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奔馳的挫折

3.1 重逢

一天下午,銘悠接了顧客的電話,要求上門維修電腦,於是,他便按約定的時間,到達客人的住處去。
 
按了門鐘,銘悠在等候。
 
「是誰?」屋內一名女仕問道。
「維修電腦的。」銘悠回應。於是女仕開門迎接。




 
門打開了,是一位年約廿多歲的女子,銘悠與她四目交投,大家都流露出錯愕驚訝的表情,大家都呆站著,不知如何反應。
 
「是麗娜麼?」銘悠問。
「是你,銘悠!哈哈,怎會是你的呢?進來,進來才談吧。」女仕說。
 
於是銘悠進入了屋內。
 
羅麗娜,廿八歲,是銘悠的中學舊同學,是他的師妹,比銘悠低兩班。世事真湊巧,他倆失散了很多年,居然會這樣重逢。
 




「銘悠,怎麼你現在當起電腦工程師來?」麗娜問道。
「說起來很長篇呢!麗娜,聽說你不是往外國去了的麼?」銘悠問。
「是啊,往澳洲墨爾本升學,剛回來香港才一年多。要喝些甚麼嗎?可樂吧!我還記得。」麗娜回答。
「哈哈,記性真好!」
「麗娜,你的電腦在那兒?有甚麼問題?」
「在書房,它老是進不了作業系統。」
 
於是,銘悠便進到書房去,維修麗娜的電腦。不一會,他便把麗娜的電腦維修妥當。
 
「嘩,阿銘,你真專業,那麼快便修好了。」麗娜讚他。




「才不是,小問題而已。」
「維修費多少呢?」
「維修費?不用了,免費幫你!」
「不好啊,我不好意思。」
「小意思,麗娜,你不用客氣。」
「那好吧,阿銘,今晚有空麼?」
「有的。」
「那就好了,你幫我免費維修電腦,我請你吃晚飯,你不可以推我啊!否則,我就給回你的維修費。」
「那好吧,彼此不拖欠。」
 
好一句彼此不拖欠,他倆從前分手的時候,也說過這一句話來!原來,銘悠和麗娜在中學時代談過戀愛,而且還是兩人的初戀,與一般人一樣,他們的初戀都是不成功的,主要都是羅麗娜的家人反對他們過早拍拖,怕影響學業。所以,他們分手了,之後,大家畢業,各散東西,也就再沒有聯絡。沒想到大家多年後會如此重遇。
話說回來,銘悠和麗娜便到附近的餐廳去晚膳。在餐廳中,他們談到彼此的近況,也懷緬著中學時拍拖的美妙時光。
 
「阿銘,那時的我,最喜歡就是靜靜地看著你自彈自唱的模樣,很陶醉於你的歌聲中。」
「那已是很遙遠的事了。」




「是嗎?我還記得,我一不開心,你就會彈結他和唱歌,逗我開心的。現在還有彈結他麼?」
「都很少了……」
 
接著,銘悠也向麗娜細訴了自己近年的病況來。
 
「阿銘,原來這幾年你受了那麼多的苦,好可憐啊!」麗娜說的時候,眼泛淚光,一副憐憫的神情,無限地流露著。
「麗娜,不用擔心,現在總算好了一些。」
「阿銘,我真的很後悔當年與你分手,如果不是,那麼現在我便可待在你身旁,替你分憂。」麗娜輕輕撫摸著銘悠的手在說。
「麗娜,不用了,我現在已有一個很好的女朋友相伴。」銘悠說。
「是嗎,那我就真是多餘的了,哈哈!」麗娜鬆開了銘悠的手,低下頭,以笑容掩飾著自己的尷尬及失望。
 
自這天開始,羅麗娜的電腦似乎都特別多問題,她都找銘悠到來修理,而他都樂意為她服務,並且破例不收取她任何費用。不知何故,銘悠有意無意間,都沒有告訴珮晴他與麗娜重逢的遭遇。
有一天,麗娜如常叫銘悠到她的家去處理一些電腦問題,銘悠完成後,準備要離開時,麗娜忽然叫住了他。
 
「銘悠哥,辛苦了你,這是你的獎勵。」




「甚麼獎勵?」
「聖誕快到了,我有禮物送給你。」麗娜笑著送了一份禮物給銘悠,用花紙包裝得很精美。
「啊,麗娜你太客氣了,我都沒有準備禮物給你,不好意思呢!」銘悠開心地說。
「銘悠哥,不打緊,這是你配得的,你不用送我禮物了,我常常勞煩你,你都不收取我費用,現在,算是交換吧。」
「算是聖誕節交換禮物麼?哈哈,那麼多謝了,我回家才拆禮物。」
「銘悠哥,你今晚有空麼?」
「甚麼事呢?」
「我買了兩張演唱會的門票,本來和朋友去看的,可是她臨時有事,不能赴約,你……你有空今晚陪我去看嗎?」麗娜低著頭含羞地問道。
「是嗎?好啊,我也很久沒看過演唱會呢!」
「那就好了,我們可以先一起用膳,然後才去。」麗娜很是興奮,「你稍等我,我去裝扮一下。」
 
那天晚上,他們一起吃過晚飯,然後去聽演唱會,渡過了一個很歡樂的晚上。
 
「麗娜,你…….你今晚打扮得特別美麗。」銘悠讚她。
「嘻嘻,是嗎?多謝!」麗娜回應,笑得甜甜的。




「送你回家吧,好嗎?」
「好啊!有勞了。」
 
於是,銘悠送麗娜回家。
 
「銘悠哥,我今晚玩得好開心,多謝你。」麗娜笑說。
「我都是,下次想找人陪,找我吧!」銘悠說。
「好的,一言為定,晚安!」
「晚安!」
 
回到家中,銘悠拆開了麗娜送給他的禮物,原來是一隻很時尚的手錶,盒中有一張心意卡,麗娜除了多謝銘悠的幫忙外,於末段她寫了一句:「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銘悠強烈感受到麗娜的心意與暗示,心中泛起了一陣漣漪。
 
過了幾天,麗娜又致電給銘悠,也是電腦出了故障,銘悠如往常一樣,約好了時間,便到她家中去。
 
到了她的家中,正要為她檢查電腦的時候,麗娜從廚房裏歡喜地出來。




 
「銘悠哥,你看,我今天買了兩片很新鮮上等的牛扒呢!今晚我要親自下廚,為你炮製一頓美味的晚餐。」麗娜興奮地說。
「麗娜,我今天晚上要回家吃飯呢。」銘悠說。
「銘悠哥,人家很少親自下廚的,你真的這麼狠心掃人興麼?況且牛扒是專誠為你而買的唷!」麗娜流露著不滿及失望的神情。
「麗娜,好吧,我就留下來試試你的廚藝吧!」銘悠不忍心地說。
「好啊!那麼你現在去修電腦,我在廚房烹調!」麗娜高興地拍著手說。
 
羅麗娜的廚藝果然不錯,除了牛扒外,她還炮製了幾款西式小吃來。
 
「好美味啊!」銘悠說。
「那麼你就要吃多一點唷!來吧,我們乾一杯,慶祝一下。」麗娜說。
「慶祝甚麼?」
「嗯,慶祝我們失散了多年又可以重聚,也順道慶祝下星期聖誕節的到臨!」
「說得好,麗娜,但我酒量不好,而且在服藥中,不宜飲太多,請你別怪我,好嗎?」
「好吧,乾杯!」
「乾杯!」
 
他們互碰杯子。
 
那頓晚餐,是他們重逢以來吃得最開心的一頓飯,大家無拘無束,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特別是從前的往事,都叫他們歡樂不已,銘悠還唱起歌來。麗娜比較喝得多紅酒,略帶點醉意,人就更是興奮熱情。
 
不知不覺間,已經很晚了,銘悠正準備離去。
 
忽然間,麗娜從後擁著銘悠!
 
「銘悠哥,不要走,留下來繼續陪我聊天好嗎?」
「麗娜,你喝醉了。」銘悠轉過身把她輕輕推開。
「我沒有醉,」麗娜繼續擁著銘悠,續道:「你知嘛,自從與你重逢後,我就知道我們是有緣的了,從前我們不能相愛,現在讓我們延續下去吧!我掛念你,我愛你,阿銘!」
 
話畢,麗娜的朱唇,已經印到銘悠的咀去。半醉的羅麗娜,魅力非凡,意態撩人,熱度升溫,一對又圓又大的眼睛流露出無限的愛意,銘悠方吋大亂,心跳加速,剎那間初戀的一切感覺都洶湧而上,他倆彷彿回到學生時代,時間停頓,空氣靜止,世界彷彿只有他倆人,在熱烈地擁吻起來。
 
突然,銘悠的腦海中出現了珮晴的模樣,而且還傳來「我就是你要活下去的理由」的聲音!
 
銘悠從混亂的狀況中甦醒過來,一手把麗娜推開,自己則後退了幾步。
 
「不可以,對不起,麗娜,我已經有愛人了,我和你不可能再相愛的。」
「銘悠哥,你可以再選擇……」
「麗娜,我和你,只可以做普通朋友,今晚大家都有醉意,我認為是時候休息了,再見再聯絡吧。」
話畢,銘悠匆匆地離開了麗娜的住處。
 
自從這一晚後,羅麗娜再沒有找銘悠維修電腦,而銘悠也沒有找她。一個月後,銘悠有一天收到麗娜的電郵:
 
「親愛的銘悠哥,當你看到這封電郵時,我已經回到澳洲去。很對不起,我們的重逢,可能打擾了你平靜的生活,這是我不願見到的,事實上,我真的很天真,以為我們能夠重逢,代表有緣份的,可以再續從前未完成的樂章。其實能夠認識你已是我的福份,能夠再遇,就更是我的幸福;不過,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早一點重遇你,那多美好…… 現在我唯有誠心祝福你,早日戰勝抑鬱,早日康復,以及你和你的愛人,能找到真正美滿的幸福與快樂,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祝一切美好!~~ 麗娜」
 
銘悠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回了一個簡短的電郵:
 
「麗娜,多謝你的體諒與明白,你瞹眛的眼神以及特殊的舉動,其實我也早就察覺得到,所以我也得負上部份的責任。緣份既美妙,也令人困擾。世間的事物往往都很奧妙,很難去預料的。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才好。嗯,或許這樣說吧,時間是不可以重來的,就讓我們把那美好的回憶,永遠珍藏在心中,便已經足夠了,你一輩子都會是我的好友,真的!多謝你的祝福,我也祝你早日找到真心疼愛你的人,珍重!~~ 銘悠」
 
初戀的滋味,總叫人刻骨銘心,那種帶著純真而失落的遺憾,更叫人衍生出一份遙不可及的希冀,永遠在心中留著溫存。重逢,令人產生暇想,生出再續前緣的虛幻願望,始終人總喜愛回味第一次品嚐蜜糖或紅酒的震撼。可是現實的局限與嘲弄,使重逢永遠都騷不著癢處,唯有感嘆,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感慨的是人不可以重生,時間也不可以重來,美夢過後要醒來,最後,一切又回歸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