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敏整理物品後已經是晚上了,,她草草吃過晚飯,洗過澡,便回房間寫日記了.
 
日記的內容如下:
 
「 一月八日 星期三 晴
 
今天媽媽要我整理房間的時候,竟然找到很久以前的日記, 那天真的使我感到畢
 
生難忘因為這事令我和文軒相愛至今,更愛對方,但我始終無法適懷,心裏仍有着
 


一根很幼,但扎得很的刺.文軒騙過我這是一件不可爭議的事實,我想我會慢慢忘
 
記的.但最近,我覺得那天的事疑點重重, 麗絲只是鄰班的同學就算刪除所有聯絡
 
方法,也會見到面啊! 文軒是不是仍在騙我呢?如果能回到那天,可以讓我看清事
 
實真相便好了.」
 
嘉敏寫好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打了個呵欠,便摟住布偶公仔睡去.她造了一個
 


很古怪的夢,在夢中, 嘉敏本來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游荡,但她居然像神推鬼㧬一
 
樣走進了小巷,在小巷的盡頭,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嘉敏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好像有
 
什麼吸引她一樣,突然那身影走向她說:「你終於來了,嘉敏小姐」他微笑着,嘉敏聽
 
到那人竟然說出她的名字便緊張地問:「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他說:「我
 
只是一個商人而已」嘉敏沒有說話,只是一面疑惑地看着他.他接着:「嘉敏小姐,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如果能回到你生命中的任何一天,你會選擇那天?」嘉敏不削
 
地說:「關你什麽事?」他還帶着笑臉:「嘉敏小姐,別那麼兇啊!我是來幫你的,我這
 
裏有兩瓶藥水,藍色的是可以回到你生命中的任何一天,粉紅色的是回到現在,沒
 
問題我便走了,啊!對了用法是一邊想着要回到的那天一邊喝藥水,要回來的話都
 
是一樣,價格是生病一天,現在還可以用高燒換失憶藥一瓶」他笑嘻嘻地說,嘉敏有
 
點憤怒:「開什麼玩笑!」正當她想轉身離開的時侯,那男人說,我先把藥留在你那
 
兒,沒用的話我兩天後來拿吧!」
 
 


嘉敏從夢中醒來,回憶夢中的事情,她說;「那男人說什麼藥啊?真是古怪的夢啊!」
 
嘉敏皺着眉,輕輕搖頭試着說自己清醒點,豈料耳中突然傳出男人嘻皮笑臉的聲音
 
:「嘻嘻,嘉敏小姐失憶藥的用法都是一樣喔!我會再來的.」嘉敏頓時全身彊硬,:「別
 
在人耳邊講說話啊!」句子尾段的語氣近乎大叫一樣,嘉敏正想下床的時候,覺得手
 
碰到硬硬的東西,於是順藤摸瓜的摸下去,她發現的是三瓶東西,嘉敏手心開始出
 
汗,:「不會是真的吧!」她把心一劃決定一看,「真是那三瓶藥啊啊啊!」嘉敏失控
 
的尖叫着.
 
 


當她平伏好情緒以後,她想:「如果只是病一天就能看清事實真相,這也不差的,但失
 
憶藥有什麼用呢?還是放着不管吧!反正沒用到的那人到會收回吧!我想今天是一
 
個好機會回去呢!因為父母都出外公幹了.」
 
 
她決定好以後便脫掉小兔睡衣,換上日常的便裝,穿好球鞋出發,她閉上眼睛打開
 
藍色藥水的藥瓶,一股腦兒喝一去.「拜託回到那天」… … 這個決定對嘉敏會產
 
生什麽變化呢?對她後的影響會有多大?
 
 
 時間回到三週年記念日那天,嘉敏剛好跌落在草叢中,「啊,痛死了,那是我耶!」她


 
看着不遠方的自已,她耳邊又傳出那煩人的聲音:「雖然你的確是回到過去,但不代
 
表有人能看見你啊,嘻嘻嘻… …」嘉敏沒有想太多,尊注地看着眼前的情景,等待時
 
機一到便跟着文軒,正當「自已」轉身離開文軒時她便走過去,跟着文軒背後.原來
 
麗絲在公園的不遠處就站在那兒看當天的自己,那秀氣的臉抿着嘴說:「終於跟那
 
女人說分手了嗎?看她眉頭皺皺想哭不哭的樣子可真好看呢!」文軒心裡一酸:「麗
 
絲你要的東西名份都有了,別再挖苦她嘛」麗絲依舊一幅不可一世的樣子:「受不
 
了就去追回她啊!」嘉敏默默看着他們,心裏不是味兒,但無論她怎麽說話他們都視
 


若無賭,她才明白,回到過去只能看着事情發生不能改變.沒多久文軒和麗絲便牽
 
着手離開了「一幅小鳥依人的樣子」嘉敏看着他們甜蜜的樣子,由不得妒忌起來.
 
 
  嘉敏只好靜靜地跟在後頭,為了自已的「真相」一會文軒和麗絲便去了文軒的
 
家,麗絲挽着文軒的手臂,在文軒耳邊耳語:「文軒…」文軒頓時手足無措,他只好扶
 
着麗絲,心裏猛地劇跳,嘉敏心頭由不得泛起一陣醋意,突然文軒的手機響起,文軒
 
連忙推開麗絲, :「文軒,多謝你一直以來的陪伴,我會永遠記住那些時光的。其
 
實我知道你和我分手的原因並不是真的因為性格不合。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也沒
 
有了留戀,再見!」文軒的手機傳出嘉敏要自殺的宣言!文軒一時情急:「嘉敏,
 
你在家嗎?如果你在家便靜靜等待我。千萬不要做任何事,知道嗎?」電話掛上
 
了, 麗絲撥了撥頭髪更用地抓緊文軒的手,聲音嬌嗲地說:「文軒,不要走不要離開
 
我啊!你不愛我了嗎?」文軒臉有難色地說:「嘉敏要自殺啊!我得去阻止她啊!」麗
 
絲咬了咬下唇:「那婊子說要自殺都是因為你,她只是想用自殺來挽留你. 文軒,我教你吧,在她面前說出和我分手的話並把我的聯絡方法全都刪除了,藉此令相信
 
你的真心,假以時日再甩掉她吧!」文軒點了點頭便飛奔到嘉敏家.
 
 
  當嘉敏看到今天自己原本沒有看見的一面時,一滳滳晶瑩的淚珠不停流下,她沒
 
有再跟在文軒身後,她漫無目的的慢走着,原本是她曾經所擁有,現在卻被人搶走
 
了,她感到了被背叛的感覺,她的心她的愛被名為憤怒的火熖銷毀,燃燒殆盡,被最
 
信任的人背叛,到底是什麼感覺?原來真的不好受, 她憶起以前和文軒的回憶,那
 
把刀就割得更深, 一幕幕零星的片段,足以令她失控… …她覺得所有事已經離她
 
而去,她的淚顏帶着瘋狂的笑意時那古怪的男人又再出現在她跟前;「呐,別再哭了,
 
你後悔嗎?可惜世間上並沒有後悔藥呢,」那男人看了看腕上的錶:「時間差不多了,
 
該回去了.」嘉敏那瘋狂的笑意並沒有退去,她問:「你不是有失憶藥的嗎?我全要
 
了,代價是什麼啊?我已經什麽都不在乎了」說完她便瘋狂地大笑起來.他先是一面
 
愕然,但一會便笑了起來:「好,但失憶藥有嚴重副作用,全部吃光的話就會失去七情
 
六慾,連自已也會忘掉啊!」嘉敏冷笑:「正合我意, 不過代價是什麼?」那男人說:
 
「跟我一起工作,我叫『偽太一』」「偽太一」把藥送到嘉敏面前, 嘉敏接過一飮而
 
盡… …
 
 
  「啊!」我怱然從夢中驚醒:「我好像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但,到底是誰?我想
 
不起來… …」突然一陣風把窗吹開,一個女生從窗走出來一面友好地問:「我叫敏
 
嘉,想回到過去看清事實「真相」嗎… …」但我看見她流下了一滴和表情極不相
 
襯的淚, 一滴悲傷和後悔的淚…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