛忽然一本正經地說道。
「是的,重返職場一直都是我的目標。」
「況且你經濟上真的緊拙嘛,來回的車馬費及飯錢,不賺,也要收回成本呀!」
「這也有你的道理。」銘悠點頭同意。
「其實,要你現在去翻報紙找全職工作,相信對你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與考驗;我所指的下一階段,就是你要再向前邁進多一少步,做一些介乎全職與半職之間的工作。」
「可否具體說明一點呵老友?」
「你可有想過從事自僱工作,又或是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去做,甚至像我一樣,自己創業?」
「這個我從沒有想過呢!真的行得通嗎?」銘悠半信半疑。




「當然可以啦,自由工作者的性質很適合你呢,富彈性,工作量可以自己安排,壓力不會太大。由明天開始,你每次替人維修電腦後,不論是何許人也,記得要收回金錢作報酬。」
「這樣真的可以賺錢嗎?」
「阿銘,這只是一個過渡的安排而已,重點不是你可以賺到多少錢,而是這樣會幫你重建工作的滿足感及自信心,重新肯定自己的工作能力,為你自己將來重投全職工作做好鍛鍊與準備。」
 
銘悠沒想到,和阿盛的閒聊中,像忽然點亮了燈泡一樣。一直以來,銘悠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重返職場,只是受自己病情的困擾,欠缺自信,時機未成熟而已。
 
「怎麼樣呀,我們尊貴的講師?」
「沒什麼,在認真地考慮你的意見吧了。」
「這樣吧,我辦公室有地方空著,不如你搬來,與我一起並肩作戰吧!」
「你打算收我幾錢租金呢?」
「這是後話,重點你要來陪我一起工作,打江山!」
「好,我即管一試!」
「阿銘,請你記住,你曾經是Lecturer,將來你一定可以重拾這個身份的,你始終會完全康復過來,我好有信心!你一定得,你自己有信心嗎,尊貴的講師?」
「That’s great! I have confidence, Professor Sing!我是講師,我要做回講師,我可以做回講師!哈哈哈!」銘悠興奮地說。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阿盛和銘悠搭著膞頭,互相擁抱。
 
其後,銘悠和珮晴商量過,也獲得她和家人的支持與鼓勵。於是,他開始進駐阿盛在旺角的辦公室,那裏地方雖然不大,主要是存放了阿盛網上貿易的存貨,其他的地方還是寬敞的,他們各自有張辦公桌,銘悠把家中的電腦設備及維修工具,都搬到去阿盛的辦公室去。
 
他還正式地做了商業登記,成立屬於自己的公司,公司名稱叫「腦人院工作室」!從這時開始,銘悠不再需要待在家中而感到百無聊賴,他每天都像正式返工一樣,上午會留在家中做運動,下午才會返到辦公室去處理事務。
 
「能夠每天都與老友一起共事,感覺真好!」銘悠心裏感恩。
 
銘悠工作的客源,最初主要是來至親戚朋友,光顧過他服務的親友,均不約而同地表示滿意及讚賞的,也就樂意掏腰包付款了。然後,惠顧過的親友都很樂意為他作推薦,介紹其他有需要的朋友給銘悠,於是他公司的客戶群開始慢慢地建立起來。
 
除了這種被動的方式外,銘悠也主動地出擊。他印製了一些簡單的宣傳單張,利用自己騎單車的技能,在家居附近四出張貼傳單,就連各大超市的廣告板也不放過;他從沒有想過,自己過去半年騎單車的鍛鍊,居然可以這樣應用到生意的推廣去。
 
由於他並不是真的有很多資本,所以在宣傳方面,也就謹局限於此了。
 
他的公司每月有賺大錢麼?當然是不!在缺乏資本及人手下,若從做生意的標準去衡量,他的公司並不賺錢,連自己的人工也賺不夠,那麼他是很失敗嗎?一向抱著藍色憂鬱的他,會感到沮喪嗎?答案是:不!




 
就如一開始珮晴及阿盛的分析一樣,他做這樣的工作,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目的不是要賺大錢,他賺到的是無形的利潤。首先,他擴闊了生活圈子,接觸到不同的客人,與他們打交道,重新建立他與人接觸的機會及社交的信心。
 
此外,正正是因為客源有限,公司的工作量就不會很多,工作壓力也就自然有限,可以在一個安全的範圍內,重新建立工作能力。這其實是他對自己的職業治療,其中工作的滿足感與成功感,改寫了他一無是處的感覺,提升他的自信心。間中有客人很滿意他的服務,要請他用膳,也有客人寄上感謝卡給他呢!
 
這個時期的銘悠,像是忘記了懼怕,甘於付出,勇於嘗試,有蛻變的感覺。他喜歡對親友自嘲:「你們的一小步,等於我的一大步;我的一小步,等於你們的微不足道!哈哈!」自古成功在嚐試,藍調的奔馳,沒有停步,一直到冬日,也是一樣。

(第二章  藍調的奔馳  完結,下回進入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