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在家中整理物品時,無意中尋找到一本已上鎖的日記和一些筆跡已漸漸黯淡的信。

我想如果我當時沒有撥打那一通電話,現在我還能活着嗎?我們還可以相愛至今嗎?

那天使我感到畢生難忘。那一天對於我來說,可算是晴天霹靂。還記得當天是我和文軒的拍拖三週年記念日。

當天早上本來天朗氣清的,可是突然天上便烏雲密佈。

這時,我忽然接到文軒的電話,你的對話中帶有點神秘感。你要求和我外出,我便二話不說的到公園赴約。



可是當我到達公園後看到你形色凝重的表情。直到你見到我時改用憐憫的表情對我說

:『嘉敏,我知道這件事對於你來說是殘忍的,可是真的很對不起。我覺得我們的性格不合,所以我們分手吧!』

我聽到後,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無數的針刺進心中。因為我知道你是和鄰班的麗絲正在交往,但為了避免我知道,所以一直處處避忌。可是麗絲卻希望可以光明正的和你交往,所以她便提出和我分手的無理要求。
但是我心痛並不只是因為你和我分手,更令我心痛的是你的謊言。 我很想哭,但我知道不可以在你的面前哭,然而這時侯候天竟下起淅瀝淅瀝的暴雨。我馬上飛奔回家,我本來只打算躲進被窩裹痛哭一場,可是當我回家看到那鋒利的剪刀後,便有了輕生的念頭。

但是我始終對這個世界和文軒有所留戀,因此我希望在自殺前致電給你。我在電話中強忍着淚水對你說

:『文軒,多謝你一直以來的陪伴,我會永遠記住那些時光的。其實我知道你和我分手的原因並不是真的因為性格不合。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也沒有了留戀,再見!』



不知道你是否感到我有點不對勁,你忽然說

:『嘉敏,你在家嗎?如果你在家便靜靜等待我。千萬不要做任何事,知道嗎?』

我明明知道你可能不會和我復合的,但我還是傻傻的等待着你。 你飛奔到我家並一邊氣喘着說

:『你知道嗎?當你致電給我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深愛着你。我以後再也不會對你說分手的,所以請你以後繼續以我女朋友的身份陪伴着我,好嗎?』

我聽到後有點反應不來,但你卻以為我不相信你的話。你徑自地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並撥打了一組我感到陌生的電話號碼。



原來你是打算在我的面前撥打給麗絲向她提出分手,而且把你和她的聯絡方法全都刪除了,藉此令我相信你的真心,你的行動讓我感到有點受寵若驚,我更害羞得投進你的懷裹。

後來我們為了每天互相表達愛意,更肉麻得互相交換日記和寫信。 那本日記和那些信至今我還好好的保存着。我在想如果當時我並沒有撥打那一通電話,也許現在我已不在人世,而我們也可能不會相愛至今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