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說完再見,我立即轉身離開了。其實,還有好些說話想對他說的,之前想過,但道別的那一刻,通通都忘了,我沒有流淚。



與他分別的日子終於來臨了。
 
今天早上我一抵步沒多久,迎面就碰見「小個子」。
「喂!銘悠,臨別秋波呀,有什麼話要對他說,就趁今天啦!」小個子輕鬆地對我說。
「哦,你是說真的嗎?」我疑惑地打量著小個子。
「是呀,沒騙你的。」
「哦,好的。」
小個子走開了,忙著別的事。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是要緩和一下自己驚訝的心情,心往下一沉:大概兩個月前才見過他,他絲毫沒有透露半點消息,蠻口密呢!


 
排著隊約見他的人頗多,我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下,腦海裏忽然湧起了我和他很多的往事。
 
將近十年的時間過去了,在這段日子裏,他對我的幫助和影響,有著深遠的意義,在我的記憶中,快速地閃過好多幕片段,都是我生活或生命中的關鍵時刻,他扶助我,渡過大大小小的難關。
 
他永遠寛容,平易近人,笑容常掛在臉上,親切,處事專業、認真及勤力,是敬業樂業的那種,我相信在這個行業中,不容易找到另一個他,至少在這兒,無人能及得上他,故此,我十分欣賞及尊敬他。
 
離別,本就是傷感的,尤其是突如其來的那種;可是,要是你能夠一早作好心理準備,或早些預期著離別的發生,那麼,離別就不會做成太大的衝擊。
 
而我,其實老早就預料到會有今天的了,所以心情待一會後,也就平靜下來。我討厭離別的傷感,所以我曾經想過,我要和他比賽,看看誰先離開,如果我走先一步,哈哈,快樂與勝利將會是屬於我的,而我也不必去傷感;如果是他走先過我,我仍要待在這兒,那麼代表我還未成功,而且要承受傷感。


 
結果呢?他勝利了,唉!我只有想著一息間該和他說些什麼話才好。
 
……
 
「銘悠,你不用太擔心啊,接手我工作的,相信一樣會做得很棒的。」他笑著安慰我。
「但願如此啦,我早就預料到遲早會有這一天的到臨,這兒的流動性那麼高,其實你待在這裏十年,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也是我的一種福氣。」我向後傾斜貼著椅背。
「放心吧,銘悠,過去一年,你有好大的進步。」
「真的嗎?」
「真的,誰跟你開玩笑?我對你有信心,你可以做得到的,俾心機,拼下去吧!」他靠近我對我說,帶著招牌笑容。


「講真,我又不是很擔心的,我其實是……」我吞吐了一下:「其實是捨不得……」低下頭。
房間靜默了片刻。
「我可以怎樣聯絡你?手機?電郵?」
「呀,對,好在你提醒我,我其實印好了新的名片,不過印刷廠那邊弄錯了一些資料,要改過,這樣吧,新的名片改好後,我會留在這兒,下次你再來的時候,便可以取了,不介意吧?」
「噢!Perfect!」我很滿意他這個安排。
 
說再見的時候到了,我們緊握著彼此的手道別。
 
「很多謝這麼多年來你對我的幫助,衷心感激,我該送你一份心意禮物的,可惜來到才知道你要走,沒有準備!」
「銘悠,你不用那麼客氣,這是我的本份,我的職責,將來你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聯絡我的。」
「再見!」
「保重!」
 
說完再見,我立即轉身離開了。其實,還有好些說話想對他說的,之前想過,但道別的那一刻,通通都忘了,我沒有流淚。
 


我獨個兒在走廊一步一步地離開,心想:忘記祝他生意興隆、大展鴻圖之類呢!不過,又好似不大適合這樣對他說,怪怪的…… 沉默了片刻,我停住了腳步,凝望著窗外的花園,然後心裏黙默地這樣祝福他:
 
「親愛的吳醫生,希望你去到新工作崗位後,能夠大大實踐你的理想與抱負,可以成為更多病人的庇蔭,造福社群,珍重!」
 
銘悠
14/12/2014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