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一枝筆,你能如何運用這枝筆的墨水?
 
「喔,我的筆墨水用光了,能借你的給我嗎?」蘋蘋撥着頭髪,眼睛骨嘟骨嘟地打滚
 
媽媽摸了摸蘋蘋的頭:「寶貝啊媽媽的都用光了能替媽媽買一些新的嗎?」蘋蘋抓了抓頭:「好吧,但我還想要買一些甜點回家呢,嘻嘻」
 
媽媽扭了扭蘋蘋的耳朵:「就知道要食!這裏有五十塊錢,該夠你買了」媽媽邊說邊拿錢給蘋蘋
 


蘋蘋接過錢後「那我出門買吃的了.」說完就三步當兩步的衝出門了
 
「記着買筆啊,你這臭丫頭!」媽媽從家中大喊「嗯,知道了」蘋蘋的聲音在走廊迴盪着
 
「該買什麼好食的呢」蘋蘋搖頭擺腦的說.
 
過了一會兒蘋蘋拿得滿手都是食的,正打算回家的時候才記得自己目前最急切要買的是做功課的原子筆
 
「怎麼辦,我忘記了買原子筆做功課,回到家媽媽一定罵死我的,我又把媽媽的錢都用光了」
 


「妺妺,怎麼愁眉苦臉的站在街上啊?」敏嘉蹲了下來一面關懷的問
 
蘋蘋聽見別人的關心後禁不住哇一聲哭了出來:「姐姐,我忘記了替媽媽買原子筆,只顧着買吃的, 又把媽媽的錢都用光了 …. …」說完就開始哭不停了
 
敏嘉額上滑下了一滴冷汗:「妺妺,你先別哭着… …」
 
蘋蘋搶着說:「靚靚姐姐,你是不是會幫我?」說完便立刻捉着敏嘉的手
 
蘋蘋捉敏嘉的手令敏嘉更不自在:「當然會啦,像你這樣可愛的小妺妺當然幫助啦,先別捉着姐姐的手,不如姐姐送一支原子筆給你吧.不過不要用光喔…」
 


可憐又可愛的蘋蘋,根本就沒有留心敏嘉的說話,就一手搶去原子筆,:「謝謝你啦. 姐姐」說完就一股作氣的往家門方向衝去了
 
大街上就只留下敏嘉一個,:「偽太一,我真不明白你現在要我做的到底是什麼」對於敏嘉,她不會在乎那小孩的生死,她在乎的只有能否完成偽太一交給她的事而已
 
「媽媽,我回來了」蘋蘋舔着手上的冰淇淋邊說着
 
「蘋蘋!你不是說只是買一點點的嗎?算了你這小滑頭,做功課去」媽媽趕鴨子般趕蘋蘋
 
蘋蘋知道自己真的惹火了媽媽,所以就放下手中的零嘴乖乖的坐下開始做功課了, 媽媽看見蘋蘋終於靜下來便放心的去煮晚飯了
 
「唉, 蘋蘋那丫頭以前都沒有這麼活潑的,自從我和老頭子分開後她就一天比一天愛吃, 一天比一天要我操心,這丫頭真傻她不知道他已經不會再回來了嗎… …」
 
今天的功課並沒有太多蘋蘋很快便做好了功課,收拾好東西以後便跑去廚房想幫媽媽的忙:「有什麼是蘋蘋能幫忙的嗎?」
 
「把碗都洗了吧.」


 
「知道了媽媽,我會努力的」
 
但蘋蘋進來並不是真的想要幫忙,她只是要媽媽罵她罰她而已
 
蘋蘋故意手滑了一下,「碰」「媽媽,對…對不起我打破了碗.」
 
以往媽媽一定會禁不住破口大罵她,還會罰蘋蘋一星期不可以吃甜食,但這次… …
 
「蘋蘋,你還是出客廳吃甜食吧,做好飯再叫你吧」
 
媽媽沒有再罵她罰她,只是叫她出去但這次蘋蘋的心卻真的碎了她只好低着頭走回客廳
 
吃過晚飯後蘋蘋總是愛寫日記.記下一天重要的事:
十月八日星期六    晴


媽媽總是在嘆氣我再怎麼頑皮都好她都不再罰我了,自從爸爸走了以後媽媽總是哭,我知道啊爸爸已經不會再回來,但我覺得媽媽再這樣下去,我會連媽媽都失去..要是他們能和好就好了… …
 
「咔」「說起上來這枝羽毛真是好看呢,怎麼筆上的數字由86跳到76的?可能是我看錯了吧,夜了,我要去睡了」
 
蘋蘋揉了揉眼睛便爬上床睡去,在夢中;她夢見了爸爸媽媽再次在一起,像以往一樣有說有笑的生活, 媽媽沒有再愁眉苦面爸爸沒有另建家庭.但那個夢越飄越遠,怎麼都追不到
 
「啊,爸爸媽媽不要走啊」 蘋蘋閉着雙眼滿面汗珠的喃呢着,突然蘋蘋爭開雙眼卻發現爸爸媽媽正坐床邊看着她, 爸爸用手探蘋蘋的額頭,知道沒有發燒後鬆了一口氣,
 
「怎麼會這樣的?」蘋蘋一面難以致信的樣子
 
媽媽握住蘋蘋的手「昨天你睡去以後,你爸就突然回來了,他說他走了以後的幾個月,心都不是很安樂,一直覺得是欠了我們兩母女,覺得自己最愛的還是我們呢!」
 
蘋蘋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爸爸…」說話未完蘋蘋便撲去爸爸懷中放聲大哭,豆大的淚珠就打落在爸爸的衣領上
 
「爸爸…不要再丟下蘋蘋和媽媽了…蘋蘋和媽媽一直都很想爸爸啊」


 
爸爸雙手緊緊的抱住蘋蘋:「爸爸…」他深吸了一口氣:「再也不會丟下你們的, 再也不會」同時眼光堅定的望向媽媽.
 
媽媽深深被丈夫的行為打動,感動的淚水從眼角落下, :「放心吧蘋蘋,我們不會再令你擔心的.
 
家人重逢的畫面很是感人,但在偽太一的眼中僅僅只是遊戲的開幕被拉開了一點而已.那輪廓分明的五官;目光深邃 ,正坐在大椅啜飲着在玻璃杯中葡萄酒.
已有 0 人追稿