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4.5 凱歌的結局 (大結局)

單車比賽過去,銘悠整個人都像散了,筋疲力竭,在家中休息三數天,體力才回復過來。
 
有一天下午,銘悠接了一個電話,原來是保險公司打來,相約他到公司相談有關索償一事的結果。銘悠沒有太大的喜悅,因為他由開始提出索償,便已經不存有任何希望,只是阿盛和珮晴鼓勵他,他才勉強一試。
 
到了約定日子與時間,銘悠便到保險公司去。約見他的,是索償部的黃經理。
 
「銘悠先生,很對不起,你的申請,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作出審批及調查,因為有一些存心不良的客人,往往有欺詐的情況發生,希望你不要介意。」
「沒關係,這點我是明白的。」銘悠說。




「關於你索償一事,我們公司仔細研究過你的遭遇及個案,真是一個很特殊的個案,現在我們最終有了決定。」
「是怎麼樣的決定?」
「由於你提供的資料非常詳盡,而且又真實,也符合保單的條款,所以我們公司決定,接納你的索償申請,賠償亦已批出。這封是確認通知信,並附有支票一張,請你簽收吧。」
 
銘悠一看支票,心中震驚不已,他在沒抱有任何的希望下,居然索償獲得通過。再細看支票的金額,他幾乎昏倒了。
他獲得保險公司賠償了六位數字的金額!
 
「這是真的嗎?」銘悠驚訝地問。
「哈哈,當然是真的,銘悠先生。」
 




於是銘悠簽下收據,拿了支票,便離開了保險公司。
 
在回家的途中,他都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伴隨著的是興奮的心情。他心裏想:這算是我單車比賽勝出的獎金嗎?
 
當然他第一時間通知了珮晴和阿盛,而珮晴也非常樂透。
 
「我們先前所花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呢!」珮晴說
「對啊!這真是上天厚賜的一份大禮!」銘悠說
「阿銘,我們要好好吃一頓飯慶祝一下。」
「好啊,遲些還要請阿盛呢,若不是他給意見,我們從來也沒想過向保險公司索償呢!」




「對啊,要報答阿盛。」
 
第二天晚上,銘悠和珮晴到一間高級餐廳去用晚膳慶祝。
 
言談間,他們談起如何運用那筆賠償金。
 
「阿銘,你有沒有想過,如何運用那筆款項呢?」珮晴問。
「嗯,有的,首先要買一層樓,然後是一架房車,當然少不了一架性能良好的單車呢!哈哈!」
「阿銘,你在做夢嗎?你的錢怎可能買這些?單是一層樓,你已無法支付了,還是想別些吧。」
「哈哈,對啊,我在說笑吧了。嗯,我想到了。」
「是甚麼呀?」
「我買了這個……」
 
銘悠從袋中取出了一件看似是禮物的小東西來。
 




「晴晴,送給你的。」
「送給我的?是什麼來呀?」
「你拆開便知。」
 
於是,珮晴便拆開了那件小禮物。一拆開來,珮晴震驚不已,大凡女仕們看到都會有同樣的反應。
 
「是閃亮的鑽石戒指啊!」
「不對,這不是普通的鑽石戒指。」
「那會是什麼戒指?」
「這是求婚用的戒指!」
「求婚用?阿銘你……」
 
這時,餐廳的一名部長送上一束紅玫瑰鮮花,一名小提琴手來到他們的桌旁,奏出婚禮進行曲!
 
「晴晴,我向你求婚,嫁給我吧!」




 
珮晴,低著頭,不停地羞笑著。
 
餐廳的其他顧客,聽見婚樂,大概已猜到是怎麼一會事,大家都鼓掌拍手歡呼,甚至有人呼叫「答應他吧」之類的說話。
 
珮晴驚喜得說不出話來,不停地羞笑,最後微微地點著頭!
 
銘悠於是把求婚戒指為珮晴戴上,輕吻了她一下,全餐廳的人都拍手歡呼。
 
「晴晴,我們就用這筆錢籌備婚禮,組織家庭吧!」
 
珮晴一味只懂甜蜜地羞笑,大力地點著頭表示贊成。
 
由這晚開始,珮晴和銘悠將會邁進人生的一個新階段,他們將更緊密地一同面對藍色憂鬱的挑戰。
 




兩人既然肯定了結婚的意願,他們就開始為婚禮進行籌備的工作,他們預期有半年的時間去預備。由於珮晴日間要上班,而銘悠則不用,所以婚禮上很多鎖碎的事情,也就由銘悠去負責處理。
 
有一天,銘悠請阿盛吃飯,以多謝他在保險索償一事的功勞。
「阿盛,我們來乾杯,慶祝單車比賽及索償成功。」
「好呀,飲杯!」
「阿盛,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
「我和珮晴將要結婚了。」
「甚麼?真的嗎?何時呀?」
「明年五月。」
「恭喜你們呢!」
「多謝。」
「阿銘,你想清楚沒有,結了婚,不能反悔,你就從此被困了,哈哈。」阿盛以過來人的身份說。
「沒有那麼嚴重吧。」
「OK, 說真的,你是真心愛珮晴的嗎?」




「這還要問,當然是愛啦,我們相戀那麼多年,是時候結束愛情長跑了。」
「嗯,你有否聽說過一句話:結婚的是一個人,愛的卻是另一個人。」
「有,可是你為何突然說起這句話來?」
「因為我恐怕你選擇錯誤。」
「為什麼?」
「你都說你們長跑了這麼多年,結婚會不會是一種責任?珮晴在你抗病之路上,付出了那麼多,你會否有報恩的心態?」
「阿盛,你未免想太多了,不要潑冷水好嗎?我們相愛多年,若不是我患病,我們早就結婚呢,何況現在有錢。」
「我沒有想太多,就是你有錢,才想到要和珮晴結婚。現在幾點鐘?」
「何故忽然問時間,現在是下午三時半,怎麼了?」銘悠看過手表後說。
「你看,你今天戴的手表,還是羅麗娜送的那隻!」
原來銘悠很多時都穿戴著麗娜送的那隻腕表。
 
「這…….這是隨意挑來戴的,沒什麼意思,腕表反正擱在一旁,太浪費了。麗娜已經返澳洲去了。」
「如果麗娜再出現呢?」
「再出現?這…….那麼……總之我和她是普通朋友,沒有任何特殊關係,而我和珮晴是真心相愛的,結婚是肯定的了。阿盛,請你不要再說下去,否則我要和你反臉了!」
「OK, 其實我只是希望你認真考慮清楚吧了,不要做錯決定,你既然是這麼堅定,那我是多餘了,阿銘,對不起,來乾杯吧,祝你和珮晴白頭到老!」
「這才像樣嘛,今天忽然說一堆廢話來。」
 
從這天開始,銘悠再沒有配戴羅麗娜送的那隻腕表,他把它擱置在一角,但求留個紀念。可是,命運的安排,有時真的好無情、好諷刺,人不情願走的路,但命運往往為人刻意安排,人好像不能自主,任由命運的擺佈。
 
2003年5月24日,是銘悠和珮晴的大婚日子,他倆選擇這天進行婚禮,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只是雙方家長擇定的所謂良辰吉日而已。諷剌的是,2003年春季,香港卻爆發非常嚴重的沙士疫症。他們兩人一度擔心及考慮要把婚期押後。幸好後來疫情受到控制,亦接近尾聲,他們的婚禮在沙士的陰霾下,最後都能如期舉行。
 
在婚宴上,銘悠公開致詞,特意要多謝一些人。
「我想特別要多謝我太太,因為她在我抗病之路上,付出了很大心血。我要多謝我的家人,他們的關心、支持與鼓勵,使我有勇氣對抗病患。我要多謝劉海濤醫生,如果沒有他細心的醫治,很多棘手的問題也就不能解決。我要多謝好友阿盛,在我人生關鍵的時刻出現,之後很多事情都為我排難解憂。我亦要多謝病友華哥及少志,他們用彩虹的故事,彼此勉勵與支持,使我們能成為好戰友。我更要多謝……」
 
婚宴在一遍歡樂之聲順利結束。
 
婚後的銘悠與珮晴,繼續選擇留在新界粉嶺近郊處居住,因為他們都十分喜歡那裏的環境,而且那裏亦為他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半年之後……
 
一個傍晚時份,銘悠往灣仔接珮晴下班,相約一起去用晚膳,他們手拖著手,一起步行往餐廳去。
 
「阿銘,明天要面試的那份工作,都準備妥當嗎?」
「履歷表及所有文件都已經準備好了,只是對於面試的問題該如何回答,我還是沒有信心。」
 
原來銘悠準備去應徵一份工作,這將會是他多年患病以來的頭一次,心情未免緊張。
 
「阿銘,不用怕,心情放輕鬆一點,晚飯回家後,我幫你練習面試時的應對及問題吧。」
「好啊,謝謝你,老婆大人。」
 
在步往餐廳的途中,他們要經過一條行人天橋,要過馬路。那時正藉下班時份,天橋上人來人往。
 
銘悠和珮晴正在閒聊著的時候,在天橋的另一處,忽然人聲鼎沸。
「發生甚麼事呢?」銘悠問。
「不知道呢?」珮晴回應。
「來,我們過去看看!」
「阿銘,不要喇,不要多管閒事了。」
「去看看吧,反正都要過對面馬路的。」話畢,銘悠拉著珮晴的手,走了過去。
       
原來,一名女子,剛剛與男朋友鬧分手,一時情緒激動起來,竟然危坐在天橋的欄杆上,有企圖跳下去的衝動,她在放聲大哭。好些途人,很快便圍觀起來。
       
「嗚……你們走開,不要靠近,否則我真的會跳下去……」那名女子在哭著說。
       
圍觀的途人,都在勸她返下來,可是她沒有理會。此時,街道上已經響起警笛聲,由遠到近,似乎有途人經已報警了。
       
銘悠行近一些看看該名女子,驚呼了一句:「羅麗娜?麗娜!」
「她是誰啊?」珮晴問。
「是我朋友,是舊同學!晴,我過去跟她說幾句。」銘悠竟大著膽子的說。
「阿銘,不要啊,危險的!」珮晴慌張地說。
「人命關天,救人要緊啊!」銘悠話畢,已經穿過途人,謹慎地稍稍接近麗娜。
「唏,麗娜,是我呀,銘悠呀!」
「銘悠麼?嘩……鳴……他不愛我了,不愛了……」
「麗娜,你蠻年青,生命冇take Two,不值得為無聊人而輕生啊!」
「不關你的事,你走開,不要過來!」
 OK,我不會再走過來,只想站在這兒,陪伴你,聊一聊。」銘悠說。
       
此時,警車,救護車及消防車分別趕至,警員和消防員趕到現場,也加入游說的行列,並在天橋對下的馬路上,架起了救生氣墊。警員把大部份圍觀的途人都驅散開去,唯獨是容讓銘悠繼續與麗娜對話。
       
「你朋友是甚麼人,他是社工麼?」一名警員問珮晴。
「不,他是我的丈夫,和那女子是舊朋友。」珮晴說。
「唏,麗娜,我有病,有抑鬱症,精神病的一種,已經好多年,我都好痛苦,我試過自殺想死,你還記得嗎?」
 
麗娜沒有回應,只是斜斜在望著銘悠,繼續在抽泣。
 
「你男朋友不再愛你嗎?不打緊,還有更多好男孩給你挑選,你看,你天生麗質,一副明星相,若不是我已經結了婚,我也想追求你,跟你約會呢!口渴麼?要飲水麼?」
 
麗娜沒有回答。
 
「你知嘛,我當年自殺,險些真的死掉,但上天給予我一次重生的機會,現在想來,我都後悔當時太過衝動,你若是跳下去,真的死了,多可惜,世間還有很多美麗的事物等著你。還有你的家人呢,你就此死掉,他們會終生難過,你想家人以後永遠都痛苦麼?你死了,我也會十分悲痛的。」
 
麗娜的哭泣聲收細了很多。
 
「唏,麗娜,給你說個故事你聽好麼?反正現在你未決定是否跳下去,聽個故事後,再作決定好嗎?」
「甚麼故事?」麗娜終於回應銘悠的話。
 
於是,銘悠把華哥說的有關「七色彩虹」的故事,說了一遍給麗娜聽。
 
「每個人總有悲傷或失意的時候,人生,像彩虹一樣,不同的色彩,都有不同的存在意義,正因有了痛苦的事,才突顯出快樂美麗的事物,你才會懂得更加珍惜,生活的色彩,不再灰暗,冷暖豔清,互相暉映,互相襯托,將會是色彩繽紛的!」銘悠說。
「對呀,小姐,你始終有一日會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彩虹。」一名在場的女警附和著。
「麗娜,我看你都應該很疲累喇,對不?我站在這裏,腳都麻痺了,不如你下來,我還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說給你聽。」銘悠說。
麗娜沉思了片刻,居然點頭表示同意!
 
「好,很好,你不要動,消防員過來扶你下來好嗎?」銘悠問。
 
麗娜也是點頭同意。於是幾名消防員,一同慢慢步向她,把她小心地扶著,帶回天橋內安全的地方。其他的救護員與警員都走上前來,要協助她。麗娜一見到銘悠,便撲上前去擁著他,又哭起來。
 
「銘悠……嗚……嗚」
「麗娜,無事了,我在這裡,不用怕。」
「先生,我們想帶她去醫院檢查一下。」一名救護員說。
 
起初,麗娜不願意去。但在銘悠苦勸下,她終於同意了。
 
「麗娜,我會來醫院探你的,你要乖啊!」
 
於是,救護員把她帶到地面去,送她往醫院檢查。
 
一名警員走到銘悠的面前來問道:「先生,你是社工麼?」
「不是,我是牧師,兼職的。」銘悠笑著回答。
「你是那間教會的牧師?」
「我的教會,不在地上,是在心中!」
「在心中?」警員疑惑。
 
銘悠拉著珮晴,轉身揮揮手便離開現場,走到地面去。救護車,消防車和警車,先後陸續離開,依然是發出警笛響號,救護車與警笛響號,對於銘悠來說,一點都不陌生。
「晴晴,你看看,原來救護車的緊急燈號,是藍色組成的。」
「是啊,藍色,真的很重要,很有意思。」珮晴回應。
「我們走吧,肚子餓呢!」銘悠說。
 
隨著警笛響號聲逐漸消散,銘悠與珮晴的背影就消失於人群之中。
 
【我親愛的】

人 本是各自在無邊的空間裏
不同的時空 偶爾碰上遇上
帶來幸福與祝福
生命點燃生命
光輝映襯亮光


我親愛的
當你感到納悶的時候
就要努力回想
有人了解明白欣賞
願意給予一份摯誠的關愛
一份率直的認同
有力的支持
在空虛迷濛的天空
雲彩快要消失的時候
有一個安身的居所
讓你可以得著一點的慰藉

請嘗試不閉上眼
因為 當你伸出手去觸碰的時候
奇妙的幫助與能力
就從遠遠的天際 悄然而降
你要用一對明眸
看清楚幸福的小雨點
是如何散落在肩膀
輕盈的 跳躍的
灑出幸福的光采

我親愛的
微笑是你的力量
善良是你的裝璜
請珍惜你現在所擁有的
也別忘記 與好友分享
在月半初升之時
仍然心存盼望
戰勝痛苦與抑鬱
 
銘悠
 
- 全書完 –

<<後記>>
 
故事說完了,希望讀者能有所啟發及得著。我自己則仔細地重溫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心路歷程,在創作過程中有許多的反省。當中有人可能會問:銘悠是否從此康復了?他戰勝了抑鬱麼?他是否從此天下無敵?答案是:不!
       
2004年以後,我仍是繼續與它對抗,而且面對的困難與挑戰越來越多,越來越艱難。不過,可幸是我還有愛護我的親友們全力支持我、鼓勵我、扶持我,使我能渡過大大小小不同的難關。
 
如果銘悠的人生從此一帆風順,那麼我和大家便再沒有任何關係了。一個平順的人生是蒼白的,沒有什麼值得去寫;相反,一個高低起伏的人生,是彩色的,跌跌撞撞,時高時低,才是精采的人生,才是值得去繼續寫他的故事。銘悠,就是一個好例子,受挫折,犯錯誤,可能有人會嘲笑他,但是他忍耐,克服困難,深信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終有一天會成功的。
 
抑鬱症雖然常使我身心疲累,但我已開始學習如何與它和平共處,讀者們,我希望大家能努力學習不被外在環境牽動情緒,讓自己成為自由快樂的人!不論晴天陰天都喜樂!你和我,其實是站在彩虹的弧線上的兩端,彼此相遇,一同努力吧!
 
朋友,你有夢想嗎?我寫這本書,就是我其中的一個夢想。夢想要想大的,有志向的,為自己追逐夢想,你的人生就充滿意義。從今天開始,好好想一想,你有何夢想?然後追著夢想走吧!
 
夢想,無論大與小,達到與否,只要沒有被遺忘遺棄,它們都是有生命力似的,像會飛翔的雀鳥,甚至是一頭鷹,永遠地在天空中飛翔,直至到達目的地為止,而幸福,就在那裏。不再飛翔的夢想是死的,沒有再存在的必要,多可悲!我情願從來沒有過。那些還飛翔著的夢,是我要的幸福!
       
2012年,對我來說別具意義,因為今年將是我患病以來的15週年紀念。在走過15年病患的歲月後,我還懼怕甚麼?我還要顧忌甚麼?我還要遷就甚麼?沒有,真的沒有,今時今日,為了戰勝抑鬱,我可以豁出全部。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患甚麼病,別人不應歧視我,他們歧視只因他們無知,我自己絕不會歧視自己。我能夠肯定過去15年來的努力、奮鬥、進步、不放棄!這都是我生命中寶貴的內涵,無人能取代、無人能奪去!
 
如果大家喜歡銘悠的故事,將來有機會,我樂意與大家繼續分享,銘悠的故事還未寫完,更精采的部份將在後面。所以,我其實最想繼續寫【憂鬱藍,也是色彩!】的第二部曲及第三部曲呢!不過,目前一切都是言之尚早,能否成事,需要多方面的配合。朋友,多年抑鬱症的經驗教曉了我一件事:做人不要太過完美主義,不要太執著,一切隨緣吧!
 
近來有一件事發生在我身上,使我有感而發。似乎每個人都天生只喜歡聽正面的說話、讚美的說話、錦上添花的說話。對於他人負面的批評,無論是對是錯,總是傾向抗拒及討厭,所謂忠言逆耳。能夠包容及接受批評的,往往需要很大的勇氣、情緒智商及胸襟。而能夠在人生路上成功的人,除了付出無比的努力外,往往就是這類人。

我是一個能接受批評的人,所以各位讀者看罷本書後,如有任何意見,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批評,都歡迎你告訴我,讓我有所進步,大家可以電郵給我,電郵地址為 [email protected]
 
各位朋友,保重,希望有機會再見!

銘悠
31/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