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積極備戰

距離正式比賽的日子,其實只有六個星期,銘悠的練習與鍛鍊也就顯得十分緊逼了。事實上,他需要有人從旁協助,充當教練與助手。銘悠的朋友不多,首先他想起了阿盛,可是阿盛的工作很忙碌,平日根本抽不出時間來陪伴他作訓練。
 
想到運動,他忽然想起開體育用品店的少志,於是,他便立即找少志,而少志也很爽快地應承了。他們約好了後天便開始訓練。
 
第一天的訓練,其實主要是研究制定出訓練的策略。
       
「銘悠,其實關於訓練的策略,我是毫無頭緒的,你知我一向思想都不算是精靈的。」
「那你想怎麼樣?」銘悠問。




「你不用擔心,我已想出了解決的辦法來。有一個人,他比我更勝任這項工作,稍後他便會到來。」
「會是誰人呢?」
「你不用心急,他很快便到。」少志故弄玄虛。
 
果然沒多久,門鐘響了。銘悠去開門,門才一打開,他甚是驚訝。
 
「呀,是華哥!」
「銘悠,好久不見了!哈哈哈。」
少志、華哥和銘悠都互相圍作一團,來個熱情的擁抱。
 




「少志,為甚麼你不早點對我說呢?」
「不關少志的事,是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吧了。」華哥解釋。
「華哥,我有點不明白,為甚麼運動的事,你會是個合適的教練呢?」
「華哥其實年青時很熱愛運動的,無論游泳、打波、單車等項目他都精通呢!只不過我們住院時沒有特別提過,想到你要參加比賽,我就想起華哥,他才是最適合的訓練人選。」少志搶著回答。
「銘悠,你願意容讓我幫忙你嗎?」華哥問。
「當然非常願意啦,有你這位運動健將幫忙,我求之不得啦。」
 
於是,他們三個人便認真地開會,研究一下訓練的策略。華哥在了解過比賽的細節,以及銘悠的身體狀況後,沉思了一會,便開始著手設計訓練計劃了。
 
「銘悠,首先一開始你要弄清楚一件事。」




「是甚麼事呢?」
「今次你參賽的目的,不是要奪取獎項,而是要安全地完成整個賽事,同意嗎?」
「我同意,這點較早前醫生們已說得很清楚。」
「那就好辦得多了,我的訓練計劃是這樣的,由現在開始計,你有六個星期預備,由於奪標不是你的目標,所以速度不是首要的,首要的訓練,是耐力的訓練以及身體的適應。由於你停止踏單車已有一段時間,而且背傷剛剛復原,所以我建議用頭三至四個星期的時間,鍛鍊你的耐力。」
「該怎麼做呢?」
「我們起初以小目標開始,嗯,就以十公哩為目標,每星期遞增上去,四星期,剛巧達到四十公哩的目標。」
「此外,還有甚麼要注意呢?」
「在這段期間,你必須游泳,游泳能大幅增加你背肌的強度及柔軟度,減低受傷的機會,並且可以練氣。」
「嗯,物理治療師也叫我游泳!」
「當然,你還要到治療師那裏做物理治療!」
「所以我預計,開始時的三個星期,你將會是最辛苦的,你有沒有信心捱得住麼?」
「有的,無論怎麼辛苦,我也要完成訓練。」
「那很好,我們就用這個先苦後甜的方法,一旦你的氣力與體力都能適應四十公哩的路程,往後的鍛鍊就會輕鬆一點。」
「之後要鍛鍊甚麼?」
「之後,我們就集中練習速度吧,務求使你能在大會指定的時間內完成比賽,甚至有較好的成績也說不定。」




「嗯,很好啊,有華哥你這個教練,我現在信心增加了不少。」
「嗯,一言而敝之,我們的策略就是耐力行先,速度行後,留前鬥後,安全第一!」
「華哥真是了不起,可是,我該幫忙做甚麼呢?」少志問。
「你?替銘悠拿毛巾及水樽吧,哈哈哈!」
「有甚麼好笑,只要是能幫助到銘悠,我也在所不辭!」少志一本正經地說。
「總然之我就要好好多謝你們兩位吧,我們角色不分輕重,同心合力做好訓練就是了。」銘悠說。
「對啊。」他倆異口同聲地說。
「肚子餓了,不如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吧,好不?」
「當然是好呢,我們好久不見,有好多話題要暢談呢!」銘悠欣喜地說。
 
第二天早上,銘悠的訓練正式展開。早上,他練習騎單車。按照華哥制定的策略,他先要騎上十公哩的路程。而下午,他則要到泳池游泳。然後是一星期兩次的物理治療,起初兩天,銘悠似乎都不大適應,晚上的時間,他甚是疲累。
 
「阿銘,到底你是否可以支持得來?」珮晴問。
「晴晴,起初是會辛苦一點,但我相信過多兩天我便可以應付得來的了。」
「阿銘,要是訓練過程捱不住,就不要勉強,沒有人會怪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應該做甚麼的。」
 
經過幾天的鍛鍊,有華哥及少志的鼓勵與打氣,銘悠久違了的單車技術很快便重新掌握起來,而且他首先完成了首個星期的目標。
 
「銘悠,你是做得到的。」華哥與少志都讚他。
「對啊,我是做得到的。」銘悠喘著氣地說。
 
如是,銘悠一天比一天進步,身體也很快適應,從前人車合一的感覺一下子又回來了。
 
到了第四星期,也是最艱難的訓練,因為銘悠要一口氣走完四十公哩的路,也就是比賽的路程。偏偏銘悠在這兩天,情緒變得低落,是太疲累的關係。他無法完成四十公哩的路程,他把單車停在路旁歇息。
 
「銘悠,幹嗎停下來呀?」華哥問。
「我做不來,背部有點不適,不夠氣力,沒法完成,我做不來。」銘悠垂著頭在喘息。
        「比賽是你自己決定要參加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你,你必須親手完成它!」華哥有一點的光火。
「銘悠,過去三星期,我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個地步,你都表現良好,現在只差一點點,來吧,你是優秀的運動員,起來,踏車去啊!」




 
銘悠仍是一臉垂頭喪氣的。華哥對著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在做決擇的時候,你一是爭取,不就是讓步;你一是堅持,不就是放棄,沒有談判餘地,否則你就是出賣自己。
 
此時,少志從遠處走過來,拿了銘悠的單車,坐上去,然後對銘悠說:「銘悠,你累了,餘下的路程,今天就讓我替你走,但是真正比賽的時候,走的人,是你!」
 
話畢,少志果然起步,踏車走了,銘悠和華哥都呆了,因為平時訓練的時候,少志經常都抱怨天氣太熱,要找個好遮蔭的地方乘涼。沒想到今天,為了鼓勵銘悠,他竟然身體力行,為銘悠走最後一段路。
「銘悠,你看,少志他為了鼓勵你,都甘願騎一趟,他說得對,今天你可以逃避,但比賽當日,落場的會是你自己,不是少志啊!」
 
銘悠抬起了頭望著華哥。
 
「玉不琢,不成器;鐵不煉,不成鋼!拿出你的力量,你的勇氣,你的毅力,你是一架火車頭,開動你的引擎,向前衝過去,你可以做到,你可以做到的!」華哥在大聲地激勵銘悠。
 
銘悠聽完華哥的說話,站起來,向前奔跑,向著少志單車的方向跑去。




 
「少志……少志,停下來,你停下來啊。」
 
少志聽見銘悠的呼叫,便把單車停了下來。
 
「少志,對不起,比賽是我落場,不是你,由我來踏吧!」
 
於是,少志把單車交回銘悠,銘悠騎上去,回望華哥,點著頭,然後踏著單車完成最後的一段路。
 
「銘悠,加油啊!」少志在呼叫。
 
由這刻開始,銘悠終於克服了心理及生理的障礙,他終於可以一口氣完成比賽要求的路程了。
 
踏入訓練期的第五星期,銘悠開始進入最後的訓練了。
 
「銘悠,你現在已經可以完成比賽要求的路程了,可是你不夠快,現在我們要鍛鍊速度。」
「那麼該怎麼練呢?」
「嗯,我今天帶了自己的單車來,我要你和我比賽,少志,你負責計時。」華哥說。
 
於是,銘悠和華哥各自騎上自己的單車,在少志的呼喊下,兩人就來個較量。
 
銘悠以為自己已經是騎得很快的了,豈料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華哥竟然是不簡單的單車高手,銘悠跟本無法超越他。
 
比賽完後,當然是華哥勝出了。
 
「華哥,原來你是單車好手。」銘悠讚嘆。
「銘悠,你不用羨慕我,你只要在餘下的時間好好鍛練,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快。」
 
在餘下的日子,他們都集中在如何提升速度的課題上。華哥每每都在扮演著銘悠的競爭對手,在他的身邊陪著他。
 
「加速,加速,你不夠快,我要速度,是速度,你是保時捷跑車,無人及你!」
 
在訓練期的最後一個星期,有一天珮晴專誠來看銘悠練習,順道為他加油打氣。
 
又是與華哥較量的時候了。
 
「阿銘,俾心機呀!」珮晴說。
 
和平常一樣,銘悠起首都不夠華哥快,但今天銘悠腦海中卻不斷出現一句話:落場比賽的是你啊,銘悠!不知從那裏來的力氣,銘悠加速了,追到與華哥平頭,臨近終點的時候,銘悠的單車首次超越了華哥的單車,他贏了!
 
「Yeah! 超快感啊!」銘悠忍不住心裏的興奮大叫起來。
「速度,這就是速度,你擁有火車的速度了!」華哥也在大叫。
少志和珮晴都看到這一幕,也興奮跳躍大叫起來。
 
機會只會留給已準備好的人及常作練習的人。
在人生崎嶇的道路上,親友的搖旗吶喊與加油打氣是非常重要的。不竟我們只是人,有疲累的時候,也有灰心喪志的時候。如果有親友主動走出來鼓勵我們,為我們加油打氣,那當然是最好的,但如果沒有,請不要害怕,嚐試直接對親友說一句:「我需要你的支持與鼓勵!可以嗎?」相信沒有人會拒絕的,除非提出來的要求是很過份。最後,別忘了感激他們所付出的恩惠,因為懂得感謝,就能看見美麗的人生。

【輕裝上路】
 
我要輕裝上路
像蒲公英飄搖
不背負包袱
只心存抱負
愛唱歌跳舞
走千里公路
 
每一個凡人
都需要考驗
受訓練 迎挑戰
受挫敗 再奮戰
捱過了 勝利了 
就堅固自尊
 
讓我去計算
今生中 得與失
喜與悲 有多少
不如意事雖十常八九
仍可感謝幸福二三事
 
銘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